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70 寻找宝藏

70 寻找宝藏

    既然景晴现了二人的行踪,其他人也会现,苑荣和玄衣商定,立马上路。{szcn}玄衣使用灵力,将藏宝图上的字迹全部隐去,这样看起来,它就成了一张泛黄的手绢。宝藏的地点经苑荣研究参详,应该是亶国与纪国的交界处,离玄火盟的总坛不愿,那个地方,叫洗墨山,听说山中有一片怪石,半黑半白,沿怪石往里走,中有深洞,洞深不可测,不时会有黑水冒出,人们传说那黑水是石上被洗去的墨色,于是山因此得名,名曰洗墨。

    苑荣自打娶了玄衣,满心里都是欢喜,玄衣比他小得多,虽然她是灵力强的女巫,可是神色间哪里看得出来,偶尔调皮起来,还似个孩子。两人跋山涉水,一路往北,这时比不得逃亡的时候,心中没了牵挂,况且又是新婚,苑荣对她宠爱有加,她对苑荣百事依赖,一路嬉笑前行,不知不觉已接近允州地界,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达洗墨山了。

    “玄衣,累了么,我背你吧!”苑荣笑眯眯地蹲下,拍了拍背。

    玄衣立马趴到了他的背上。

    “你靠左边一些。”他说道。

    苑荣的背很宽,却不舒服,因为他的右背不平整,逃亡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背着她一直走一直走,玄衣的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当初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直到后来,玄衣有天让他脱下外袍来缝补时,才注意到他的肩不对头,她强迫他脱衣查看,现那伤口长约一尺,从右肩一直延伸到后心,肩胛骨都被削去了一层,还有几个断裂的碎骨,因为包扎得匆忙,深长在了肉里,有玄衣给的灵药,伤自然早就好了,而且没有留下丑陋的疤痕,只是那里的皮肤颜色比别处稍微露出些许淡红,但是整个右背从此变得凹凸不平。

    玄衣的手放在他微微突起的右背,歪着头贴上他的后心,一阵坚实有力的心跳传来,浑厚而沉稳。那时候他一定很痛吧?而他竟然没有哼一声,一直背着玄衣走了几天几夜!记得眼睛看不见后,玄衣怕他累,让他放她下来,牵着她走,他却说就是背到死,也要亲自送玄衣回去。

    无论是景流觞,还是无影,都没有问过玄衣是否喜欢,是否愿意留下,就以他们的手段强迫着她接受,只有苑荣,他的爱从未说出口,可是他的行动无处不表现着对玄衣自内心的爱,爱到她要离开,心中纵有万般不舍,也愿放手。一个女人,一生能遇到这样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已经足够了,玄衣何其有幸,遇到了两个!她的筠没有背叛她,他临终前对上苍祈祷,希望玄衣幸福,颖学姐说,筠一直告诉她不要让玄衣知晓,他最大的心愿,是希望玄衣忘了他,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好男人,幸幸福福过一辈子。

    “筠,我找到了,面前这个男子会像你一样对我好,你看到了吗?”玄衣含泪抬头向上,目光穿透了明净的天空,落在虚无,她仿佛见到了筠温和地看着她说:“玄衣,你要好好地!”

    苑荣忽然一个趔趄,晃了几晃才站稳。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手捂着胸口,连连咳嗽。

    “放我下来吧!”玄衣替他拍着背,嗔怪道:“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背了我这么久,累坏了怎么办?”

    “没事,就是一下子刹了气。”苑荣顺了顺气,止住了咳,笑道。

    玄衣转身到包袱里找水囊,苑荣的眉间闪过一丝忧色,刚才的那阵急咳,来得很自然,联想到前几次曾有过的心痛,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大哥,你看,山下就是允州城了吧,咱们今儿就在这里歇一晚,明儿再走,好不好?”玄衣笑道。

    “好,反正不急,咱们慢慢去。”

    两人来到允州城,到客栈住下。上楼时玄衣听到一阵银铃般声音:“掌柜的,来两间上房。”玄衣觉得声音有些熟悉,扭头一看,却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昙筝,与她在一起的是个老者,目中精芒毕露,想必也是玄火盟的人,玄衣不曾见过。

    她很快转过脸,拉了拉苑荣上楼,昙筝的眼神从她身上掠过,看她一身妇人装束,并未注意。到了房间不久就听到昙筝与那男子说着话走上楼来,她的房间与玄衣比邻,仅一墙之隔。苑荣体贴地打了水来给她洗脸,叫小二送了饭菜到房间,一顿吃下来,玄衣有些心不在焉。

    苑荣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说道:“累了吗,要不先到床上休息会儿吧。”

    “嗯!”玄衣应道,脱鞋上床。苑荣拉过被子,轻轻给她盖好。

    “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你好好休息。”他在玄衣额上轻吻了一下,出去带上了门。

    玄衣迷迷糊糊醒来时,已是傍晚。她是被一阵香气给刺激醒的,起床一看,苑荣已经回来了,桌上摆了两幅碗筷,四菜一汤,中间那只油光光的烤鸡散着诱人的香味。见她醒来,苑荣笑道:“正要叫你就醒了,闻到香味了吧,快起来吃饭。”

    “你出门这么久,就是去买了这只烧鸡?”玄衣含笑问道,这烧鸡的味道与众不同,不像是这客栈里做出来的。

    “快来吃吃看好吃吗。这是允州最出名的孙记烧鸡。”苑荣说道。

    玄衣坐到桌前,苑荣夹了一片鸡肉送到她嘴边,确实非常美味。

    “来而不往非礼也,”她也拿了筷子,夹了一大块鸡肉就往他嘴里塞,“你多吃点,看你最近都瘦了,要好好补补。”

    “你吃,我自己来吧。”苑荣笑道。

    “不要!”玄衣道,“兴你喂我就不兴我喂你了?”

    苑荣见她眼如秋水,娇嗔地看着他,心神一动,张嘴吃了。两人就这样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地互相喂起来,这消耗了不少精力,倒把只烧鸡吃了个精光。

    饭后苑荣将玄衣拉到腿上抱住,一起坐在窗前看楼下的风景,楼下是小商贩聚集之地,落日斜晖映照下,他们正在收摊回家,有一家人卖烧饭的,看来是全家集体出动,做妻子的拾掇着工具,做丈夫的就接过去放在小车上,三个小孩子在一旁欢快地跳着,眼馋地看着卖剩下的食物。“饿了吧,那去吃!”做娘的见了,一个孩子递过去一个烧饼。孩子开心地笑着,大口地吃着烧饼,仿佛那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

    “看起来很好的样子!”玄衣叹道。“想吃吗?”苑荣问道。不等玄衣回答,他已飞身下楼,落在那对夫妇面前。“给我十个烧饼。”他递过去一点碎银,接过小贩包好的烧饼,纵身跃到楼上。“哎,客官,还要找你钱呢!”小贩称好银子,举着几串铜板对着楼上叫道。

    “不必找了,给孩子们买点东西吃吧。”苑荣笑道。

    那一家人喜笑颜开地走了。

    “一家人团团圆圆地,日子真是幸福。”玄衣羡慕地看着他们走远,轻轻说道。

    “你要的烧饼,吃吧!”苑荣说道。

    “你当喂猪啊,我才吃过饭,哪里吃得下!”玄衣笑着拍他一下。

    “是啊,我巴不得赶快将你喂得胖些,好早些为我生个孩子。”苑荣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哪有这么快!”玄衣脸红了,“你很喜欢孩子?”

    “嗯!”苑荣低喃道,“我和你的孩子,想象会是怎么样的,又像你,又像我。”

    玄衣靠在他身上,仰头看着他:“大哥,你恨不恨你亲生父亲?”这个问题盘旋在她心头好久了,一直不敢问他,怕触动他的伤心事。他在父母坟前立誓要报灭门之仇,而仇人竟是亲生父亲,让他情何以堪。

    苑荣沉默半响,说道:“你都知道了?我只有一个爹,他在我七岁的时候就死了。”

    “那么你的仇还要不要报?”玄衣问道。苑荣抱着她的手细微地颤抖了一下,他埋头在玄衣肩上,喃喃低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如果你下定决心要报仇,而你又下不了手,让我帮你,我来帮你报仇!”玄衣说道。

    “不!”苑荣摇头,“玄衣,我下不了手,我们不管仇恨了好不好,找到武功秘籍,我们就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再不管凡尘俗世,或者我也可以跟你学巫术,你如果不嫌我是个笨学生的话,咱们从此做一对神仙眷侣,再不踏入江湖,好吗?”

    “好!”玄衣说道,“只要你能放下,我也累了,咱们可以找个小山村住下,你仍旧做你的大夫,我的巫术也能用来治病,咱们就来了夫唱妇随!”

    苑荣搂紧了她,在心头长叹,玄衣,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一切,我怕你离开我,更怕有人会伤害你!

    原来玄衣睡着的时候,苑荣去了隔壁偷听,他见玄衣看到昙筝面上露出异色,就知她们认识,见玄衣有意相躲,他怕这些人对玄衣不利,于是去探了探,没想到听到了昙筝与那老者的对话,从他们的话中他才知晓,玄火盟的左使令无影公子对玄衣一往情深,这些人就是奉命来找玄衣的,玄火盟里凡是见过玄衣的人,全被派了出去。联想到前几次与无影的接触,他确实对玄衣不同寻常,虽然先前对玄衣下药,但后来却又出手救她,那次大火中,苑荣以为他要救的是南紫宁,后来听玄衣说起南空城是无影所扮,才知他早已知道了玄衣的真实身份,在景府玄衣遭他劫掠过一次,那段日子玄衣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没有多提,苑荣了不知道究竟他二人只见生过什么,但是他知道,若是没有什么,无影不会执意如此,他对玄衣,是志在必得!

    第二天两人都有意地避开隔壁,早早出了允州城,向北面的深山而去,昨日买的是个烧饼正好当干粮带着。祝天舟的藏宝图标的位置没有多大玄机,到了洗墨山,很容易就找到了位置。想来也是,玄火令本就是常人难以打开的东西,他没必要在里面设机关。那些复杂的密码,玄衣都强记了几遍才记住,也不知祝天舟是如何的机缘巧合,竟让他打开了,丛中获得了能量,成为一代大师。

    到了图中所标注的地点,玄衣傻眼了,那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山洞,洞中又有洞,曲曲折折,九转回还,根本不知道宝藏会藏在哪里。

    “考你智力的时候到了,”玄衣笑着对苑荣说,“快想想,祝天舟会把宝藏藏在哪儿?”

    洞很大,两人走了一个时辰才将全洞游遍,所过之处并无机关,也没有什么空间可藏东西。回到中断的一个横着的小洞口,苑荣站住了。

    “所有的地方都不能藏东西,除了这里!”他和玄衣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猜也只有这里了!”玄衣说道,伸手试了试,里面密不透风,证明这个洞并无其他出口,是个死洞。

    “难道祝天舟会缩骨功?但是也不能缩到这么小啊!这个洞只怕小孩子也难以进去。”苑荣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玄衣打开了联络器的探照灯,洞不是直通到底的,不过一米的距离就转折了,也不知道深浅。不过知道祝天舟会把东西放在哪里,或许是洞顶,或许是洞壁……总之在这洞中,每个地方都有可能。这样的环境,即使玄衣使用巫术,也是很难拿到的东西,因为她要对物体施咒,得看到或者接触到物体,现在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到,咒语也不灵验。

    “他是怎么进去的呢?”玄衣思索着,“看来咱们是拿不到宝藏了,大哥,先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玄衣现了洞口深处有一些湿润,里面有黑色的液体冒出来。

    “这里居然有石油渗出!”她惊呼道。

    “什么是石油?”苑荣知道,她说的一定又是她那个世界的话。

    “很恐怖的东西,遇火即燃,可以开山辟石,威力无穷!”玄衣说道,“这山中得小心火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洗墨山又被村民们称作鬼山,他们对这山很是惧怕,幸好无人敢到山中来。”苑荣说道。在山下时,有村民听说两人要进山,确实以此理由劝阻过。

    走出一段路后,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到玄衣头上,痛得她惊叫一声。抬头看到,树上有只猴子对着她呲牙咧嘴,笑得正欢,要不是看到金不换死在景山掌下,玄衣还以为它是金不换,真的好像!

    “吱吱吱!”猴子手舞足蹈地叫了几声,林中蹿出了一大群猴子,这儿竟有猴群。

    “玄衣,这玄火令与猴子还真是有缘呢,它是猴子给你偷到这里来的,又是金不换藏起了它,如今更巧,咱们带着它上山,这山里的猴全出来了!”苑荣笑道。

    “猴子?”一丝灵光从玄衣的脑中闪过,突然她想明白了!“大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怎么进去洞里了!多亏你提醒!”

    “你的意思难道是……”苑荣也有所感触,犹豫地说道。

    “对,就是猴子!”玄衣笑道,“当年祝天舟是在皇帝手中现了玄火令,他一定是利用皇帝进的那个洞,那洞口太小,人不能进去,但是皇帝可以,这个种类的猴子本来就小,而且非常灵活,皇帝又是受过训练的,很能明白人的意思。”

    苑荣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信我说的吗?”玄衣疑惑地问道。

    “不是,我信!”苑荣说道,“我只是想不到你们这么大胆,竟给一只猴子取名叫皇帝,若是有人知道,这可是会引来灭门之祸!”

    “哈哈,”玄衣知道了谜底,开心地笑道,“我们那个时代又没有皇帝,而且咱们提倡言论自由,一国的最高领导人若是有什么不是,照样被民众骂,若是他犯了罪,一样会判刑。”

    苑荣惊愕地睁大眼瞪着玄衣,尽管听她说过一些事情,但是这种情况未曾听过,简直太过匪夷所思。

    玄衣笑着攀住他的肩:“看我为你做了多大的牺牲,留在这个皇权当道的社会,多不自由!”

    “对不起,玄衣,我……”苑荣当了真,玄衣赶紧伸手蒙住了他的嘴,嗔道:“开玩笑啦,若不是喜欢这个世界,我又怎么留下?这世上就你对我最好了!”她靠在他胸前,闭上眼,微风习习吹拂在脸上,就这么靠着他一辈子,什么也不想,未尝不幸福!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