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69 南国芳春

69 南国芳春

    难过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北方还在白雪皑皑,这里已是春意盎然。{szcn}** 三藏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

    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喧嚣了一天的院落终于安静下来,苑荣回到新房内,玄衣穿着秀满团花的大红嫁衣,正端坐床前,听到苑荣的声音,一把扯下了大红盖头,吐了吐舌头说道:“人都走了?我好饿!”

    苑荣的脸上有着些许酡红,呢是喝酒的缘故。

    “饿了你就先吃啊,咱们可没那么多规矩。”他说。

    “我都偷吃了几回了,”她笑道,“幸好四丫不是我的丫环,不然我耳朵要被她念起老茧来!”

    “原来你不让我买个丫环,就是这个意思啊!”苑荣笑道。

    玄衣上前拖住他的手,调侃道:“大哥这双巧手,等闲人我是看不上眼了,是谁说的要一辈子对我好?现在后悔可是来不及了!一经出售,概不退货!”

    “哈哈!”苑荣忍不住笑了,他静静地凝视着她,眼神迷醉,“不后悔,永远也不会后悔!”

    他的眼睛黑色幕布上缀着的宝石,闪烁着晶莹的光芒。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嘻嘻地吻沿着每根手指落下,带起一阵**,像电流一样传遍玄衣的全身。

    “玄衣,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真的成了我的妻!”苑荣的额抵着她的,语音颤抖。

    玄衣腾开了手,抚上他的鬓边,将他如墨的黑顺了一缕到跟前,与她的相缠。

    “结为夫妻,恩爱两不移!”玄衣说道。

    苑荣抬起了她的下颏,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他的眼睛那么黑,那么亮,像一口深井,将玄衣吸了进去。她伸出手,指尖从他的眉际瞄过,摩挲着他脸上的线条轮廓,这个男人,将会陪伴她一生,她知道他会宠她,爱她,一如既往。

    苑荣觉得喉中干渴,他盯着面前殷红犹如樱桃的小嘴,只想赶快将它含在口中,好解去那一身的燥热。自从醉酒那次后,他和她最亲近的接触只是抱一抱,搂一搂,这一天他已经盼了很久了。带着些微忐忑,他的唇覆上了她的,温柔地轻触着,一阵酥痒的感觉传遍全身,她的唇上似有魔力,令他心跳加,血液奔流。

    玄衣的手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颈后,攀住了他的肩,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一些。苑荣渐渐用力,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合二为一。玄衣轻轻呢喃了一声,他再忍不住,身上燃烧起腾腾的火焰,一点一点地聚集,仿佛要将他烧融。一把抱起她走到床前,将她轻柔地放在红木雕花大床上,她躺在绣着鸳鸯戏水、龙凤呈祥的锦被上,髻早被苑荣挑开,乌丝满床。

    苑荣的吻再次覆上,他将她压在身下,高大的身影与她的想贴合。他的吻仿佛一把熊熊燃烧的大火,愈来愈狂热,烧得她再无退路,十指无助地抓着床幔,绞得紧紧地。察觉到了她的紧张,他强忍着自己的焦渴,与她十指相扣,轻柔地吻着她,喃喃地唤着她的名字,说着深藏心中许久的爱恋。在他的安抚下,玄衣僵硬的身子渐渐放松,在他的柔情之中融化,他的身子却早已坚硬如铁。感觉那坚硬抵着她,玄衣的脸更烫了,她目光迷离地看着他,微启檀口,不胜娇艳,苑荣的手摸索过来,颤抖着解开了她的衣衫。床帐放下,一室旖旎,只听得喘息声由轻变重,苑荣的长久以来的相思终于找到了归宿,化作浪潮,扑向他心爱的女人。玄衣紧紧地抱着他,任由他带着自己在大海中沉浮,直到汹涌的浪潮铺天盖地地将两人淹没。这一夜,说不尽的缱绻缠绵,苑荣一直将玄衣搂在怀里,仿佛世间最贵的珍宝,不舍得放开。

    早晨玄衣醒来,迷糊中感到入手处是一片温热,睁开眼,她的手放在苑荣的胸前,头枕着他的臂膀,将她牢牢抱在怀中。而他正低着头,深深地、静静地、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大哥!”玄衣叫了一声。察觉到两人均未着片缕,面上不禁一红。

    他低沉地笑声响起,凑过头来,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看着她认真地说道:“玄衣,我真怕这是场梦,梦一醒,你就不在身边了。”

    “不会,我答应过你不走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怎会丢下你!”玄衣说道。

    他低下头,再一次热烈地吻她的脸颊,她的耳垂,她的唇,黑缠绕在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上,玄衣初经人事,不堪承受,赶紧推开他,愁眉说道:“我饿了,昨晚被你一搅,都忘了吃东西。”

    苑荣苦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说道:“好吧,昨晚累了,你再躺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玄衣趴在被中,看着他披衣下床,离去前他又回来,在她脸上不舍得吻了一下。心里眼里全是他的爱意,他的关心,她笑着闭上眼,心中被满满的温暖涨满,爷爷,你看到了吗?这个男人对我很好很好,我没有选错,对么?

    苑荣回来时,玄衣已经起床,她改穿了一身轻便的装束,不过依旧是鲜艳的红,透着喜庆。她正在洗脸,铜盆中倒映出她的容颜,一张脸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许是初为人妇,眉梢眼角尽显风情。她对苑荣微微一笑,站在那儿,说不出地动人,正可谓峨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美目流盼兮,嗔视而有情。

    苑荣屏着气走到她面前,抬手轻轻触了一下她的脸,感受到了温暖的血液在他指尖下流淌,他轻叹一声:“玄衣!”这宛如精灵的女子,他竟然真真切切地拥有了她,幸福来得太快,他生怕这是老天的一个玩笑,心中微微有些不安。

    玄衣抬手抚平了他的眉,将桃木梳子交到他的手中,歪头轻笑:“郎君为妾梳妆否?”

    “夫人有令,敢不从命!”她的笑颜令他安心。她端坐妆台前,含笑看着镜中的他。不用上妆,她已是这世上最美的饿红颜。

    玄衣什么都学会了,就是不会梳,那些复杂的式,对她来说难于登天,以前在景府有丫环小雪给她梳,逃出来后没有小雪在身边,她只得用一根带子将长束住,没想到苑荣却有一双巧手,他梳的髻,胜过小雪许多,于是从此后他便成了玄衣的专职型师,幸好他对这项工作亦是喜欢。

    她凝视着镜中的他,桃木梳子轻柔地梳理着她的丝,一缕一缕被他挑起,梳成复杂的髻。他的表情专注,仿佛握在手中的不是她的丝,而是他的依恋。

    玄衣静静地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浮起一丝笑意。他恐怕是世间最温柔,心思最为细腻的男子了。当时逃得匆忙,过了许久她才想起没有见到小雪,不知道自己一走,她留在景府,景流觞一家会不会为难她。苑荣却告诉她,他已做了安排,自若云走后,景家人对林惟书那个傻子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吩咐林惟书带着小雪在他们之前就离开了景家,他对林惟书说这是玄衣的安排,如果他听话,玄衣随后就回去江南林家找他,否则他永远也见不到玄衣了。没有人陪他玩,林惟书在景府已经呆的不耐烦了,一听说要离开,当然高兴,带了小雪很快就没了踪影。苑荣给他们准备了足够的盘缠,有小雪那个机灵的丫头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梳好髻,小两口正要吃饭,外面传来拍门声。

    “这么早,会是谁呢?”玄衣诧异地问道。

    “医馆关闭了,兴许是有急患,不得已找了上门来,我去看看。”苑荣身形一展,掠出门外。

    其实今日是他们在清浣撑的最后一天。两人商定在这里成了亲,然后就按图去寻找宝藏,取出祝天舟所藏武功秘籍。不管报不报仇,苑荣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大,才能保护玄衣,尽管他的小妻子告诉自己有了一身强大的灵力,已经不怕任何危险,可是他还是不放心,总想将她护在羽翼之下。

    脚步声传来,苑荣领着客人进屋了,玄衣惊诧地起身,不是熟人他不会往家里带,又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在这里,来的是谁呢?

    “啊,景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玄衣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景晴本来带着笑,看到她一身新嫁娘的打扮,那笑容忽然就没了。

    他长大了嘴,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嫁人了?”

    “对了,还未跟恩公说呢,我和玄衣昨日成的亲,若是你早来一步,就可以喝到我们的喜酒了。”苑荣笑道。

    景晴讷讷说道:“是可惜……晚了一步!”

    “我叫你一声景大哥,你不会介意吧?”玄衣问道。

    景晴摇了摇头:“姑娘客气了,能得姑娘叫一声大哥,景某求之不得。”

    “那么,景大哥就不要见外了,你就直呼我玄衣吧。”

    “这……”景晴看了苑荣一眼,心想着直呼他娘子的名字,毕竟不大好。

    苑荣笑道:“不必顾及我,玄衣的意思与我都是一样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景大哥亦不是外人,直呼名字就好!”

    “那好吧,玄衣,苑荣,你们怎么没有按原计划去落霞山庄?我到那里找你们,扑了个空,庄主说你们从未去过。”景晴说道。

    “出了点意外,玄衣受了伤,我们便在这里耽搁下来了。”苑荣说道。

    “怎么样,要不要紧?”景晴着急问道。

    “不过是眼睛看不见了,现下已经好了,多谢景大哥挂心,”玄衣答道,“景大哥是专程找我们而来么?”

    “既是公事在身,也是专程来找你们,”景晴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京都有了变故,皇上驾崩,遗诏废太子柯,传为于淳王,太子疑心诏书是假,皇上是被人所害,密封消息不丧,如今京中国师及宰相一派支持太子即位,国舅爷复出,与大将军李悦等人成一派支持淳王即位,京中局势紧张。我来是告诉你们,淳王知道玄衣是巫家传人,而且玄火令也落到了你手中,他迫切想找到你,借你之力与国师抗衡,同时想找到玄火令中的宝藏,占为己用,所以你们千万莫要回去。”

    “多谢大哥相告,”玄衣说道,“朝堂之争我们夫妻不想参与,也不会参与,我是巫家人不假,我的法术却只为造福苍生,抢权夺利的事我不会去做,至于什么玄火令,我压根没有,世人要以为在我的手中,就让他们以为去吧。”

    苑荣笑握着她的手,补充道:“我们夫妻只想隐居避世,平平安安过一生。”

    “这里是三国交界之处,若是纪国内乱,另外两国必不会安生,恐怕不日这里也不太平,我建议你们还是离开此处为好。”景晴说道。

    “我们今日就要离开,”玄衣说道,“说起来还正好,景大哥晚一日来也遇不到我们了。”

    “去哪里?”景晴问道。

    “行医救人,尝尽人间百草,是我夫君的心愿;游历天下,阅尽世间风景,则是我一生所好!所以没有个固定的地方,景大哥说的落霞山庄,我们总有一天也会去,到了那里,一定会去拜访,讨了景大哥这个人情。”玄衣说道。

    苑荣见她答得很是顺溜,心中感叹,玄衣如此精明,对救命恩人尚且虚虚实实,看她不过双十年华,也不知是何等样的人教出来的。

    景晴与两人闲谈一阵,一同吃过了早饭,便告辞出去。

    他出了玄衣家的大门转过巷尾,来到僻静处,一青衣男子冲过来拉住他,急迫问道:“师兄,如何?”

    他的俊颜上长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堪堪地看着景晴。

    “姜由,我们来晚了,她昨日成亲了。”

    姜由愣愣地看着景晴:“你说什么?和谁?”

    “和苑荣,她的结义兄长!”景晴平静地说道,“至于玄火令,她根本不承认有那东西。”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姜由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哥如此对她,她竟然竟给了别人,若是他知道了,不知会怎样地伤心,说不定他会怒火中烧,冲到这里来亲手杀了她,不是么?一向他看上的东西,得不到的话,他宁可毁掉。”

    景晴摇头:“你错了,玄衣是人,而且是个女人,她不同,如果他要毁了她,就不会一直放任苑荣在她身边,也不会吩咐我暗中保护她,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她的安全!若不是他自身并不太平,我想他会将她带在身边。”

    “这是个什么鬼女人,大哥竟会为了他入了魔道。”姜由怒道。

    “她不是一般人,姜由,你最好别去惹她,”景晴皱着眉头,“你若是看到她你也会震惊,也许你会认不出她来了,今日若不是苑荣指引,我都不敢认她。”

    “什么意思?”姜由问道。

    “怎么说呢,很奇怪!”景晴说道,“感觉上她还是她,不过她的样貌却生了很大变化,变得很美,一次比一次美,这次见到她,我竟有种感觉,仿佛她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是妖怪?怪不得能迷了大哥的心神!”姜由怪叫道。

    “不是!”景晴摆手制止了他,叹道,“她不像人,而是像天上的仙女,误落了人间,她的全身上下,散出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看到她的脸庞,我的神智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她问什么我便想将所知的一切都告诉她,幸好她没有我,都是我在问她。”

    姜由震惊地看着景晴:“天啊,你不是像大哥一样中了那丫头的魔了吧?”

    景晴对他翻了个大白眼:“跟你说不明白,有机会你见了她就明白了,哎,她那样的人,也只有天下霸主能配得上她。你还是快想想,没有玄火令,如何让他的玄天功有所突破,少受那每月的寒毒之苦。还有,要怎么对他说巫玄衣的事,你自己去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完景晴转身就走,姜由追了上来:“喂,师兄,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他火气那么大,你不陪着,我哪敢告诉他没找到巫玄衣……”

    “我没空,淳王与太子就要正式对决了,我还得去向瑶国大将军借兵呢,他身体不适,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做吧,如何借刀杀人,趁乱而入,你得早作防备。亶国刚被收入他的囊中,周氏一族虽大势已去,但残余的力量不容忽视,你还得小心,莫要得意忘形,坏了大计。”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离去。“吱呀”一声,一户人家的门被人丛里面推开,巫玄衣慢慢踱了出来,眉头微皱。她思索着两人的话,脑海里闪过无影那张熟悉的脸,他每月要受寒毒之苦么?玄衣一向安宁的心头竟有了烦意。原来他一直没有忘记过她,他对她说的,亦不是假话,可是玄衣怎么能对着一张和筠一模一样的脸,而那人却不是他?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变化真的有这么大么?也许自己天天看着,所以并不觉得。

    “玄衣!”苑荣的呼唤声响起。

    “哎,来了!”她收回了飘忽的神智,向家中走去。

    刚才她对他说,要到隔壁王大娘家借针线缝点东西,那只针就捏在她的手中,上面连着红红的一截丝线,针尖不小心刺了她一下,血珠冒出来,小小的一颗,竟有点钻心的痛。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