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61 困倚重楼

61 困倚重楼

    景老夫人先行进去与景言德商谈了一段时间,再出来时她让苑荣进去,神情间多了一丝狐疑。{szcn}

    苑荣进去与景言德谈话的时候,京都的东北方忽然升起一束灿烂的焰火,在天空盛放出一朵美丽的红梅,反正小小门锁难不倒她。想了半天,毫无头绪,硬夺的话自己的功力不够,巧取的话景流觞已经察觉了自己的欺骗,不会再相信她!

    她在房中呆了好几个时辰,肚子饿得姑姑叫,却没有一个人影出现,景家的人似乎把她给忘了,连饭也没人送来。幸好桌上还有一壶冷茶。玄衣倒了一碗茶水,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进去,她想看看血蛊除了让景流觞爱上自己,还有什么作用。血液在茶中晕开,与淡黄的茶水相融成了褐红的颜色,玄衣盘膝坐下,集中精力凝视着茶水,呼吸吐纳间,渐入忘我。

    她看到了景流觞带领着官兵,在和一群黑衣蒙面人交战。松木火把照亮了丛林,一队官兵手持刀剑,围在四周。景流觞使出家传的七绝剑法,快如闪电,玄衣曾见他练过,识得这套剑法。与他交手的那人明显有些体力不支,转头的瞬间,玄衣看到了一双比黑夜还要暗黑,比星光还要灿烂的眸子,她的心头一跳,认出了那是无影。

    虽然玄衣清楚地知道自己实际与他相隔甚远,他的眸光只是对着夜空,可是她感觉那目光似瞧见了自己,带着淡淡的愁,含着丝丝的情,静静地注视着她。

    时间仿佛慢了下来,玄衣看到了景流觞的剑一点一点地向无影的心口刺去。她紧张得忘了呼吸,心念急转间,不由自主地抬手,想要拽住景流觞刺出的剑,手从剑身穿过,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这其中,只是一个幻影。玄衣将抬起的手缩回,狠狠地击向自己的胸口。她使的力气是那样地大,捶得自己揪心地痛,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最糟糕的是她正在以灵力启动血蛊,这一动使得她本在急奔流的血脉逆转,“噗”地吐出一口鲜血,面前的茶碗顿时被鲜艳夺目的红色淹没。

    百里之外的景流觞正自暗喜要手刃了刺杀淳王的贼寇,猛然间心头血液翻腾,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无影趁此机会,将身一侧,躲过了他的剑锋,被赶上前接应的属下接走。

    “放箭!”景流觞看着他们的背影命令道。这些人一看就是杀手,原本还想活捉,审出背后主使,本来胜券在握,谁曾想紧要关头他会突然心痛如绞!

    羽箭疾射而出,一广袖阔袍的黑衣人轻蔑冷笑,长袖如翻飞蝴蝶,展开一卷,所有的羽箭被他吸了过去,他大喝一声,衣袂飘飘,身形暴涨,忽然满天飞蝗倒转袭来,官兵中倒有大半人被自家的箭射中。

    “哈哈哈……”长笑声中,刺客绝尘而去。景流觞捏紧了拳,忍着痛吩咐下去:“此人武功招数,倒有些像漠北双煞,去查查,漠北双煞可有传人?”难道是有人与敌国勾结?景流觞目视着夜空,长叹一声,果真如此的话,他再不能犹豫了,淳王是他的亲表弟,不帮他,还能帮谁?

    玄衣在灵力消散之前最后看了一眼,她听出了那爽朗的笑,原来姜由也有这样张狂的一面!无影,我害你伤了心脉,今日总算还给你了!她呼了一口气,累极晕睡。

    “玄衣,你在哪里?”苑荣急匆匆地跑到重楼,一面走一面叫,每个房间他都进去搜一遍。走到拐角处,迎面撞上了抱剑而立的景晴,他倚在墙角,一身黑衣,与夜幕同色,风灯映照下,他剑眉飞扬,对着苑荣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张狂。

    景晴是景言德手下四位爱将之一,其余三位都曾随景言德出生入死多年,只有景晴,却是十年前才从底下提拔上来的,如今也不过二十七八岁年纪,和苑荣差不多。他是景言德的暗桩,非大事很少露面,这一次居然出现在重楼,想来京中有大事要生了!

    “景晴?你怎么在这里,红焰紧急召唤,你没去?”苑荣皱眉问道。

    “公子让我守在这儿,我现在的职责是保护玄衣姑娘的安全。”景晴说道。原来景流觞锁住玄衣的目的,是因为有大事生,他怕玄衣乱跑出事,所有锁着她,派了四景中武功最高的景晴保护她。只可惜他忘了吩咐景晴送饭来,景晴只顾自己吃饱了来守着,也全然忘了这回事,玄衣被饿了肚子,认定了景流觞是坏人,这会儿晕了过去,更不可能知道景流觞的真正用心。

    屋外哗啦啦一阵响,苑荣摸到了屋上的锁,挥剑就要斩。

    “苑总管,你若是想放走玄衣姑娘,那得问问我手中的剑!”景晴剑尖指向苑荣,拦住了他。

    玄衣被一阵刀刃相交之声吵醒,听到了重物敲打门锁的声音。

    “多日不见,苑总管武功大进啊!”,景晴突然收了剑,站在苑荣身旁微笑着说,“那是乌金所制,你根本就砸不开!别白费力气了!”

    苑荣来救自己了!哎,乌金的锁,他砸得够辛苦的!玄衣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试了试,除了心口还有些微微地抽痛,一切都好,灵力也还在,于是念咒,两手轻轻一推,锁链掉落,大门应声而开。她走出房门,对上了苑荣焦灼的面容,旁边的景晴看到她轻轻松松推开门出来,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景晴喃喃说道,眼里带着一丝恐慌。

    “你怎么了,玄衣?”苑荣看到了玄衣嘴角带血,抢上前扶着她,而后回头对景晴怒骂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保护?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没有,玄衣姑娘,你怎么了?”景晴一头雾水,反问玄衣。

    “不管他的事,是我自己……自己不小心!”玄衣轻咳了两声,牵动心脉,又是一丝鲜血溢出。

    “玄衣,我抱你去找大夫!”苑荣慌了,一把抱起她就向外跑去。

    景晴上前拦住了他们:“苑总管,你……”

    “滚开!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苑荣狠狠地说道。景晴惊讶地现,一向淡定温柔的苑荣脸上露出阴狠的光芒,那样子,竟与他第一次见到的景言德极为相似。

    “景晴,你最好听他的……话,放我们走,你看到那锁了,如果你自认为比锁还坚固的话,尽管上来试试。”

    景晴看着那双泛着泪光的眼睛静静地盯着他说出这番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是谁说的玄衣不会武功?这功夫简直骇然听闻,谁听说过乌金所制的锁,有人能碰都不碰一下,仅凭掌风就震断?

    他退后一步,作了个揖:“姑娘慢走,景晴不敢拦着!”等人走远后他跑到门边捡起锁链,看到锁链整整齐齐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那截口光滑而平整,一点裂痕也没有。他忽然有些后怕,如果她一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他摸了摸脖子,想象着头颈齐肩而断的场面,摇了摇头。

    苑荣一路紧锁着眉头,一句话也不说。玄衣知道他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也不问他要到哪里去,任他抱着一路前行。出门时她没有披披风,被寒冷的西风一吹,加上先前又失了血,禁不住颤抖。

    苑荣终是忍不住,先出声道:“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冷么?”他解开了披风的系带,将玄衣整个包裹在胸前。

    “大哥,你不生我气了?”玄衣埋在他怀中,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哎!”苑荣叹了口气,“累了就睡会儿吧,本来想带你现在就去取玄火令,可是你这样子……我还是先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为你把把脉……”玄衣在带着他体温的披风里沉沉睡去,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话。

    苑荣将她带到了慕容欣曾经住的小院,放在床上。

    苑荣点燃了烛火,晕黄的烛火在屋中散出柔柔的光。他坐到床前,看着睡得沉沉的玄衣,眉头微皱,为什么她看起来就像是与人大战了一场似的?她的脸苍白如纸,长长地睫毛垂下,在脸上形成了两排阴影,微微闪动。苑荣抬指,为她抹去了唇角的一丝血痕,她在梦中依恋地朝他的手掌靠来,呢喃着说了一句什么。

    苑荣凑前去,附耳在她唇边,听她说道:“筠,别走,别离开我……”苑荣刹时如坠冰窟。

    玄衣,原来这就是你心心念念要回家的原因!那个叫筠的男子,他该是多么幸福……

    苑荣替玄衣掖了掖被角,偷偷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对不起,玄衣,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亲近你,最后一次!他在心里说道。

    他在她的唇上停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冰冷的唇都被她的温热了起来,才直起身来。拉过她的手腕号了号脉,他现她体内的毒竟然不知所踪了,只是多了一股邪气,在体内乱蹿,想来她之所以吐血,也是因着这股邪气的缘故。

    苑荣愣了愣神,想起了她的身份并不寻常。她会法力啊,天生的强者,这个世上能有几个!今昔之毒能解也是正常。他摸了摸腰间的褡裢,里面是他给她配的解药,一共有四十九颗,用十九种草药熬制而成,有些药,就连景家也没有,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到皇宫御药房去偷的,心想着玄衣再服完这瓶药就能解了今昔之毒,没想到她自己先解了,也没告诉他!

    “你这么厉害,可是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苑荣将她的丝拢在耳后,轻声说道。是因为想念那个筠吗?还是因为她妄图动用灵力回去?她不属于这个世界,那她是属于哪里?苑荣看着她,想像着她所处的世界,那一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地方,才会让她如此不舍,如此心心挂念,重要的是,那个世界有她的筠,而这里没有!

    玄衣醒来时,已是三天之后。

    “唉呀,大哥,我记得我被景流觞关了起来,怎么会在这里?”她跳起来问苑荣。

    “你妄用灵力,真气逆行,伤了身体,这一睡都过了三天了。”苑荣说道。

    “三天?那……那玄火令……”玄衣紧张地叫道。如果景流觞这次再把玄火令藏起来,她到哪儿去找啊!

    “别急,我有法子让他把玄火令给你,来,先吃点东西,你不饿么?”苑荣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到玄衣面前。玄衣这才想起晕睡前自己就饿得不行了,接过碗去,张口就吃。

    “好香啊,真好吃,大哥,是你煮的吗?”玄衣问道,怀疑的眼光看着苑荣,她想像不出这一袭白衣的温雅男子若是进了厨房被油烟一熏,会是什么样子。

    “不信么?我爹娘死的时候,我才七岁,遇到景老夫人是在我十岁的时候,那三年,我就是一个小流浪儿,天南海北都呆过,吃人家的剩饭剩菜,找不到吃的就到荒郊野外找东西吃,抓兔子,打鸟雀,偷玉米,挖野菜,反正只要能吃的,逮到什么吃什么,都是自己做,慢慢的也就练出来了,做得可能不算好吃,不过填饱肚子足矣。”苑荣说得平淡,玄衣听得心酸。原来他的童年竟是如此可怜。

    “大哥,是谁杀了你爹娘?”玄衣问道。

    苑荣摇了摇头:“我也没查出是谁,那人蒙着面,这么多年来,我只记得他的声音,可是单凭声音,我到哪里去找他!我在我爹娘坟前立过誓,一定会为他们报仇,可是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我还没有找到仇人,我真是不孝子!”

    “大哥,被这么说,你是最孝顺的了,你爹娘若是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记挂着他们,他们一定很欣慰。我才不孝,我都快不记得爹娘的样子了!”玄衣说道,她也是孤儿,苑荣也是孤儿,父母去世时,两人都是七岁,这无形中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苑荣听她说过,家中只有一个爷爷了,为了不让她伤心,收起了自己的情绪,笑着说道:“不谈这些伤心事,来,既然喜欢大哥煮的粥,那就再多吃点。”他又给玄衣盛了一碗小米粥。

    “大哥陪我吃我才吃!”玄衣撒娇说道,她觉得苑荣真的就像是她的亲哥哥。

    “好吧,陪你!”苑荣笑道,两人面对面坐着,将一锅小米粥喝了个底朝天。

    “大哥,你真的只记得仇家的声音吗?他的手上,或者是眼角,这些地方总要露出来的,会不会有什么印记之类的,你给忘了呢?声音有相同,印记却是很少有人同的。”玄衣吃饱喝足,拉着苑荣询问起来。她希望能帮苑荣早日找到仇人,据他说仇人武功高强,如果在走之前找到,说不定玄衣还能帮他一把。

    “没有!”苑荣想了想,缓缓摇头,忽然间眼睛一亮,“对了,我曾经在他的右边背上刺了一刀,他的背上应该有个伤疤才对,不过这要怎么找,总不能见到个声音像的人就让他脱了衣服检查!”

    苑荣苦笑,玄衣却是听得心头乱跳。蒙面人,七岁,背上……这些词在她的脑海里不断闪过,她抓住了一丝头绪,蓦然大叫一声:“不可能!”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