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54 血色惊梦

54 血色惊梦

    “你是谁?”南空城问道,面带怀疑。{szcn}~~    (三藏免费手打网) ~~

    “无影!”无影只说了两个字,一剑下去,南空城的脸上多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无影公子!哈哈,宁儿,你竟然找得他?”南空城竟然面无惧色,使出斗转星移,闪开了无影随后跟进的一剑,剑刺了个空。

    “因为他需要天衣的秘密,这个秘密本来只有你知道,他应当是与你合作的,可是你告诉了我,现在他选择了和我合作!”

    南空城闪到南紫宁身边:“你一定不会笨到没有兑现承诺之前就告诉他这个秘密吧,那么我杀了你,他就只能与我合作了!”

    无影仿如鬼魅,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他弃了剑,伸手向南空城抓来。来得好!南空城暗道一声,面上浮现喜色,近距离搏击,谁也逃不出他的毒功,可是就在一瞬间他就觉出了不对劲,他的内力正在一点一点儿消失,根本不受他控制,顺着那个人的掌心汩汩地往外流。他想挥手拍开那只手掌,那人的眼睛却突然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他盯着那双眼睛,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逃不开了,他知道这一次,他真的逃不开了!

    无影收回掌心,点了南空城几处大**,他倒在地上。南紫宁慢慢上前,递给无影一张素笺:“这是天衣的第一道配方,你拿好了!下面的,我会根据咱们的合作计划,慢慢按进度给你。”

    无影点了点头,转头看了林惟书一眼,穿窗而出,没了踪影。

    林惟书动了动,忽然现他的**道已经解开了。玄衣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他不是点**道,他用的是摄魂术!

    “紫宁妹妹,你要杀了你哥哥吗?这怎么行?”林惟书紧张地跑上前问道。

    “他把你害成了疯子,你不恨他么?你原来也说过,要帮我杀了他的……”南紫宁惨然一笑,对着南空城说道,“哥哥,我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小时候你对我多好,你是我的亲哥哥啊,就为了慕容欣那个女人么?你们为什么都对她那么着魔?我是你的妹妹,亲妹妹啊,我知道我不该下毒害她,我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你却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我!还不如,让我死了干净!”

    “我早知道我会有这一天的,”南空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慕容欣么?你说她叫慕容欣?好,我告诉你为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从小就没有母亲,不是因为我的母亲死了,南家大夫人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的母亲从来未在南家出现过,因为她不是中原人,她是南天乙在雪莲山遇到的,她生下我后,南天乙并没有带她回天衣山庄,一个异族女子,南家的家长是不会容纳她的,南天乙带走了我,抛弃了她。我长得和她非常像,上天可怜我,在我出游亶国的时候遇到了她,她沦落青楼,受尽欺凌,若不是她说出了我的身上的印记,我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亲生母亲存在,而且还是个妓女。我和她相认没多久她就死了,她本来就患了一身的病,若不是遇到南天乙,我想她可能还是雪莲山下一个自由自在的牧羊女……”

    南空城声带哽咽,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娘生的是龙凤胎,另外一个,是个美得不是人间烟火的女孩儿,你不觉得我和慕容欣长得很像吗?她才是我的亲妹妹,你不过是贺姬那个人尽可夫的贱人生的杂种,也不知道你倒是是不是南天乙的种!为什么我娘就要遭受那样不公平的待遇,贺姬这个贱女人却可以享尽荣华?这都是你娘耍的好手段,让南天乙对她服服帖帖,你以为我不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她要将天衣山庄夺走,你以为她不知道我和你的事?她还盼着你这个女儿把天衣的秘密带去给她,哈哈哈!至少我娘是爱我的,那么多年她苟且偷生,就是为了找到我们兄妹,南天乙当初连姓都瞒着她,害她一直找不到我们。而你娘,她伪装的外表下,心肠比谁都狠毒,她根本不在乎你这个女儿,你毁了还是死了,她根本不会关心!”

    “你胡说!”南紫宁拔出匕,一刀刺在南空城的手臂上,南空城呻吟了一声,鲜血涌出。

    “你心里清楚我又没有胡说,”南空城说道,“你的丫环死了,贺姬问过一声吗?哈哈!就算我不动手,她也会动手的!”

    “你凭什么说慕容欣是你妹妹?”南紫宁一边落泪,一边恶狠狠地盯着南空城。

    “因为她的年龄和我一样,生辰和我同一天,她的身上,还有着和我一样的胎记,你送她镯子那天我看到了,你掀开她的手臂,她的左手臂内侧,有着和我右手,一模一样的印记,那是我母亲亲自纹上去的,那是雪莲山的伊诺族人的图腾,中间的符号,是我们各自的名字,我的妹妹,就叫紫宁!”南空城咳嗽了一声,呛出一口鲜血,“你抢了她的身份,她的名字还不够,你居然还要抢她的丈夫,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我是她的亲哥哥,你就对她下了毒!而且烟灭的毒你还是从我这里拿去的,我狠啊!是我对不起妹妹!”

    南紫宁拔出刀,又刺了几刀,边刺边狠狠地说道:“她是你妹妹,我也是你妹妹,不过不是同一个娘生的而已,你觉得对不起她,你有没有觉得对不起我?我的一生都给你毁了!你这个魔鬼!”

    南空城一边呻吟,一边怪笑道,“你要怪,就怪南天乙,一切悲剧都是他造成的,哈哈哈,他天生风流,到处留情,却只有我一个儿子,南家就要断子绝孙了,这是对他最大的报复,哈哈哈!”

    “你这个疯子!”南紫宁抽出刀,一刀刀扎在他的手上,腿上,就是不扎在致命处。鲜血涌出,溅了南紫宁一头一脸,血淌过之处,南空城的肌肤在一块块地掉下来,林惟书吓得呆掉了,愣愣地站在那儿听着两人的对话,一动不敢动。

    “我是疯子,你何尝不疯?你杀了自己的亲姐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南空城微弱地叹息。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南紫宁又是一刀扎下去,正中南空城的心口。

    “当……时,告诉……你,你也会……一样滴照做,我们……是一样的人,南家的血统,本就是疯……狂的,”南空城看着她,气息渐渐弱了,“对不起!”

    最后,他还是说出了这三个字,南紫宁泪如泉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终于承认了我是你妹妹,我也是你的妹妹,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她晕了过去。

    一阵微风掠过,无影在一次出现,看来他一直站在窗外,不曾离去。他叹息了一声,看着已然断了气的南空城,思索了半响,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将一瓶粉末倒在南空城的身上,不一会儿,南空城的尸体就化成了一滩血水。

    他忽然转向林惟书,指着南紫宁:“把她的衣服脱了,给她擦干净脸,抱到床上去!”

    林惟书点头应允,赶紧照他的吩咐去做,在他的心中,这个鬼面人也许真是个鬼。之后无影又吩咐林惟书把房间打扫干净,那些血衣,被他用了一个大包裹包了,带到郊外去烧了个一干二净。

    “为什么我们这么大动静,天衣山庄却无人察觉?”林惟书隔了很久,终于问了个让他不解的问题,他虽然神志不清,这一点却是知道的。

    “因为……我在这里设了结界,没有人会听见里面的声音。”无影答道。

    “结界?那是什么东西?”林惟书还是不明白,挠了挠头。玄衣却是知道,她一直奇怪为什么无影不受她的灵力控制,原来他也会巫术!

    “我也不明白那是什么,反正我突然就会了!”无影像是在回答林惟书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今天你看到的事情,最好一个字也别对人说,否则你可能会像南空城一样,你不想变得和他一样吧?”无影问道。

    林惟书急急退后两步,摇着手说道:“不……不!”

    “那你现在赶快回家,不想被鬼魂缠上,以后就不要到这儿来,永远也别来!”无影说道。

    “我回家了!”林惟书一听,赶紧撒腿就跑,跑了一半又折了回来,“紫宁妹妹……”

    “南紫宁没事,你放心,不过要是看到你,我不保证她会杀了你灭口。”无影说道。

    “你胡说,紫宁妹妹不会杀我的!”林惟书不服气地说道。

    “你要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过一段时间再来找她,等她忘记了这件事以后。”

    “她会忘记吗?”林惟书奇怪地问道。

    “会,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把所有的事,全部忘记!”无影说道。

    “好,那我过了三个月再来找她,反正我是偷跑出来的,回去肯定要被关上三个月。”

    无影点了点头。林惟书展开轻功,一下没了踪影。玄衣进入的是他的梦,也随着他一起离开了,她不知道后面无影和南紫宁是如何交易的,不过她知道,一定与自己有关,可惜看不到了!

    接下来林惟书回到家中,被家人像保护婴儿一样天天守着,看到的全是些琐碎事情,玄衣不再犹豫,是该回去了。她还没有动作,忽然觉得一阵恶心,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直冲鼻端,她的心开始不规则地跳动着,一种剧烈的疼痛从心底蔓延开来,像是被人用刀生生地在心上割了一道口子,痛得无法忍受。

    玄衣大叫一声,睁开了眼。她和林惟书正头并头地挨在一起,她的手还放在林惟书的鬓边,两人状态亲密,宛如情侣,但是屋中多了一个人影,玄衣如梦前天还亮着,还没有点灯,这会儿烛光亮了起来,想必是来人点燃的。他黑亮的眼睛微微眯着,俊脸上带着些许怒气,就这样直瞪瞪地看着玄衣。

    “不愿意嫁给我,为什么不明说,为何我欺骗我?是为了……这个男人?”无影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像是大病初愈,“你知道吗?你差点害得我丢了性命,姜由气得要杀了你,幸好景府守卫森严,他的手下没得得以进入,我一醒来,就来看你,怕你有个什么闪失,看来我却是多虑了!”

    他的手捂着心口,说话间呼吸不是太顺畅。是因为梦蛊的原因吗?没事及时召唤醒他,确实对身体有影响,便那也也只限于醒不过来,既然他醒了,应当无碍了啊!

    玄衣咬了咬牙,说道:“你态度那么强硬,由得我说不么?我也是没有法子……”

    “我以为你愿意,难道我对你的情义都是假的?我曲寒柳一世冷漠,从来不为任何人动情,却栽在了你的手里,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你没事吧?你武功那么高,又会摄魂术,我那点小伎量,应该难不倒你才对。”玄衣看到他脸色苍白,比上次见到时清瘦了许多,心下不由得有些担心。

    “原来倒是难不倒我,可是那日是我经脉逆行的日子,因为上一任盟主不识字,我的功夫是他口授,也许是他的传授有了偏差,我还没练到最后一层就出了茬子,只有找到梦中圣物,对照上面的书写,才知道错在哪里,”无影苦笑了一下,“我看你对我的好,不像是装出来的,我一直相信你,没有防备你会对我下手,这一睡我醒不过来,无法运功抵抗经脉逆转,所以……伤了心脉,休养了好些日子,能够下床我就来了。”

    “我没有对你怎么样,只是让你睡着了而已,我没想到你会经脉逆转,你又没有对我说过,伤得重不重?”玄衣惶惑地站起,来到他的身边。那阵没来由的心疼难道是因为他受伤了吗?虽说她对蛊术尚在探索阶段,一知半解,可是好像梦蛊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能让两个人因此心意相牵吧?

    “你还关心吗?”无影看着她,轻声问道,“这个男人,又是什么人?我现围在你身边的苍蝇可真不少呢,原本我还以为只有我看得上你……”似乎是伤口痛疼,他闷哼了一声,停了下来。

    “他没有围在我身边,他也不是苍蝇,他不过是个可怜人而已!”玄衣说道。无影没有看到林惟书,他枕在案上睡着了,背对着无影。

    “那你有没有可怜过我?或者说你之前一直是在可怜我?”无影问道,“玄衣,说实话,我是真心要娶你为妻,你对我,可有一丝一毫的真心?”

    无影忐忑地看着玄衣,期待着她的答案。姜由就在外面,他对无影说过,如果玄衣的回答是肯定的那就派人暗中护着她,待大业成就之时,就来迎娶她,如果答案否定,他就会杀了她,他不能让一个不爱大哥的女子占了他的心,那样会给他带来不幸。

    玄衣看着面前这张脸,听到他受伤她会担心,想到他的欺骗她心头有恨。“你是真心?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给我下毒,让我代替南紫宁嫁给景流觞,冒充南空城,明知我喜欢南空城还把我推到别的男人怀中,这些事,哪一件不是你做的?”

    “你都知道了?你知道南空城……是我?”无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他几步上前,推开了伏在案上的人影,“是他告诉你的?”

    “不是,他什么也没说,不过我要想知道,自有我的方法!”

    “是了,你使的,是蛊术吧?”无影苦笑道,“对不起,玄衣,下毒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你会是我喜欢的女人。毒药是南紫宁下的,我后来找她要过解药,可是她没有,药是南空城配的,我后来给你的药,是名医所配,难够压制今昔的毒性。访遍天下,我也会找最好的大夫治好你。”

    “你可以随随便便就加害一个无辜的人,你还可以利用一个爱你的人,看着她为你牺牲而绝不心软,这样的你,令我害怕!”玄衣说道。

    “我承认,我一直就不是个好人,”无影叹了口气,“你是个善良的女孩,也许你的选择是对的!”

    他捂着心口,缓缓退出,背转的身影看起来孤单而寂寞。

    “等等!”玄衣叫道。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