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49 梦觉心寒

49 梦觉心寒

    “既然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那就不要牵扯其他人,放开景若云。”玄衣说道。

    “放开小姑娘也可以,莲舞,你的功夫可是令我害怕呢,你自封穴道,我就放了你的宝贝女儿。”南紫宁斜眼瞟向慕容欣,唇角勾起,一脸嘲笑地说道。

    “玄衣……”慕容欣担心地叫道。

    玄衣对她摇了摇头,安慰道:“你和若云到屋里头去,南小姐与我有事相商,不会有事!”

    慕容欣想到她有一身不可思议的能力,心头稍宽,点了点头,领了若云向屋内走去。若云也没说话,乖巧地跟着她。

    “原本想请姑娘走一趟,不过没想到门外还有个高手跟着姑娘,那么,我们就在这里谈吧!”南紫宁说道。

    “你说吧,我听着!”玄衣淡淡地转向她说道。

    南紫宁细细打量着她,眉眼含笑:“这世上真是奇了,若不是我爹娘都否认,我简直要以为你和我是双生子了,没想到世上会有一个人长得与我一模一样!”

    “你首先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吗?原来你的家人从来没有人错过,他们一直就知道我不是你,是你们故意将我扮成你的,对吧?”玄衣垂下了眼帘,手扶着院中的树干,想到了南空城,想到了他眼里偶尔流露出的情意。他从头就知道玄衣不是他的妹妹,那么,那丝轻易就不可能是哥哥对妹妹的疼惜之情了,他对着一个和自己妹妹长得一样的女子,竟然动情了么?可惜他计划的阴谋与情意相比,终是占了上风!玄衣失笑!

    “确实如此!你很聪明,我不用解释太多你就明白了,早知道我就应该直接与你合作!”南紫宁说道。

    “你从头说起吧,我是怎么来到天衣山庄,又是怎么成了南大小姐你的?”玄衣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摆上一副听南紫宁详谈的架式。

    南紫宁也过来在对面坐下,透过奇形怪状的树枝,灰蒙蒙的天空被切割成了无数片,一阵风过,天气忽然就冷了下来了。

    “要下雨了!”南紫宁说罢,转头盯着玄衣,眼神有些朦胧,“我从见景流觞第一面时,就爱上了他,这辈子,我决定非他不嫁。其他的事,想必从慕容欣和景家那里,你也听得差不多了,我就不多说了。”

    “是,你们之间的恩怨,就不用说了,你得偿所愿,应该高兴了,却为何不自己嫁过来,要找个替身,难道你也知道景流觞对你只有恨,没有爱?”玄衣嘲讽地说道。

    “你不明白,”南紫宁摇了摇头,眼神一黯,面上浮现一丝苍白,“你要先答应我的条件,我才能告诉你为什么这样做。”

    “那你开条件吧!”玄衣说道。

    南紫宁看着她,表情有些踟蹰:“你若是答应我,我定将一切告诉你,而且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能办得到的,都可以为你做。”

    玄衣皱了皱眉,是什么样的要求,居然开这么好的条件!看南紫宁的样子,似是怕她不答应。

    “你且说说看!”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已经做到一半了,只要你在努力些就好,我要你答应嫁给景流觞,并且一步一步迷惑他,取代慕容欣在他心中的位置!”

    玄衣愣住:“你疯了?你不是喜欢他么,竟然要我这么做!”

    南紫宁惨然一笑:“我有什么办法,他现在对我,被说有一点点爱意也没有,简直就是恨我入骨,虽然长得一样的面孔,他对你却是不同,也许是因愧疚之前对你的误解,反正他愿意娶你,1*6*k手机站$a^p**&.1^6^估计如今……也只有你能嫁给他了!”

    玄衣不禁好笑,南紫宁还真是……这就是俗话说的买卖婚姻么?她可不相信南紫宁会这么变态,看着心爱的人娶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就满足了。

    “如果我答应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换过?”玄衣勾起一抹笑,看着她问道。

    “你们新婚之夜过后,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我藏在暗处,你的言行举止要逐渐和我的一样,当然,能够的话我也可以学你的,反正就是要让景流觞再也看不出我和你的区别。你也许会觉得我卑鄙无耻,可是只要能嫁给他,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我对他的感情,想必你是不能理解的!”南紫宁苦笑着说,玄衣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淡淡的忧伤。

    顶着另一个人的名字嫁给他,哪怕他爱的是另一个人,还是愿意一直伴着他,这是一份怎样的爱?虽然她的爱很偏激,但是玄衣不得不佩服,这样的痴情,很少见!不过她为了一己之私可以妄顾人命,这辈子得不到景流觞的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

    “你原本的打算,应该也是如此吧,让我冒名嫁入景家,然后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换成你自己?”

    “是!只是之前让你嫁入景家并不是我出的,你和我无冤无仇,原本不该害你,但是,谁让你和我长得一样!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是谁帮你出了这么个主意呢?”玄衣问道。

    “是我的哥哥,南空城!你是他从越溪湖畔救回的,当时你穿着异族的服饰,陷入昏迷,只有一丝气息在,命悬一线,我哥哥是出了名的大善人,见此情形,何况你又和我长得如此相像,岂有不救之理。”

    不知怎么,玄衣觉得南紫宁提到南空城的时候,言语中有一种奇怪的语气,不是敬重,不是欢喜,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玄衣觉得像是恨意,但是她怎么会恨自己的亲哥哥?她说的异族服饰,想必就是自己来时穿的唐朝服饰了。

    “原来是他救了我!找你这么说,他开始救我的目的就不单纯。”

    南紫宁忽然停了一下,她笑了笑,恍然说道:“不知不觉差点上了你的当,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呢,要想知道一切,你得先答应我,不然我就让你一直苦想去,真相你是绝对猜不到的!”

    玄衣也笑了,她说道:“我有一个疑问,你是让我和景流觞洞房之后才互换身份呢,还是在洞房花烛之夜换你去?”

    南紫宁愣了一下:“你还没明白么?当然是你去,这么快就换人,他会发现的,起码要个把月,咱们两个的角色才能调换。”

    玄衣点点头,她还真是大方啊,能看着心爱的人和别的女人洞房,其实如果当天换人,新婚之夜,景流觞一定察觉不了什么。南紫宁说玄衣聪明,还真说对了,玄衣当然会答应她,不过,答应是一回事,守不守承诺又是另一回事,她的面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一闪即逝。柳米米说过,巫玄衣对她们几个说话是一言九鼎,但是对外人说的话,从来没有一句是当真的!棠师兄的口头禅则是:千万不要相信一个巫女,尤其是巫玄衣这样的!

    不过装样子总要装得像才能不令对方起疑!玄衣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

    “你想要什么附加条件,尽管开!”南紫宁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万两银票,你下半辈子吃穿都不用愁了!”

    一万两,玄衣晒笑一下,她还不看在眼里,苑荣给她的黄金都比这个多,南紫宁以为她好唬啊!

    “太少了,以你天衣山庄南家大小姐的身份开出这样的条件,啧啧啧,也不怕丢了身份!”玄衣说道。

    “那你要多少?”南紫宁有些紧张地问道。

    “一百万两,否则免谈!要知道我嫁给景流觞成为了景家女主人的话,景家的财富可远远不止这么多!”

    南紫宁考虑了一下,说道:“好,只要你能依照我所说,一百万两,在你离开时我会付给你。”

    “你要是食言,我找谁去?最低限度先付一半订金,收了订金我才会做事。”玄衣笑道。

    南紫宁的眼里精芒闪过:“你倒很会做生意,那要是你反悔呢?”

    “我?我反正一不会武功二没有依靠,在这里你都能找到我,随随便便一个人便能威胁我,你还怕什么?”

    “那好吧!”南紫宁说道,“今晚我就将银票带来给你,你一回景府就开始行事。”

    “行!不过咱们在这里谈得热火朝天,万一景流觞硬是不肯娶人,你的计划不是无法实施?”

    “这就要看你了,他如今对你已经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我相信你这么聪明,一定能让他爱上你。”南紫宁说话间嘴角轻撇,闪过一丝冷酷,有一瞬间的面目森然,不过很快换成了一副笑脸。她的心中,终是不甘吧!说不定此刻她想的是事后如何把玄衣毁尸灭迹!南紫宁,并不若外表看起来那么娇弱!

    “后阿爸,接下来你可以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了吧!”玄衣说道,“是你哥哥救了我,然后呢?为什么要让我代嫁?你和无影又是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南紫宁清秀的脸陷入了回忆,她细细地将玄衣如何被人发现,南空城又如何刚巧路过,救下了她,带回家去,一直讲到景家下聘,南空城提出让玄衣代嫁。

    “为什么他会提出代嫁?”玄衣问道。

    “景南两家合作,条件是我嫁入景家,可是景流觞不想,他提出我若嫁过去,只能作妾,正室之位为慕容欣留着,他这是提醒我呢,他是不会让过我的,这样的话你想我哥哥怎么会放心让我嫁过去?慕容欣的事,他一直都知道,烟灭的毒还是他给我的,所以他想了个李代桃僵之计,目的是为了保护我!”

    “你既然早就梦想嫁给景流觞,为何不坚持?”玄衣问道,总觉得其中有哪里不对劲。

    南紫宁低下了头,玄衣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坚持?我只能听哥哥的,包括我父母都是一样,什么事都听他的,他十几岁就是名冠天下的怜星公子,天衣山庄早就交由他手中了,哥哥的意思就是整个家族的意思,没有人能违背!”

    “我这个冒名的被揭穿后,他不是同意了你嫁入景家么,而且在努力帮你争取景流觞的同意。他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玄衣问道。

    “你以为他真的是南空城?”南紫宁冷笑道,“他不是,南空城早就死了!”

    “死了?南空城死了?什么时候的事?这是怎么回事?”玄衣一叠声地问道。

    “你一直看到的南空城,根本就不是我哥哥,他救了你没多久,在你还未醒过来时就死了。”

    玄衣打了个哆嗦,看着南紫宁平静无波的脸,她心头一阵发寒。“那这个南空城是谁假扮的?怪了,你们南家,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个替身?”

    “你应该猜得到是谁才对,他原本答应帮我的,现在却食言了,你的魅力可真大,连他都能为你神魂颠倒,景流觞更是不在话下,相信你一定能让他爱上你!”南紫宁哈哈笑道。

    “你说的,是无影!”玄衣看了南紫宁一眼,没有看到她否认,心头一凉,不禁毛骨悚然,怪不得南空城在时,无影绝不会出现,无影在时,南空城亦然,原来这两个,本就是同一人!

    她问道:“为什么?是你让他假扮南空城的?”

    “是,南家只有一子,南空城死了,没有了继承人,我让无影假扮他,将天衣山庄所有财物渐渐转入我的名下,如今天衣山庄已是我囊中之物!”南紫宁眯着眼,脸上闪过一丝残忍。

    “你哥哥死了,你不伤心么?而且你父母怎么会容许你一个女孩子执掌天衣山庄?”玄衣问道。

    “伤心?”她怪异地看了玄衣一眼,“他一生锦衣玉食,为所欲为,日子过得逍遥自在,死了想必也能做个开心鬼,为什么要伤心?至于我父亲么,你在天衣山庄也见过了,他根本就很少出现,只知道沉醉在仙人散中,与他那群莺莺燕燕欢歌笑语,他早就成了个废人了,不然也轮不到我哥哥当家!”

    “那你娘呢?”玄衣见她不提贺姬,又问了一遍。

    “我娘?我娘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当然是向着我的,我执掌天衣山庄,对她来说也是好事!”

    “这么说来我开价一百万两,似乎少了点!”玄衣笑道。

    “只要你做得好,令我满意,我可以再给你加价!”南紫宁说道:“至于无影,你最好离他远些,我可不想他再一次破坏我的计划!”

    “无影总是戴着面具,他的真面目你见过么?”玄衣不由自主地问了这么一句。

    “他叫无影,就是不以真面目出现在人前,我第一次见他,他戴着鬼面具,后来见他,那张脸已经成了南空城。”南紫宁娇笑道,“我该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外面等你的那个人,估计已经不耐烦了!”

    她招手唤过抱手立在门前的男子,两人一前一后跃上墙头,消失不见。

    慕容欣与景若云相携而出,她问道:“玄衣,南紫宁和你说了什么,她的话你千万不要信,这个女人不是好人!”

    “我知道,你放心吧!”玄衣说道,“不过我想将计就计,既然=可以赚一笔,又可以想法取得玄火令。”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