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28 似梦非梦

28 似梦非梦

玄衣脚步轻快,不时跳跃起来伸手够一够校园里的树枝,树枝被她一摇一晃,枝上的樱花片片飘落,落在她的头上、肩上。

    又是一个寒假没见到筠了,这是新学期以来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她满脑海里都塞满了筠的影子,他温柔中含着忧郁的眼,深深地打动了玄衣。第一次见面,她就对筠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筠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就如同古老的戏曲里面所唱: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筠是学校的第一白马,大家都说他喜欢比他高一届的颖学姐,虽然颖学姐拒绝了他,可是他苦苦守着这份恋情,未曾对其他任何人动过心,可是他偏偏对玄衣动了心,也许,这就是缘份!

    筠站在刚冒着芽的柳树下,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抬头看着树上盛开的樱花,那样子,倒像是个儒雅的学者。玄衣轻手轻脚地绕过去,他的侧面就像一尊雕像,轮廓分明,夕阳的余辉洒在上面,折射出一点淡淡的柔光。上天对他竟是如此慷慨,不仅给了他无比的智慧,还给了他如此出色的一张脸,比之元素博士综合了全世界最新的俊美先生选拔赛胜出者的所有优点制造出的,声称世上最完美的仿真机器人,他也丝毫不逊色。而这个优秀的男人,却是她的爱人!心被幸福的感觉涨满,玄衣笑着,一把蒙住了他的眼。

    “我知道是你!”筠拉下了她的手,回身看着她,他的眼里有着一丝疲惫。玄衣愣了愣,他没有露出以往的笑容,以前她蒙住他的眼,筠猜到是她,总会说:“我猜猜,是我的小女巫来了!”

    “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玄衣担心地问道。

    “我的小女巫!”筠没有回答,凑前来,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玄衣以为他要继续,谁知他却贴在她耳边,低叹着说了一句:“对不起!玄衣,对不起!”

    玄衣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她的眼睛张惶地看着他,看着那双盛满深深忧郁的眸子,突然预感到了什么,“出了什么事?”

    “我不能骗你,我要走了!”

    “走?去哪里?”

    “美国!签证已经办下来了,那里有一家国际科研机构看中了我,让我去那里一边工作,一边攻读博士学位。”筠的嗓音听起来有点堵,似乎感冒了。

    “那是好事啊!筠,你是不是怕我不等你?没事的,你放心去吧,再过两年,等我从爷爷手里接过家族的传承,就去美国找你。”玄衣略微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为了这个,她可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不会把男朋友强留在身边,事业与感情,谁说不能两全,只要两人心如磐石,任何事都不是阻力。

    “玄衣……”筠定定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你尽管说吧,筠,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你的,你知道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有什么担心,你就告诉我。就算你说要专心学业,不要谈情说爱分了心,我也不会不谅解你!”玄衣爽快地说道。

    “我知道,玄衣,你是最善解人意的女孩,我……其实我想对你说,我们……我们分手吧!”筠深吸一口气,说了出来。

    玄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低头与她对视,眼神不像开玩笑。“为什么?理由?只要你说的能令我信服,我就同意,否则……”说是这么说,否则怎么样,玄衣自己也不知道,她咬了咬嘴唇,转头凝视着一朵被风吹落的樱花轻轻打着旋儿,慢慢飘落地下,身旁走过一个人,抬脚毫不留情地踩了上去,再看去时,花已成泥!

    “玄衣,是我对不起你,颖……她也在美国……她说了,去年拒绝我,是不想耽误我的学业,其实,她一直等着我,这个工作也是她帮我申请的……”

    听到颖这个名字还没明白,那玄衣就是个傻瓜,她抬手,“啪”地就给了筠一个耳光。“这一巴掌不是因为你要和我分手才打的,是为了颖学姐打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她,就不该再碰我!”

    “玄衣!”颖从树后走出来,原来她一直躲在粗大的老榕树后面,“对不起,我真的非常爱筠,请原谅我没有早说,知道他选择了你,我不是没有想过要祝福你们,可是……我做不到!如果没有了筠,我活着也就没有了意义……”

    玄衣听得一阵恶寒。“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是你,没了他,我照样会活得很好!”

    “玄衣,我希望你知道,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爱你,不过,我更爱颖……原谅我的自私,如果你恨我,可以诅咒我,是我欠你的,我不会怨你!”

    “哈哈,真好笑!”玄衣乐不可支,“你这话真有意思,诅咒你?我是那样的人吗?得不到就要毁掉?你是怕我真这么做才提醒我的吧!你放心,我告诉过你我的灵力对你是没有作用的,就算我诅咒了你,你一样会活得很好!你骗没骗过我,我不知道,可是我却真的没有骗过你!颖学姐,祝你们幸福,本来一年前就该是你的,我不过,是个插曲罢了!”

    玄衣说完,再不看两人一眼,转身就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了最后,她简直是在跑了。他害怕玄衣诅咒他们吗?玄衣做不到,不是不曾想过,而是真的做不到,她的灵力对与自己亲近的人是不起作用的,他可以当自己和她没有关系,可是,他还是玄衣最爱的人!

    颖是那么优秀,她比筠还要小一岁,却因为成绩优异,直接跳级读博,反倒成了筠的学姐,她也是校级美女排行榜上的前三名,和全校第一美男筠,本就是天选地设的一对,如果不是她拒绝了筠,原本玄衣也没有机会,现在,不过是各归其位而已。玄衣心头这样想着,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她对自己说:“筠是个大笨蛋,我不会为他伤心,我很快就会忘了他!”可是心却不会说谎,胸口一阵锥心的痛,脚下一绊,她险些摔倒在地上。眼前一阵雾蒙蒙的,她抬高了头,看着满树粉红的樱花,开得是那么的娇艳,那颜色,就像颖学姐脸上的胭脂。她的嘴角在笑,泪水却在脸上肆虐。

    三日后,筠和颖乘上国内最先进T-3688载人航班,双双离去,飞机升空的时候玄衣正人三个死党一起,将师兄的青蛙放得满校园跑。她大笑着与米米她们逃开了实验室,出门时瞟到了一抹银翼从头顶的天空飞过,在湛蓝的天幕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直线。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与筠的故事,他们的恋爱本来就是秘密,爷爷曾经告诫过她,二十岁以前专心学业,不许她在校谈恋爱,玄衣怕爷爷知道,一直瞒着……现在不用提心吊胆了!

    更鼓梆梆地敲响,躺在床上的玄衣被惊醒,睁眼盯着帐顶,心头不胜懊恼。好久没梦见过筠了,她把他封存在心里的一处角落,希望尘埃过处,将他淹没,刚才却又在梦境中看到了他,梦中的一切,就像是放电影,那么真实地再现了他们分手的那一天。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玄衣叹了口气。她曾希望过筠被颖抛弃,后悔了,然后回来找她。可是这样的故事只有戏里才会上演,真实的生活中,谁又会放弃筠那样出色的男人?何况颖若是真的放弃了,她还会接受筠吗?她最恨的就是欺骗!

    越想越是清醒,睡不着了,玄衣索性披衣起床,移步出门,悄然来到月光下。为了不惊动小英她们,她稍微使了一点小小的巫术,可以令小英和小雪美美地睡上一觉,还可以做到最想见的东西。

    秋月照映下的景府,被包裹在一层淡淡的光芒中,后面的林中,重楼的一角高高翘起,就像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鹰,威风凛凛地看着整个前院。玄衣觉得夜色下的景府显得有些神秘,她信步走着,忽然想起看到无影夜探景府的那一夜,那个神秘的女人和无影,所去的似乎都是同一个方向,而那里,玄衣远远地看见过有一道铁铸的门锁着,门上挂着一把青铜大锁,上面长满了绿色的绣斑。好奇心忽起,她踮着脚尖,像只猫儿一样沿着阴暗处,慢慢地向那个紧锁的门摸去。

    “通!”似乎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玄衣一骇,捂住了嘴,眼睛转向声音响起之处,那是一扇洞开的门,出了门直走不多远,就是景流觞的住所。她死死地盯着那门,心里想着那里会冒出来个什么东西。

    影影绰绰间,果然有个身影出了那门,从身形看,那是一个女人,或许就是玄衣那日遇到的蒙面人,不过这一次,她似乎没有蒙面。她正对着玄衣,脸在月色下,一点一点地展现在玄衣的面前。要不是从小就被爷爷锻炼得坚强无比,玄衣这时肯定要叫出声来。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响动,眼睛却是睁得老大,眼珠子都快要鼓了出来。那个女人,有着英挺的眉,秀气的脸,她不是很漂亮,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天下最璀璨的星光。

    玄衣止不住地浑身瑟瑟发抖,她比见到鬼还要惊恐,因为那个女人,有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