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27 情绵意悠

27 情绵意悠

苑荣真的离开了,他说要尽快去办完该办的事,玄衣问能不能和他一块儿走,他告诉玄衣,如果想走的话,等他办完了事,一定带她离开。

    “你等等!”玄衣对他说道,小跑着回屋去一阵翻箱倒柜,拿了一幅画卷出来,递到他的手中。“帮我寻找这三个人,拜托你了,最好能将画像张贴出去,不过不要给别人知道是我在找这三个人,如果找到了她们,请一定要带来见我!”

    画是她背着小英小雪画的,上面是三个朋友的像,玄衣想若是她们在,看到画像一定知道是自己在找她们,若是她们不幸换了个身体,样子变得不是从前了,别人认不出,那也没关系,因为画像旁题了她们的名字。

    苑荣当场就要打开看,玄衣偷眼看了一眼不远处在晾衣服的小英,悄声说道:“回去再看!”苑荣狐疑地问:“是什么人?”玄衣低声说道:“她们是我的妹妹,等你找到了她们,我自然会告诉你!”

    苑荣愣了愣,那是不是说,如果找不到,她就不会告诉他?她是天衣山庄的大小姐,她的几个妹妹应当在天衣山庄才对,又为何要到外面找来着?莫非她并不是南天乙的女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流觞说的南空城与她之间的事,难道是真的?若真如此……苑荣心头苦涩,不愿相信。

    “大哥,相信我!请替我保守秘密,现在时候未到,时候到了,总有一天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玄衣说道。她的心中也有一丝怆然,告诉他真相的那一天,只怕就是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了!

    苑荣抛开了心头的疑惑,郑重地点了点头:“你愿意说时再说,不愿意说时,你不用顾虑我,我不会逼你。”他选择相信她,爱她,就要信她!

    当他回去打开画时,看到了画中是三个灵动的少女,她们和南紫宁有着相似的眼神,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同胞姐妹,他再一仔细看,发现画像下摆写有三个人的名字,分别是明紫衣、柳米米和梅飞飞。不同姓?真的不是亲姐妹,这三人和她有何关系?苑荣想了想,不得其解,兀自摇了摇头,她说过会告诉自己的,又何必想那么多,他等着她对自己亲口说的那一天。

    苑荣刚走,听荷院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玄衣听到外面有动静,出门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小英和小雪,戴着面具的无影见到她,一双眼睛便紧锁在她身上,闪着幽远的光芒。

    “小英,小雪!”玄衣跑过去,抓住两人一阵乱晃,其实她敏感的神经已经告诉了她两人只是昏睡过去了,不过作为南紫宁,应该是辨不出这一点的,她得做做样子。

    “放心,她们没事,我不过是点了她们的穴,让她们好好睡一阵子。”面具下响起了声音,如果撇开这个丑陋的面具不谈,他的声音其实很好听,非常有磁性,抑扬顿挫,如果在玄衣所处的时代,去当播音员一定受欢迎!

    玄衣瞪了他一眼:“你又来干什么!这景府的守卫是做什么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府里放!”

    无影悄无声息地欺前来:“对待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么?你可知道,这样会惹我生气,我生气了是什么后果,你没有见过,想尝试一下?”

    他的手缓缓地张开,停在玄衣的脖颈处,玄衣感了了森森的凉意,这人的手,简直像一块冰!

    “你想扭断我的脖子?”玄衣问道,毫不畏惧地盯着面前的这双眼睛。

    “你说呢?”双手被钳制住,一块软软的罗帕盖在了她的鼻尖上方,以吻封缄,玄衣张开欲语的唇被他的唇覆上,他的唇如同他的吻,带着丝丝凉意,让玄衣的心也跟着凉了一下。

    极尽缠绵过后,玄衣再张开眼时,对上的还是那张面具,面具下的眼睛更显明亮了,带着一丝笑意。他将罗帕塞到玄衣手中,玄衣接过,看到那是一方淡蓝色的天织锦绣帕,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只在左下角用黑线绣了个“柳”字。

    “是你的姓还是名?”玄衣问道。

    “你猜?猜对了我就娶你,猜错了你就嫁给我!”无影嗓音低柔地说道。

    “猜对猜错都是我吃亏,我不猜!”玄衣说道。

    “嫁给我很吃亏么?你又没试过怎么会知道?我吻你的时候,你不是没反抗么,是不是心里其实也是想着我的?”他厚颜无耻地贴近,等那张面具和玄衣的脸挨在一起,玄衣才格格地笑了起来。

    无影有些无奈地看着玄衣笑弯了腰,问道:“这句话很好笑么?我怎么不觉得。”

    玄衣笑够了,方才说道:“你真自恋,每次都是你强迫我的,我可没说过愿意,我不反抗只是因为知道反抗无益,敌我悬殊太大,吻一下没有什么,我只当被狗咬了一口。”

    “敌我悬殊?狗?你原来是这样想的?”看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玄衣开心地想,面具下的脸色现在一定很难看。

    她还未及得意,眼前一暗,整个人被无影抱了起来,走到了屋内,放在床上。他再一次攥住了她的唇,吻得比前一次热烈,狂猛。玄衣从未体会过如此激情,轻呼出声,那声音却带了丝丝妩媚,竟似在撒娇,她自己的脸也忍不住红了。听到她的娇喘在耳边响起,无影搂住她的手更紧了些,玄衣整个人被他紧紧压在身下,可以感觉得到他跳动的心。一阵天玄地转,半晌她方才反应过来,开始反抗,这一次他是动了真格的,放在玄衣眼睛上的左手也不再冰冷,而是有了温度,玄衣害怕了,使劲地推着他,奈何他纹丝不动。

    惶急之间她想到了自己的灵力,虽然说她的灵力对自己没有用处,但是对他可以。玄衣默念咒语,一遍,没有用,再念一遍,还是没有用!该死的咒语,关键时刻怎么就失灵了呢?她只得用最原始的武器——指甲,伸上去搂住无影的脖子,使劲地掐着他,不过这点劲道对无影来说只能算是挠痒痒,丝毫未起作用。

    无影的唇离开了她的,一路游走,移到了她脸颊、耳垂,轻轻地舔了一下。玄衣浑身颤抖,哀求道:“放开我,不要这样。”声音弱弱地,带着一丝惶惑。他顿了一下,继续向下,吻着她的脖子,腰带在挣扎间松了,领口散开,露出了她莹白如玉的肌肤,无影的唇落在上面,很快上面就布满了一朵朵淡红的小花。

    “无影,我瞧不起你!”玄衣大声喊道。

    “我不在意!你本来就没把我当人!”无影一边说,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他的手已经探进了玄衣的衣襟,停在她滑腻的腰间。”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放开我!”玄衣踢打着他,泪水涌出,润湿了无影的手,她抽泣着低喃:“我不想恨你,不要让我恨你!”

    无影的手慢慢从她的衣襟下抽了出来,蒙住玄衣眼的手也放开了,玄衣闭着眼睛,泪水像源源不断的泉水,顺着脸颊往两边淌。无影伸出指尖,轻轻碰了碰她的泪水,一滴晶莹的泪珠沾在他的手指上,再顺着他的手指往下滑落,沿着掌心的纹路,在他的手上划了一道印迹。

    一个又一外轻轻的吻落在玄衣的脸上,无影的声音此刻温柔无比,他每吻一下,就说一句:“对不起,别哭,好了,别哭了,是我不对,你这样一哭,我的心都疼了。好了,小精灵,我向你发誓,我不再动你,好不好?……”那声音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熟悉,仿佛很久以前,什么人曾在她的耳边说过。这时候如果玄衣睁开眼,就能看到无影的真面目,可是她不敢,不光是为了无影说过看了他的真面目就得嫁给他那句话,还为了这熟悉的声音,她怕睁开眼,看到声音的主人不是她记忆中的那张脸。

    无影搂着玄衣,轻轻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一直说着安慰的话,就像在哄一个孩子。玄衣把失去朋友的委屈,背井离乡的委屈,莫名其妙顶着个南紫宁名头的委屈,一切的一切,全部化成了泪水流了出来,揉进了无影的怀中,打湿了他的心。

    她这辈子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哭过,也不知为何,在这个欺负她的人面前哭得天昏地暗,好像要把一辈子的泪水都在这一天流光。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竟然睡着了,无影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她怀疑是无影点了她的睡穴。侧身看去,枕边落着那块天织锦的罗帕,上面那个“柳”字,一如那双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无影,到底是何人?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玄衣愣愣地看着那方锦帕,神思飘远。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