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26 结拜兄妹

26 结拜兄妹

蔚蓝色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巫玄衣仰躺在听荷院的竹椅上,静静地看着形态各异的云朵,心中一片宁静。

    “苑总管,您来了!”小雪的声音在墙外响起,她懒得动,索性闭上了眼装睡,因为不是真的睡着,眼前感到了一阵光阴的变幻,直觉面前站了一个人。

    “小姐……”她听到小雪的声音被一声嘘声打断,接着响起了苑荣低沉温柔的嗓音:“别吵她,让她睡吧!”“那要不苑总管您过一会儿再来。”小雪说道。“不用管我,你不是要出去么,你去吧,我在这儿守着她!”

    “那有劳苑总管了!”小雪答应着出门去了,玄衣听得出她的声音里透着喜悦。这丫头,看来已经被苑荣隔三差五送来的东西给收买了!

    身旁的影子闪开了,苑荣坐了下来,玄衣能感到他的眼光盯着自己,未曾离去,于是只得闭着眼,不敢睁开。她想到了那天醒来时,把他当成了梦中出现的棠师兄,看也没看就扑入了他的怀抱,抬起头来时看到是苑荣,吓了一大跳。都是那个死鸡窝头,没事儿乱跑到她梦里来,还以为他能救她离开这里,谁知道只是一场梦境。不过想到以前经常拿棠当咒语的试验品,玄衣怀疑他即使知道她被困在这里,也不会伸出援手,估计他巴不得玄衣离他远远的,免得再次受到迫害。这样一想,玄衣忽然想到把她们四个骗去做什么实验,说不定就是这个意思,想把她们弄走,免得把通灵大学搞得鸡飞狗跳。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她回去一定要他们好看!

    旁边站着的景流觞当时用一种复杂的眼眸看着她,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和苑荣有勾搭吧?即使不相信她,苑荣是他的兄弟,也应该要信他才对!不过想想管他怎么想呢,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即使勾搭了苑荣,那也是景流觞活该!

    从那以后,苑荣几乎每天来听荷院,他说是听从老夫人的吩咐,代替她来探视南紫宁,不过玄衣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越来越浓的情意。想到这里,她的眉轻轻皱了起来。她压根没想过在和一个古人谈恋爱,想到将来要面对三妻四妾的局面,就一阵恶寒,这样的日子一个现代人是无论如何过不了的,何况她相信自己总是能找到法子回去的,她一个人的话或许没有可能,不过要是找到另外三个家伙,虽说都是神经大条的主儿,不过四人一旦凑在一起,总是有层出不穷的主意,想来回去的方法一定想得出来。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失忆那阵爱上南空城的关系,现在她恢复了记忆,仍旧对南空城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她暗自庆幸,幸好他二人是兄妹,容不得她胡思乱想!而且,南空城对她的态度很奇怪,现在还说不清他是不是想要她的命,所以再怎么样她也不会傻到去自投罗网。

    眼前暗影一闪,一只手停留在了她的眉间,轻轻抚着她微皱的眉,那指尖微微颤抖,轻轻地,缓缓地,犹犹豫豫地从她的眉上扫过。玄衣忽然想道,要是再不醒过来,说不定苑荣一时忍不住,偷吻她一下就惨了,于是装模作样地嘤咛一声,慢慢张开了眼。

    “苑大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苑荣在发觉她要醒时飞快地抽回了手,这时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眼神躲闪着,说道:“来了一会儿了,见你睡着,就没打扰你。”

    玄衣坐起,看着他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刹时觉得苑荣的样子竟有些可爱,在这个时代,像他这样大的男人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他却一直单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想要问个究竟。

    “苑大哥,你为什么一直呆在景府?”苑荣见玄衣没有发现什么,脸色恢复了正常,含笑说道:“我是个孤儿,景老夫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她养大了我,又收我为义子,景家事业宠大,流觞一个人打理不过来,所以我帮着他管管宅子里的事,反正我也没地方去,索性呆在这里了。”

    “那以后你若是成家了,难道也继续呆在景家?”玄衣没想到苑荣有这样的身世,水禁起了一丝同情。她在现代也没有父母,爸妈在她三岁的时候飞机失事死了,是爷爷把她拉扯大的,所以她深知一个孤儿的可怜。

    苑荣愣了一下,看着她,忽然将神情里那丝情意掩了起来,带着丝落寞说道:“是啊!我不可能一辈子呆在景家。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办完那件事,我就会离开景家,找个安安静静的小村庄住下,如果那时候我喜欢的姑娘还在等着我,我就会娶了她,或许我会做个猎户,或者我还可以卖画为生,总之,以后两人就这样过下去!”

    他说得神往,玄衣听得黯然,原来苑荣有喜欢的姑娘了,她看来是自作多情了,怎么会以为苑荣是对她有情意呢,就算冲着她是景流觞未过门的媳妇儿,苑荣也不会犯这种错误,或许他喜欢的那个姑娘,长得和玄衣很像,一定是这样!

    他不知道苑荣此刻心里的绝望,纵使他可以让“南紫宁”不嫁给景流觞,可是她又能等他多久?他的仇,不知何时才能得报,现在他连仇人的线索都还没有查到,不能说,不能说他喜欢她,他不能那么自私,如果她也喜欢他,难道要让她等自己一辈子?这些天他陷在对她的思慕之中,竟然把报仇一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能这样下去了,应该要早日报了仇,再向她说个明白!流觞那里,他看来似乎也发觉了他对南紫宁的情意,流觞既然不喜欢她,想必如果将来他带走她,必不会反对!

    可是,如果他中途放手,会不会出现别人,把她的心夺了去?苑荣的眼前闪过无影的身影,那个男人对紫宁的态度,很是诡异!

    苑荣左思右想,一时间脑海里闪过无数种想法,百转千回;巫玄衣尽管开始是存了利用苑荣的心,但是想到他对自己的好或许也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原来被人利用的感觉并不好受!她想着和苑荣应该划清些界限,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继续利用他了。

    “苑大哥!”

    “紫宁!”两人沉默半晌,同时开口。

    “你先说!”玄衣说道。“你先说!”苑荣也同时开口,两人不禁相视一笑。“还是你先吧!”苑荣笑道。

    “苑大哥,你喜欢的女子,是不是长得很像我?”玄衣直接开口问道。

    苑荣在心底苦笑,岂止是像她,根本就是她!“是啊,一模一样!连性子也一模一样!所以,我也想好好保护你,不想看着你受伤害,你的哥哥和那个无影,感觉都不怀好意,你提防着点,别和他们太过亲近!”苑荣说道。

    “知道了,谢谢苑大哥!”玄衣说道,“那你要快些办你的事了,可不能让一个女孩子等太久哦!”她调皮地笑了笑,事实果然如此,她就想着苑荣这么大年龄了,不可能没有女伴。

    “还有……过些日子我要出趟远门,我不在,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那个药坚决不能再吃,顺便我去找找今昔的配方,研究一下如何解。”苑荣温暖的眸子看着玄衣,她觉得不管是不是替身,这会儿被他这样盯着看,心里也是一阵甜蜜。

    “其实……你不用找今昔的解药,我哥的手里有,他上次已经不给我吃□□了,想必也是良心发现了,我想他不会再害我,过些天,我会想办法拿到解药。”玄衣说道。想着南空城那天的态度,确实也如他所说,他其实还是紧张她的,并不想要她的命,只是不知为何开始会给她吃今昔,难道是她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要让她丧失记忆。事实确有可能如此,因为南紫宁这个身体的记忆,她是一丝一毫也没有感觉,仿佛这个人与她,根本就没有过关系!

    苑荣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苑大哥,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妹吧,你看如何?我觉得你就像我的亲哥哥。”玄衣笑着提议道。苑荣想要拒绝,却已被她一把拉住,她先一步跪了下来,拍拍身边的土。“快啊,咱们学古人,撮土为香!”苑荣看着她兴奋的表情,不忍拒绝,只得随她跪下,却为她那句“学古人”感到好笑,现在的人,结拜不也是经常撮土为香么!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巫……南紫宁愿意与苑荣结为异姓兄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玄衣差点说漏了嘴,把自己的真实姓名给说了出来。

    “我比你大八岁,这样对你岂不是不公平,咱们不求同生死,但求同幸福,同安宁,希望我们在世的每一天,都能过得幸福安乐,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也希望你开心地活着,代替我把幸福与安宁继续下去!”苑荣转头,看着玄衣温柔地说道。

    玄衣为他的善良而感动,也知道了南紫宁比自己还大着一岁,含笑回视着他,说道:“我也许不能保你性命,但你在世一日,我保你幸福一日,你的一生,将会如你所愿,幸福安宁,永无遗憾!”

    苑荣看她一边说,一边结了个奇怪的手印住他额上一按,不禁好笑:“你这是在举行什么仪式,这表情倒像是个女巫!”

    玄衣换了一幅调皮的神情,说道:“若云不是说我是仙女吗?我现在就是在给你施法术,让你未来幸福美满,你不谢我倒还调侃我!”

    苑荣哈哈大笑,与她一起朝天磕了三个响头,拉她站起。先做兄妹也好,这样他以后就能名正言顺地拉她的手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宁儿,我可以叫你宁儿么?”苑荣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含笑凝视着她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心头掠过一阵暖意。

    “其实我还有个名字,是我自己的名字,任何人也不知道的,咱们单独相处时大哥可以叫我这个名儿,在这里除了我自己,知道这名字的不超过三个人。”玄衣抿嘴笑道。

    “什么名儿,说来听听,没想到你还会给自己重取个名字,紫宁就很好听了啊!”

    “玄衣!大哥叫我玄衣,紫宁这个名字我不喜欢,你还是叫我玄衣吧!”玄衣乐滋滋地玩笑道,“这个世界上,你将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叫我玄衣的人,我把这份荣幸赐予你!”

    “那真是太荣幸了!玄衣!”苑荣配合地眨了眨眼,心头一股热流涌过,只有他一个人叫的名字么?他的玄衣!

    “大哥!”玄衣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人叫过自己的名字,一股热泪忍不住冲上了眼眶,她怕苑荣看出端倪,于是将头枕在了他的胸口,闭上眼,想把泪意忍回去。

    “玄衣!”苑荣微微一愣,原以为结拜后和她会隔了一层距离,没想到却是变得更贴近了,他轻轻地唤了一声,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背后,一只手犹豫着探前,搂住了她的腰,纤腰一握,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他一只手就将她全部环在了怀中。玄衣感到了他手的动作,心想他一定又将她当成了爱恋的姑娘,一时微觉不妥,不过她贪恋着这怀抱的温暖,不想移开。脑海中浮现出迎新晚会那一晚,他也是这样搂着她翩翩起舞,一遍又一遍地教着她,丝毫未觉不耐,即使是她将他的皮鞋踩得灰扑扑的。如今,那人远在大洋彼岸,与颖学姐想必也已快结婚了吧,现在自己和他,更不止隔了一片海的距离,怕是隔了一个宇宙的距离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微怒的声音将两人惊得分开,景流觞的僵尸脸出现在面前,若云跟在他身后,好奇地看着苑荣和玄衣。

    玄衣平静地看着景流觞,这个男人即使生起气来,也是该死的好看,明亮的眼,性感的唇,就算那因生气而聚拢的眉也别有一番勾引人的味道。只可惜了这人不是她的那根菜!

    “我和南姑娘结拜为异姓兄妹了,以后她就是我妹妹,你拿我当兄弟,希望我的妹妹,你也能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好好照顾她!”苑荣调整了一下心情,对景流觞说道。

    “妹妹?”景流觞的眼中有一丝怀疑。对了,玄衣最不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对什么都怀疑,他怎么不怀疑他自己呢!

    “南姐姐,你是苑叔叔的妹妹了?”景若云跳了出来,开心地问道,“你也是我姐姐,那以后我到底叫苑叔叔什么呢?”

    “哈哈哈!”玄衣爽朗地笑着,为若云这个问题开心不已。她低下头,对若云眨了眨眼,笑道:“若是你苑叔叔不反对,你也可以跟着我叫他大哥!”

    “胡闹!”景流觞冷哼一声。玄衣若无其事地抬头,对上他的眼:“也对哦,若是如此,我是若云的姐姐,理应叫你爹爹一声叔叔,虽然你爹爹比我大了十几岁,是应该这么叫,不过他恐是怕姐姐这么一叫,把他给叫老了,定然不乐意!”

    景流觞看着她挑衅的眼神,拂袖离去。若云这几日每天叽叽喳喳地在他面前说着南姐姐如何如何,南姐姐如何如何,她给若云说的故事,说的道理,还有那幅画,都让他觉得她变了一个人,她还救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于是他暂时放弃了心头的仇怨,情愿相信她失忆后真的变好了,想找她好好谈谈,谁知道一来就看到她勾引苑荣,结拜兄妹?那也是她的招数之一吧!自己怎么会以为这个女人转了性子,变得善良了呢,真是脑袋被浆糊粘住了!

    “你怎可如此对他!”苑荣无奈地说道,“我看他是好心来看你!”

    “一个扇了我两巴掌的男人,我不需要他的同情!”玄衣冷笑道,转身对吓得呆住的景若云说道,“小若云乖,别怕,你爹爹开不得玩笑,咱们来玩吧,你可以叫苑叔叔,也可以叫苑大哥,当然别在你爹面前这么叫,随便叫,你喜欢就好,我保证你苑叔叔不会介意的!”

    苑荣苦笑道:“你怎知我不介意?”

    “因为喊你大哥,不是显得年轻吗?我就愿意若云叫我姐姐,你是我大哥,自然也是愿意的!是不是啊?”

    这是什么歪理?苑荣心想,不过看着她灵动的眸子带着笑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哦!太好了,我有姐姐又有哥哥了!”若云笑道。苑荣摇摇头,这辈份乱的!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