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24 玄衣接生

24 玄衣接生

夜深人静,玄衣早已安睡,忽然一阵嘈杂的声响将她惊醒。

    “小英,出什么事了?”她起身揉了揉眼,披了件外衣一边往外走,一边问先一步起来的小英。

    “不知道,小姐,听声音是从留云轩那边传来的。”小英答道。

    “哦!”巫玄衣一听是留云轩,想到穆想云那张得意的脸,就懒得再管,“与我们无关,继续,睡觉!”

    打了个哈欠,她转身往床上走去,这时忽然听一阵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直刺人心,听得玄衣心头跳了一跳。“怎么回事?难道杀人了?”

    “我去看看!”小英说话间人已经掠了出去,快如脱兔。玄衣羡慕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心想要是自己也会轻功就好了,那就可以想办法从景家偷一笔钱出来,离开这个高高的亭院,一个人闯荡江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机会一定要请苑荣教教她,这声大哥可不能白叫啊!

    玄衣和小雪站在院中张望着,留云轩的方向估计挂满了红灯笼,映照得半边天都是红的。她估摸着发生了什么大事,想到那日看到的无影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心想莫不是留云轩失了窃?也许贼人把穆想云的什么贵重宝贝给顺手牵羊了,不然那个女人何至于叫得那么大声!

    正在这边胡思乱想,小英回来了。小雪上前拉住她就争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出了什么事?”

    “是四夫人生孩子。”小英说道,半弯月芽儿挂在天际,映得她的脸有些苍白。

    “啊?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怎么这就要生了?”玄衣惊问道。她虽没生过孩子,不过以前米米的表姐生孩子时,她们几个去帮忙看护过,知道生孩子的艰辛。虽然科技发达了,孩子已经脱离母体而存活发育,但是科学家们发现那样会存在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为了人类的健康发展,还是崇尚自然生育分娩。米米的表姐恰好是个崇尚自然的女警官,她选择了自己生育,当时为了表姐能生得顺利些,米米邀请了玄衣陪她一起去守护表姐,借玄衣的灵力帮助表姐度过难关,因此玄衣看到了自然分娩的全过程。那过程不是一般的血腥,现在想想她都觉得胃一阵阵抽搐,当母亲的确是太伟大了!

    玄衣听人说过“七活八不活”,就是说七个月的早产儿容易存活,而上了八个月的,如果早产,生下来不容易活,如今穆想云早产,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如果出了什么事,景老夫人怕不得气死。她一直盼着有个孙子,这个愿望是那样的迫切,已经成了她的一块心病,穆想云的怀孕让她高兴了很久,只差没把穆想云当个菩萨供着,景流觞的另外三个夫人都不敢拿穆想云怎样,连管家的二夫人罗氏也得看穆想云的脸色行事,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景老夫人还不定得伤心成怎样。

    “对了,小英,景公子回来了吗?”玄衣问道。

    “没有,不过听说今儿一早四夫人那里就不对劲了,已经派人通传景公子了,他会快马加鞭赶到,听廊下的刘二说,恐怕要明儿凌晨才能赶到了!”小英回道。

    “等他回来,就拣个现成的爹当了,哎!男人真是好命,女的在这里受苦受罪,他一点儿事也没有!”玄衣叹道。

    小英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小姐,没这么容易,只怕他到时,这孩子还没生出来呢,听说是难产!”

    “难产?”巫玄衣一惊,面上呆了一呆,吩咐道,“走,小英小雪,咱们过去看看去!”

    “小姐你去凑什么热闹啊,你又不懂!”小雪撅起了嘴嘟囔道。

    “咱们去看看,兴许帮得上忙,听刚才四夫人那一声叫,很是吓人,估计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即使什么也做不了,给她点安慰,打打气,她才能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广玄衣正色道。

    “可是小姐,你出事时就是那赵嬷嬷在旁边加油添醋的,没准当时就是四夫人授意她害的你,你还……”

    小雪话未说完就被玄衣打断:“小雪,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如果真是她害我,到时候我再讨回来也不迟,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即使她和我有怨,孩子是没有罪过的,我也希望那孩子平安无事!”

    小雪和小英见自家小姐如此,也不敢多说,只得听了她的吩咐换好衣衫,一同前去留云轩。

    苑荣和景老夫人,景流觞的另外三个夫人都在穆想云的屋内,老夫人神色焦急,兰佩珊不停地说话宽慰着她,二夫人和三夫人脸上也写满了不安,不时地插上那么两句。见到玄衣来,也没人顾得上和她说话,只有苑荣轻轻对她点了点头。不时有丫环提头热气腾腾的水往屏风后面送,玄衣踮起脚看了看,屏风后面的门上,还挂了厚实帘子,保暖工作倒是做得不错。

    她走到苑荣身边,悄声问道:“四夫人怎么样了?”

    “稳婆进去很久了,说是难产,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哎!这紧急关头,流觞也不在家……”他眉头紧锁,却在见到玄衣的这一霎那,松了一口气。“南姑娘,你一向聪明,看你和若云说话时好像懂的东西很多,你知不知道怎么生孩子?嗯……这个,我的意思是说,你知不知道生孩子有多危险?哎,我也说不清楚了!”

    看他窘迫的表情,玄衣含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其实我也算是知道一些。早产么,是比较难生,你放心吧,有稳婆在呢。”

    景老夫人重重地咳了一声,有些不满地看着玄衣。玄衣上前说道:“见过老夫人,见你们说着话,就没敢打扰,我在向苑总管打听四夫人的情形,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景老夫人还没说话,秦雪梅说了:“你生过孩子?”

    玄衣诧异地看着她,说道:“怎么可能,我没有!”

    “没生过你能帮什么忙?”正好有个丫环拿了一把剪刀从玄衣身边过去,她看了一眼,又说道:“别在那儿挡道就阿弥陀佛了!”

    玄衣目光炯炯地看了她一眼,朗声说道:“没生过孩子的不可以帮忙?这么说生过孩子的就可以帮忙了,那怎么不见三夫人去帮?”

    “南姑娘不知道,三夫人也是没生过孩子的!所以帮不上忙!”罗氏在一旁凉凉地说了那么一句,三夫人秦雪梅脸色一变,眼看就要发火。

    “好了好了,你们还嫌我不够烦么,吵什么吵,现在要紧的是我的孙子!”景老夫人喝道。

    三夫人马上换了一张脸,笑容满面地上前抚着景老夫人的背:“娘,您别生气,我这不是听说姑娘家进了门,产妇更不好生,这才对南姑娘如此说么!我这也是为着四夫人着想。”

    “有这么一说?”景老夫人诧异地问。

    “坊间是有这种说法,老夫人您出身高贵,没到过坊间,当然不知道寻常百姓都是这么说的,”兰佩珊倚在景老夫人耳边,轻声说道,“不过这也只是传说,作不得准的!”

    “便是有一丝一毫也不行,我可不能拿我的孙子来开玩笑!”景老夫人看着巫玄衣说道,“南姑娘,你出去吧!”

    “老夫人,这些话是不可信的,就拿现在来说,四夫人正是需要有人在旁边给予她力量的时候,应该有人,尤其是亲近的人在她身边,不过这儿的规矩却是除了产婆不许人进去,这样她一个人在里面会敢到害怕,对生产不易。我……”

    玄衣还未说完,景老夫人拉长了脸:“放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不许你胡说,你给我出去!”

    玄衣看着三夫人幸灾乐祸的脸,为这些人的愚昧无知而哀叹,摇了摇头,带着小英小雪走出了房门。在轩外站定,抬眼看着天边如钩的月亮,默默祈祷那个孩子能顺利出生。

    片刻后苑荣也走了出来,到她身后站定,轻声说道:“你别怪老夫人,她也是急了……”

    “我不怪她!”玄衣转身面对着他,“不过我说的是实话,现在四夫人很需要人陪在她身边。”

    “哎,规矩是这样,老夫人又不肯坏了规矩,流觞不在,我也没办法!”苑荣说道,“若不是她们说害怕,要我留下来指挥下人,我早就想去通知流觞了,让他早些回来。”

    正说着,里面传来一阵哭号声,两人惊慌对视一眼,也顾不得景老夫人的警告,一起跑了进去。

    “怎么了,老夫人?”苑荣问道。

    景老夫人面色惨白,正怒骂着两手是血的稳婆。“荣儿,这可如何是好,这老东西,她竟然说我的孙儿不保,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我可怜的孙儿啊,你还未看这人世一眼!不行,你一定要给我保住他!”

    “老夫人,非是老身不保,四夫人胎位不正,脚先出来,这样的情形,从未有人生下来过,而且……万一要是引起血崩,大人恐怕也难保!”

    玄衣一听,顾不得了,转身就往产房冲去。

    “南姑娘,你不能进去!”罗氏在后面提醒她道。

    “不进去,你们等着一尸两命吗?”玄衣回头怒视着她,神色间自有一种威严,罗氏一时呆住,讷讷不言。

    景老夫人似也明白过来,这时她也顾不得规矩了,提了稳婆就和几个媳妇一起跟着玄衣走进了产房。

    玄衣冲到床前,唤了四夫人两声,但见穆想云还醒着,满身大汗淋漓,仿佛被水浇透了一样,只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玄衣握住她的手,一边暗暗施以巫术,为她止血,一边温柔地说道:“四夫人,你要挺住,景公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要放弃,听我说,跟着我做,别急,慢慢来,不会有事的!深呼吸,对,就这样,尽量绵长一些,等会儿我喊用力的时候,你就使劲,这之前先保存体力,不要大口大口地喘气……”

    景老夫人看她说得有理,张开来本要制止她的嘴就合拢了,在一旁看着,见穆想云果然平静了很多,心奇这南紫宁如何懂得这些。

    “景老夫人,麻烦您让其他人都出去吧,留稳婆在这里就行了,人多了也不好,容易带病菌进来。”

    景老夫人听不懂病菌是什么东西,但大概也猜出了巫玄衣的意思,见稳婆也点头称是,于是将几个儿媳妇使了出去,自己却留了下来。

    “想云,有我陪在你身边,不要紧张!”她学着玄衣的口气对穆想云说道。

    穆想云感激地看了婆婆一眼,张口要说话,被玄衣一声喝止了:“不要说话,你要留着力气生孩子!你是孩子的娘,应该要让你知道实情,现在孩子难产,胎位不正,稳婆没有办法了,你的命和孩子的命,由你自己决定,如果只能保住一个的话,你要保自己,还是保孩子?”虽然刚才施咒时觉得灵力充沛,没有不适之感,不过玄衣没有把握,她怕过一会儿又出状况,所以得先问清楚穆想云才好。

    “保……孩子!”穆想云费力地说道。玄衣点了点头,就冲这一点,她也会尽力保住这两母子的平安。

    “不,听我的,保大人,留着命,孩子以后还可以有!”景老夫人泪涟涟地说道。

    玄衣看着她,没想到这个一心想着抱孙子的老夫人此刻能这样说,看来她也不是个坏心的人。

    “如果你相信我,就由我为你接生,行吗?”玄衣看着穆想云问道。

    “谢……谢你,南……姑娘!我……相信你!请你保……保住我的……孩……孩子!”穆想云说道。她全心全意地爱着景流觞,知道他一直为没有儿子继承家业而难过,他盼着有个儿子盼了很久,他的希望就是穆想云的希望,为了景流觞,哪怕是要她死也甘心。此时她盯着巫玄衣,只觉得她的她的眼睛单纯而干净,眼中有种令人放心的力量,所以尽管玄衣是她曾经憎恨的情敌,但是此刻她相信,面前的这位南姑娘与屋外的那几个女人是不同的,她放心地把自己和孩子的命运交在了她的手中。

    穆想云交待完毕,只觉得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身上的疼痛已经麻木了,她几乎全无知觉,真想就这样好好睡去。

    “老夫人,麻烦您派人去找一幅针灸的针来,还要最浓烈的酒,越快越好!”玄衣说道,其实她虽然会针灸,但是此刻的情形用针灸根本解决不了,不过她总得为她的能力作个合理的解释。

    此时景老夫人毫不怀疑巫玄衣会医术,赶紧出了门吩咐下去。玄衣让稳婆按着先前的方法为穆想云接生,她在旁边指挥着穆想云的动作,并时刻提醒着她不要睡过去。在这股力量的支撑下,穆想云渐渐闭上的眼睛又睁了开来,努力地生着孩子。

    “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一支手!”稳婆先是兴奋地大叫,随后忐忑不安地看向玄衣。

    “别急,你继续,动作要很轻地往外拉,千万不要扯着胎儿!”玄衣说道,一面默念咒语,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加了一层保护圈,防止外力对他的伤害。

    估计是苑荣施展轻功去拿的,很快针就送了来,大大小小一排,整整齐齐地码在布褡上。玄衣煞有其事地拿起针,在火上烤了烤,插上了穆想云的人中、阳白、攒竹几处穴道,轻轻捻着,这样也可以让穆想云保持清醒。

    苑荣焦急地站在留云轩的院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他现在不仅担心穆想云,更担心的是他心中的“南紫宁”,虽然知道她聪明,便是也没想到她会医术,要是万一有个闪失……当年慕容欣的死,本来景流觞就怪在她的身上,如今要是穆想云再死了,只怕他会立马提剑杀了“南紫宁”。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他正这样想着,景流觞一身风尘,飞跃过来。

    “荣兄弟?你四嫂如何了?”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声音沙哑,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