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12 风云再变

12 风云再变

玄衣两手紧紧地拢在胸前,张嘴想要叫喊,无影早有防备,手轻轻一动,点了她的哑穴,玄衣只得死瞪着鬼面下那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生怕他再有什么举动。

    “答应我不乱叫,我就帮你解穴。”他说道,声音低沉,呼吸轻轻掠过玄衣的耳廓,带着暧昧与蛊惑。

    玄衣点头,那带着寒气的指尖再次拂上她的身,丝丝凉意透过一层衣料,落在她的肌肤之上。

    巫玄衣心下暗惊,她刚才直视着他的眼睛,用灵力对他进行了催眠,可是他并没有如她所愿沉睡过去,她的灵力对他,似乎没有作用!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他的修为很高,能够抗衡巫玄衣的灵力,二是巫玄衣的灵力又出状况了,无法聚集,所以对他起不了作用!此人武功之高,匪夷所思,既然自己的绝招对付不了他,玄衣只有乖乖听话。

    “你想做什么?”巫玄衣的目光落在他的面具上,想像着面具之下会是怎样一幅脸孔。

    “想看吗?我说过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取下面具。”他没有回答玄衣的问题,反而笑道。

    摇了摇头,巫玄衣不加思索地说道:“不想看,我不经吓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和这面具一样丑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他哈哈一笑,面具下的一双眼弯成了两片柳叶儿,巫玄衣看着那双墨黑的眼睛,心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忍不住就这样瞧着他出了神。直到他坐在身旁,那冰凉的手指再一次抚上她的脸,她才反应过来,直觉地想避开他,巫玄衣向后面挪去,可惜这是在床上,古人的床又是面壁而陈,后面就是墙,她躲无可躲。

    “你躲什么?怕我吃了你?”他嘿嘿笑道,“放心,我只是想在这里靠一靠,不会动你。”

    除了手指一直没离开玄衣的脸,他果真不再有其他动作,半倚在床上,他的目光注视着玄衣,手指在她的耳后、颈间轻轻抚摸着,眼神飘渺,若有所思。

    巫玄衣真的不敢动了,她整个人被他和墙壁夹在中间,身子半侧着,一只手要揪着身上的衣服以免它滑落,另一只手又要撑着半躺的身子,免得一个不小心扑到面前这男人身上,很是难受。

    无影看了她半晌,轻笑一声,手指放开了她,转为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没想到你的床还很舒服,我先睡会儿,不许打扰我!”

    这男人!玄衣见他合上眼,呼吸渐渐变沉,眼光从他的面具上溜过,再溜过……如果现在伸出手去,拿下他的面具,面具下会是怎样一张脸?她这样想着,缓缓地,手伸到了他的脸旁,又犹犹豫豫地缩回来。思量半晌,好奇心压过了一切,手还是落在了面具上。

    “你不用偷偷摸摸,想看就直接拿下来吧!”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巫玄衣赶紧往后退,无影却一直闭着眼,压根就没有睁开过,他怎么知道自己要取他的面具?

    无影左手一挥,玄衣正好被他揽入怀中,他翻身立起,半撑着身子立于玄衣的上方,眼睛睁开,精芒闪烁!

    “想好了?决定嫁给我了?”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胡说,谁要嫁给你!”巫玄衣伸手抓住他的手,不让他手指乱动,实在怕了那冰凉的手指触在脸上的感觉,似乎是想把她的皮给掀起来似的,她总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不想,就不要乱动,你不知道男人,尤其是我这种男人,是言出必行的吗?”他反手扣住玄衣的手指,仔细把玩起来,玄衣挣了几次没有挣脱,索性作罢。遇上比自己强势的对手,反抗是最不可取的行为,顺着他,看他玩出什么花样来!

    “无影,你到底想做什么?”玄衣问道。

    “不做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无影懒洋洋地答道。不安份的手放开了玄衣的手,却又开始玩起了她的头发,他挑起一缕秀发,放到鼻端轻嗅了一下。“真香!”他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才洗干净的!玄衣一边想着,一边戒备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要搞什么名堂。

    “别这样看我,你知不知道你的眼光很诱人?这样看,会令人犯罪的哦!”无影拖长了声音说道,视线顺着她的脸庞慢慢移向下,看到了颈项上露出一片白皙,一直到达胸前,忽然喉中一紧,身上感到了一丝燥热。

    他有些粗暴地伸手去,想要将她的衣襟掩住。不过巫玄衣可不这么认为,她见到的是一双魔爪向胸前袭来,尖叫一声,她起身就跑。

    无影见她如此,心头有些恼了,伸手一勾,巫玄衣整个人跌到他的身上,与他身体紧密贴合,他这时方察觉覆在身上的她只着一件外袍,底下寸缕全无。

    “小姐,怎么了?”外面脚步声响起,不知是紫荆还是素娥向着这边过来了。

    “你想让人看到自己就这样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无影悄声出口警告。

    巫玄衣气愤地看着他,嘴上却不敢说什么。

    “我没事,只是无聊了随便喊一声,你不要进来,有事我会叫你!”巫玄衣对着门外喊道。

    “是,小姐!”这回她听清了,门外的是素娥。

    听到素娥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巫玄衣松了一口气,要是给她进来看到自己衣衫不整,还和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那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后果呢。

    “你快走吧,要是有人来看到,我可就被你给毁了!”巫玄衣冷冷地说道。

    先前还念着无影总算是救过他,所以给他留了几分颜面,没想到这人得寸进尺,对登徒子她向来是厌恶的,此人后来的言行已经开始令她生厌了。

    巫玄衣自顾自站起身,外袍长及膝盖下方,被她用一根带子系住,就像穿浴袍一样穿在身上,她混然不知自己此举别说是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就是在自家人面前也颇为失仪。但是对她来说,这就和穿着裙子一样,很正常。

    无影没有说话,视线一直随着她转,看着她跳下床,长长的头发直直地垂下来,披散在腰间,随着她的一个转身,很漂亮地甩了一个弧度,丝丝缕缕,竟然令他心头一紧。

    “有人来了!”忽然他听到一阵急乱的脚步声响起,面色顿时一变,冲到门口,把门给拴上。

    “那你快走啊!拴门干什么?”玄衣也急忙叫道。

    “来不及了,他们已经来了,这时出去,一样会被人看见。”

    “这可怎么办!”玄衣急得团团乱转。

    忽然将他揪住:“你给我趴到床底下去!”

    “凭什么啊,不,我不干!”无影不依。想他堂堂玄火盟的左使令,闻名天下的无影公子,要是给人知道钻床底,不是一世英名尽毁了,他才不干呢!

    “你要害死我!”玄衣话音刚落,门被人捶得梆梆响。

    “开门!”是景流觞的声音!

    巫玄衣哀求地看向无影,示意他从窗户离开。无影无奈地摊了摊手,窗户外有人守着了,这些人还未走到门口他就听到了。

    这下死定了!巫玄衣脸色变得煞白。如果灵力在,她当然一点也不用担心,只要用自己的意识控制这些人,他们就会选择性地忘记这屋里有些什么东西,可是刚才她才试过,灵力又消失了。当初爷爷就对她说过,她的能力超凡,是家族几千年来不可多得的人才,从巫家灵术传世以来,有此灵力的加上玄衣不过五个人,但正因为灵力太强大,所以不好把握,要过了二十岁后,与“牍”的能量合二为一,才能稳定下来。“牍”是巫氏家族的传家之宝,看起来就是一块黑中带红,红中带黑的木牌子,上面刻满了巫咒,不过传说它能开启天地间潜藏的巨大能量,是修习巫术之人的至宝。巫玄衣进了古今通灵大学,这块“牍”也跟着她进了大学,现在交给了青博士研究,被证明了确实潜藏着世大的能量。青博士还发现了它不是木片,而是一种还不曾见过的稀有金属,它像电脑的芯片一样拥有记忆功能,现在青博士正在研究如何把知识输进里面,让它发挥更大的力量。到了玄衣二十岁生日过后,这块“牍”将会重新回到她的手中。

    现在玄衣离二十岁还差将近一年,灵力随时可能出现,又随时可能消失,她根本无法把握。而现在最关键的时刻,它选择了消失!怎么办?

    门外的景流觞喊了半天,不见人开门,怒极一掌挥出,红木精制的一扇门就这样给他拍成了粉碎。无影拉着巫玄衣急速后退,怕她给碎木屑伤了。

    “你……不知羞耻!”景流觞指着巫玄衣,冷然挥过一掌。

    这是他打她的第二掌了,每一次都不分青红皂白。玄衣闭上了眼,等着脸上的疼痛到来。不过这次景流觞的一掌落了个空,他的手在半空中被无影握住。

    “无耻之徒,纳命来!”景流觞愤怒道,急速变招,向无影攻去,招招狠辣,竟是取命的打法。

    小英小雪跑到巫玄衣身边,唤了一声“小姐”,便止不住泪如雨下。巫玄衣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这些人是怎么了,自己不就穿得少点儿,和一个男人呆在了同一间屋子,这还没发生什么事呢就一幅已然贞洁不保的样子,古人啊,就是麻烦!

    “我没事,刚刚淋浴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这位公子就进来了。我真的没什么事,拜托你们别哭了好不好!”巫玄衣说道。

    “果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公子还真是没说错呢,南家小姐可真是天生的狐媚子,到了哪儿都能勾引到男人!”

    巫玄衣抬头,看见了说话人,是景流觞的三夫人,秦氏雪梅,她的身边俨然站着素娥,见巫玄衣看向她们,微微不自在地将头偏向了一边,装作看外面。原来是这个叫素娥的丫环告的密!她一直以来就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寻找着自己的错处。巫玄衣背上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眼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每张脸都那么实诚,每张脸都让她不可相信!

    “带南姑娘下去换身衣服!”苑荣出声喝道,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巫玄衣。连他也不敢看自己了?巫玄衣自嘲地笑笑,被几个丫环领了下去。

    换好衣服出来,景流觞和无影已经从屋内打到了屋外,景府的家丁把整个听荷院团团围住,本来刚才巫玄衣还恨恨地想最好把那个讨厌的无影给打死最好,现下一看这阵势,竟然又有些为他担心。她的目光看着场中两人的身影忽而飞跃上屋顶,忽而跃落到亭前,心也跟着一起一落。

    无影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心意,忽然转头,对她作了个手势,大概是要她放心吧!

    “醉月公子,在下还有要事,恕不奉陪了,既然公子喜欢,改日无影定当再次登门拜访,咱们到时候再继续!”无影说道。

    “你处处与我景家作对,意欲何为?”景流觞压抑着心头怒火,一字一顿地问道。

    “我何尝与景氏一门为难过?公子错怪了!”无影无辜地说道。

    “从南景两家结亲开始,你就不断上门滋事,船上抢亲不成,你竟追到了景府,这南紫宁就值得你这般为她?早闻无影公子大名,本以为是个高洁之人,没想到,竟是个卑鄙之徒!”景流觞冷笑道。

    “若是醉月公子觉得不值得,这样好了,你就把南姑娘交予我带走好了,我认为她值得!”无影一边说,一边冲着巫玄衣眨了眨眼,巫玄衣可以肯定面具下的他一定笑容满面。

    “哼!若是你的妻子,你会让别的男人带走吗?”景流觞问道。

    “当然不会,”无影说,“可是你和南姑娘并未拜堂,严格说来,她并不是你的妻子,何况你何尝把她当过你的妻?”

    巫玄衣愣愣地看着无影,他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很是严肃。

    “这是景某的家事,不用你管!”景流觞说道。

    “哈哈哈,这可由不得你,我想干的事,从来没人拦得住!”无影说道。他突然飞掠到巫玄衣身边,背对着众人,一只手抚上巫玄衣的脸,遮住了她的视线,一只手掀开面具,嘴唇轻轻在她的唇上碰了一下,迅速戴好面具,飘然离去。

    巫玄衣怔怔地站在原地,她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在光天华日之下,芸芸众生之前!

    “等我!”无影走前,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

    “公子,这贱人要如何处置?”

    “把听荷院封锁,外面派人把守,从此后,南紫宁不许踏出听荷院半步!”

    “小姐!”小英和小雪原就是她的人,被留了下来,紫荆和素娥都被带走了。

    人浩浩荡荡地进来,又浩浩荡荡地离开,巫玄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恍然未觉。

    几个家丁扛来木板,叮叮当当一阵敲打,几下就钉好了一扇门,随后大锁落下,听荷院被锁住,诺大个庭院,只余下巫玄衣主仆三人。

    天边飘来一阵乌云,巫玄衣面无表情地说道:“回屋吧,要下雨了!”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