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11 手镯之秘

11 手镯之秘

一场大火,把一切都改变了,巫玄衣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听荷院,没有人再追究若云受伤的事,仿佛一切不曾发生过。巫玄衣此时知道了自己并不是南紫宁,至少这个灵魂不是,光是恢复了巫玄衣的记忆是不行的,还有南紫宁呢?这个身份的过往对巫玄衣来说依旧是一片空白,她之前到底做过什么?是什么人要嫁祸于她,又是什么人想要她的命?一切的一切,如果不弄明白,灾难还会跟随,要是有个万一……玄衣甩了甩头,不敢想像。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紫衣和米米、飞飞这三个家伙,自己都成这样了,不知道她们三个会如何!

    这里不是唐朝!玄衣记得南空城对她说过,她所在的国家叫做“纪”,她搜遍脑海,历史上只有商朝有过一个纪国,位于商朝东方,今山东半岛附近,公元前691年亡国,会是那个纪国吗?也不对,纪国那时候称的是王吧,没有皇帝这称呼啊,但貌似她听到别人讲起朝廷,都会提到皇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小英,你可知当今圣上以何为姓?”巫玄衣泡在水里,一层花瓣浮在水面,将她除肩以下的部分全部遮盖住。

    “圣上姓李,小姐。”小英答道。

    姓李?那么不是那个纪国了,历史上的纪国国君姓姜,她原本要去的唐朝国主倒是姓李。

    “那……皇上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巫玄衣抬头看着小英,急切地问道。水面上的花瓣经她一动,随着起伏不已。她很希望小英口中说出的是她熟悉的名字,可是结果还是令她失望。

    “啊呀,小姐,那可说不得,皇上的名讳可不是寻常人能叫得的,除了他的父母,别人叫那是要杀头的!”小英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小声地说道,“不过呢,我倒是可以悄悄告诉你,我听公子说过,当今圣上叫名雍正!”

    啊?雍正?难道是清朝?为什么没有长辫子?巫玄衣有些蒙了。不对不对,雍正也不是皇帝的名字。看了看大伙儿身上的衣着款式,巫玄衣算是彻底死了心。古代的服饰她之前研究过,无论唐代还是清代的衣服,都不是她们身上穿的这种款式,宇宙中那阵突如其来的震荡,把她抛向了一个未名的时空,她有些恍惚,要不是听在耳中的还是中国话,不禁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地球上,她悲哀地发现,自己被抛入了时空的夹缝,来到了一个完全不知名的朝代,一个在历史上不存在的地方,在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

    “雍正,雍正!完了,这是个什么世道啊!”巫玄衣将身子往后一倒,靠在浴桶壁上,溅出几滴水花,蘸湿了小英的衣袖。

    “小姐,别乱说话!不可以直呼皇上的名讳!”小英吓了一跳,赶紧说道,生怕巫玄衣再从嘴里蹦出什么忌讳的词来。

    巫玄衣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不叫他,我叫康熙总行了吧,我就不信他还能蹦出个老爹叫康熙来!”

    紫荆“噗哧”一笑:“这也不能说,康熙怎么能是皇上的爹呢?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咱们景公子的表弟,淳王爷不就叫李康熙么!”

    巫玄衣彻底晕倒!还真有叫康熙的,还是雍正的儿子?玩乾坤大挪移啊,在那个时代曾经有个雍正叫康熙爹,到了这里却反过来了!她只得闭嘴不再提名字,免得又牵扯出什么著名人物来,洗完澡后,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好了,头发洗得差不多了,身上我自己来,你们都出去吧。”巫玄衣吩咐道。

    “还是我来吧,南姑娘,你是主子,侍候你本就是咱们的本份!”紫荆说道。

    “紫荆姐姐,不用了,这是我家小姐的习惯,她不喜别人碰她。”小英一边说,一边拉了紫荆往外走。“小姐,我把门给你带上,洗好了就上床去休息,唤我一声就成,这里我会来收拾。”

    “嗯,快走吧快走吧!”巫玄衣挥手赶人,巴不得她们快些出去。

    “南姑娘胆子还真大,昨夜受了这样大的惊吓,竟然一点也不惊慌,要是我……”紫荆与小英一路低声说着走开了。

    巫玄衣见她二人关上了房门,胡乱抹了几下,站起身来擦干身子,里面什么也没穿,胡乱套了一件外袍裹住自己,裸着半个身子,光着脚跳到了床上,把露出的小腿塞进了被褥内。还好地上铺了一层毯子,顺便把脚也给擦干了。

    她转动着左手腕上的“镯子”,其实它是个防水防火的高科技仪器,青博士的最新发明——时空通讯仪,全用密码操作,卫星定位,为了怕遗失后不知道的人启动它泄露机密,青博士还让玄衣用巫术给它下了咒,上面刻的那一排弯弯曲曲的古怪符号,就是咒语,是巫家世代相传下来的“血启”之咒。

    玄衣和另外三个参加实验的姐妹每人有一个这种“镯子”,她各自取了她们指尖的一滴血以咒渗入“镯子”里,除了施血之人,外人拿到它就形同废物,根本无法打开里面的机关。

    棠师兄虽然邋遢,人却很聪明,他参与了此项设计,在这个小巧的“镯子”上加了几个暗格。一个暗格中藏了两颗万能丹,可解百毒,治百病,是外号“青蛙王子”的振师兄所制,青博士说让她们带上防身用,当时紫衣曾说这名字土死了,充分体现出振师兄就是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术士,于是在振师兄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中毫不畏惧地另给它取了个名,叫做“碧海青天”,这名儿确也相符,药丸呈现着淡淡的绿色,几近透明,玄衣觉得这样子其实更符合□□的标准,只是怕振师兄气得吐血才没说出来。

    另一个暗格启开,是一种最简单的东西——照明工具,因为正好是戴在手上的,玄衣戏称这是真正的古董式发明——手电筒!在玄衣身处的年代,一千多年前,初发明电的时候,人们最常用的照明工具就是它。不过这不是一般的手电筒,光的强弱程度可调,小如莹光,大塞雪芒,光束射程突破了极限,可以达到人眼所不能及之处,所以它既是照明工具,又可以当作一种武器。

    而最后一个暗格中,藏着的就是这“镯子”的主设备——通讯仪了,通过它四人之间可以相互联络,也可以通过宇宙空间站中的工作人员转接,和青博士他们直接联络。

    玄衣快速地按下八个数字键,那是她的生日,简单易记:31810214,她出生在西方人所称的情人节那天,这个日子颇为好记。如果是平常,会听到至少三种声音中的一种,一是明紫衣学鸟叫的声音,二是柳米米喊钱钱钱的声音,三是梅飞飞尖叫死鬼的声音,可是今天,玄衣按下了半天,一直盯着它,却是没一点动静。她不用开口,只要按下密码,她预存的声音就会传出去:“你好我是巫玄衣,听到后请马上和我联络!”

    玄衣不甘心,试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没有动静!坏了!一定是在穿越的过程中弄坏了,话说自己的脑子都差点被宇宙震荡波弄坏,何况这没灵性的东西!从来很冷静的巫玄衣拍打着左手腕,呜咽出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人都哪儿去了?我要怎么回去?”

    “嫦娥因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她想到了紫衣为药丸取名的由来,不禁黯然,女巫看来是不能乱说话的,冥冥中注定,就因为紫衣临行前这一句话,她们现在可真应了这句诗,身处异时空,有家归不得!

    想到另外三个姐妹可能也和自己一样遭遇到了同样的情形,巫玄衣心急如焚,可是她在这里一个亲人也没有,求助无门!

    对了,南空城!她忽然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是天衣山庄的大小姐,名满天下的怜星公子南空城是她的亲哥哥,他给她下药,想必是不希望她记起前情,好安安心心嫁入景家,不再生出事端,心底里,他还是应该疼爱南紫宁的吧,当他面对她时,那表情,那动作不像是装的。

    天衣山庄的势力也不容小觑,要不,找他帮忙?

    但是,如果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样子呢?

    巫玄衣只觉得心头波涛汹涌,再难平静,将头伏在膝上,她喃喃念道:“南空城,南空城……你在哪里?你说过要来看我的……”

    在念到那个名字时,她的心头如电击过,带着丝丝酥麻,隐隐的,却夹了一丝痛楚!

    “你似乎在叫一个男人的名字,对吗?告诉我,他是你什么人?”

    一只手抬起了巫玄衣的下巴,手指摩挲着玄衣的脸,那只手带着一股冰寒之气,玄衣止不住打了个寒噤。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