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10 灵力初显

10 灵力初显

一串奇怪的语言从巫玄衣的嘴里冒出,她的眼眸瞬间变得深邃,一层淡淡的紫色浮现,渐渐变深,发出妖异的紫色光芒。四周的火仿佛有了生命,它们将她围在中央,叫嚣着,飞跃着,却不再上前。

    随着火焰停止不前,巫玄衣眼中紫芒也慢慢收敛,终至无波。灵力每迸发一次,她的功力就会增强几分,而恢复后的眼眸则变得更加明亮,火光映照下,她的眼灿若星辰,一抹笑容渐渐晕开,绽放如花。

    “老天保佑,我没有失去灵力!”她喃喃自语,一滴泪顺着面颊缓缓落下。只要灵力在,她就是巫玄衣!不折不扣的灵咒传人巫玄衣!

    柴房的墙倒下了一面,火星四溅,巫玄衣退了一步,她身后的火也跟着向后退了一步,仿如鬼魅。

    外面一阵喊叫,不断有人提着一桶桶水往柴房上倒,不过柴房里都是易燃物,秋天空气又干燥,哪里这么容易就熄了。还好柴房建在废弃的后园,附近没有别的屋子,不然今日景府就要成为一片废墟了。

    “天啊,小姐还关在里面!”

    “南姑娘!”

    他们来了!

    透过火光,巫玄衣看着小英和紫荆、素娥着急地叫喊着,小雪满面泪痕,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这么大的火,她们一定以为她被烧死在里面了。

    空中黑影一闪,有人落在玄衣的身后,她回转身,看到了一个鬼面人。

    “跟我走!”他伸出手抓住玄衣,欲抱着她往外冲。

    “放开!”玄衣甩开了他的手,她不习惯陌生人的碰触,何况她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不正是船上偷袭他们的那个什么玄火盟的人么?他戴着面具,只露出了一双晶亮的眼眸,衣衫湿漉漉的,显然是为了救她,故意弄湿了,经火一烤,他的全身散发着一层雾气。

    鬼面人不顾玄衣的反抗,将她抱住,扛上了肩头。玄衣一个后空翻,如同一条溜滑的鱼,竟然挣脱了他的钳制。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凭什么跟你走!”

    “不和我走,难道你想被烧死?”看不到鬼面下的面容,但听得出他声音中隐含的怒意。

    玄衣当然不会跟他走,这人不以真面目示人,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不知道他会把玄衣带去哪里,会如何对她,她现在活得好好的,以景流觞对她的讨厌程度,想来也是想拖着,不愿真的娶了她,眼下的生活还算好,她可不想盲目落入另一个陷阱。那个玄火盟,怎么听怎么像个恐怖组织,玄衣可是良民,从来没有加入恐怖组织的打算。

    大火中又冲进一个人来,身上顶着一块湿透的毡子。

    “南姑娘,你没事?太好了!”他惊喜地说道。

    玄衣看到来人是苑荣,迅速往他身边移去,一只手却被鬼面人紧紧握。

    苑荣发现了鬼面人,面色一变,喝道:“是你放的火?”说话间一掌削来,化掌为刃,砍向鬼面人的手腕。

    “放开南姑娘!”

    鬼面人也不示弱,出掌如电,直扑苑荣面门,两人缠斗在一起。

    这两人搞没搞清楚状况啊,他们是来救人的好不好!何况现在可是在火中啊,难道武功好的人都不怕烧?巫玄衣看着斗得难分难解的两人,摇摇头,拣起苑荣丢下的毡子,冲两人喊道:“两位慢慢打,我不想被烧死,先走了!”说罢自顾自地转身就走。

    打斗中的两人同时住了手,互相对看了一眼,目光中难掩古怪。

    “走!”忽然同呼一声,两人一左一右,来到巫玄衣身边,挟起她冲天而起,落在火圈之外。三个人一起顶着那块毡子,他们没有发觉所到之处,火皆移开了寸许,一点也没沾到他们的身上。

    才出了火圈,两人很有默契地又打了起来,景流觞抬眼一看,露出一丝诧异,对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贴耳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就出现了几名黑衣人,站在一边,静静注视着苑荣与鬼面人对打。他见“南紫宁”安然无恙,似也松了口气,但是却未上前与她说半个字,巫玄衣觉得这种情形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景若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小脸上满是泪水,她扬起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到巫玄衣的怀中,哇哇大哭。小英等人也扑上前来,拉着她直问伤着哪里没有。

    和大家说了几句,巫玄衣把景若云搂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痛安慰着她。她一定吓坏了,是因为她,玄衣才被关进了这间柴房,如果因此被烧死在里面的话,小若云一定会后悔一生。

    “南姐姐,对不起……唔唔唔……是……是我的错,我……我不该听他们的话,冤枉你……”

    “不说了,若云,姐姐不怪你,姐姐相信你一定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对不对?”巫玄衣看着她自责的小脸,心中一痛,帮她揩去脸上的泪水。是谁那么恶毒,竟然利用孩子,可怜的若云,如果今日是真的南紫宁,只怕早就葬身火海了,这孩子不得背负一辈子的罪恶!她现在很累,不想听这些阴谋,要是米米在,只需右手一伸,一切的一切,都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眼前,紫衣,米米,飞飞,你们在哪里?一定要在原地等我,等我找到你们!

    想到柳米米半途松开的手,她的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不过很快被她自己忽略。也许她们已经碰到一起了,说不定现在正在着急地找她呢!出事之前,自己不是拼着全身的潜能下了平安咒吗?下咒的自己都没事,只不过是灵力透支,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她们是受咒之人,定然会平安吧!

    巫玄衣很想早点离开这个纷乱的地方,好启动手上的联络器,讯问几位姐妹的下落。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天色渐渐亮了,抬眼看去,柴房倒塌,被火烧得一片精光,因为后面救火之人浇上了一桶桶的水,火倒是熄了,却升腾起一股浓烟,冲得老高。苑荣和鬼面人还在打,不知怎么的,这个鬼面人似乎认识自己,他的眼光追随着巫玄衣,一幅心不在焉的模样。见玄衣看他,眼中含了笑意,忽然交错几掌,逼退了苑荣,一个飞鹰展翅,向着玄衣而来,声音隔着面具传到玄衣耳中:“可是想跟我走了?”

    “南姑娘,小心!”苑荣惊叫道。

    巫玄衣对苑荣感激地笑笑,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转向鬼面人说道:“你把面具拿下来,我就跟你走!”

    她赌他不会!眼角过处,她见到景流觞抬手,苑荣和几个跃跃欲试的黑衣人顿住身形,看着她和鬼面人对话。

    “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巫玄衣好奇地问,她没想到他会答应,显然他与景流觞是处在对立面,戴面具一定也是为了不让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如果他答应了,以后就不能掩藏身份了。

    “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他轻轻凑前来,贴着巫玄衣的耳朵低声说道,“我曾经发过誓,看到我真面目的第一个女子,将会是我的妻,我若拿下面具,你就得嫁给我!”

    面具下的那双眼睛闪着狡黠的光,紧紧地盯着巫玄衣。他可能以为巫玄衣听了,会害羞,会脸红,或者会哀求他不要拿下面具,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巫玄衣的反应会是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还有一点点狼狈,说话的声音略显沉闷:“难道你觉得这很好笑么?”

    站在四周的众人看着这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令巫玄衣如此好笑,不过看她刚刚遭遇过大火还能如此开朗,不禁面色各异,有的佩服,有的愕然,有的……是不甘!

    “当然好笑,如果是个八十岁的老婆婆掀开了你的面具,难道你也要娶她么?哎哟,想想都好笑啊,哈哈哈……”巫玄衣很没形象地捧腹大笑,全然没一点大家小姐的样子。

    四周的人听她说话的内容,想必也想到了鬼面人对她说的是什么,不几个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尤其是苑荣,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惹得那些个思春的丫环不住地往他脸上瞟。

    “我不许,谁又能掀了我的面具!”鬼面人怒急反笑。

    “我能,可是我不掀,你喜欢藏就藏着吧,我一点也不好奇。”玄衣恢复记忆,心情大好,忍不住她的恶搞天性,带了些俏皮对鬼面人说道。

    “你?确实,如果是你,我不会避开,任你来摘!”他说的是摘面具,不过玄衣怎么听着这话有些暧昧。

    环顾四周,她笑着开口:“你还是想想如何离开这里吧,不管如何,谢谢你救了我!”

    “这个不劳姑娘操心,我不过是逗他们玩儿,这里,”他眼神将园里的人全部扫了一遍,大声说道,“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无影,话不要说得太满!”景流觞突然开口。

    巫玄衣愣愣地抬头看着鬼面人,原来他就是五公子中最神秘的无影公子!传说无影公子武功高强,当世几乎无人能敌,他的一身轻功,如入化境,来无影,去无踪,所以人称无影公子。但是他最让人害怕的还有另一门功夫——离魂术,他能摄人心智,让人神智迷失,听他号令行事,巫玄衣现在当然明白,摄魂术其实类似于催眠术,巫术也有涉及,而且更为精湛。

    妈妈呦喂,会摄魂术,在这个时代玄火盟不就真是个恐怖组织?巫玄衣心尖一抖,本着明哲保身的原则,趁着无影与景流觞对话的功夫,一寸一寸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离恐怖份子远些,总是好事!

    “你若不信,尽管试试!”无影的话语含着轻蔑,一边说,一边如影随形,抓住了巫玄衣的手,“想跑么?怕了?”

    他的声音中含了着戏谑的成份,巫玄衣又怎会听不出来。“当然怕!刀剑无眼,好不容易从火海逃生,我可不想被你无辜边累!”见躲不过,玄衣只得理直气壮的说道。

    “嘿嘿嘿!”面具下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你这丫头性子倒是直,不会撒谎!”

    巫玄衣听了几乎没翻白眼,生平第一次,有人说她不会撒谎,要知道她可是说谎专家,骗死人不偿命那种!

    “好好看我如何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无影笑道。嗖地一下就没了人影,等巫玄衣抬眼,他已经到了景流觞跟前。

    “请醉月公子赐教!”无影说道。

    真人版功夫大片啊!巫玄衣上次处于失忆状态,没觉得有什么,这一次她可不想错过。手足无措地在身上摸了半晌,她没有找到自己要拿出来的东西。

    “小姐,你找什么呀?”刚才被她示意闪到一边的小英走过来,奇怪地问道。

    巫玄衣这才回过神来,那个她放在化妆包里,和一颗糖一般大的光影摄像仪,早就不知丢哪儿去了。

    “小英,你有没有看到过我随身的物品?就是我被失忆昏迷时带在身上的一个小包?”她问道。

    小英摇了摇头:“没有,小姐,公子说发现你时你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盘缠也没有,说不定是被坏人抢去了!”

    可惜了!巫玄衣概叹,说不定是遗落在时空隧道中了,希望米米她们几个的能有一个保存着就好了。那边的大片已经准时上演,她顾不得想太多,专心地看起来。

    无影的名字不是白叫的,他在人群中动作飞快,景流觞与苑荣都不是他的对手。正打得尽兴,东方忽然飞起一朵绚烂的蓝色烟火,无影足尖一点,从景流觞的头上飞过,说道:“今日在下还有事,下回咱们接着打!”经过巫玄衣身边,他停了下来。

    “真的不考虑和我走?”

    “不走!”玄衣点头,坚定地说。

    他抬手在她的头上摸了一下:“好吧,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有一天我会来要回的!”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霎那之间。

    他眼带嘲讽地看了一眼追过来的景流觞,长笑离去,态度狂傲不羁。

    景流觞看着他消逝的方向,神色漠然,良久方才说道:“苑荣,咱们的功夫,似乎退步了!”

    “觞儿,荣儿,把这儿的事处理完后,到我屋里来一趟!”凉亭与树的阴影后面走出来一个人。玄衣惊回首,看到了一个面容脱俗的妇人,她的脸型大致轮廓与景流觞很是相像,气质高雅,身材修长,年纪大约在四十到五十之间,难以辨别,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绝色美人。是景老夫人!看她的样子,听她说话的口气,巫玄衣早就猜到了是谁,只是景老夫人的年龄最少也有六十了,这个样子,还真是令人难以致信!

    “南姑娘,让你受惊了!老身有恙,不曾过问家事,若是有什么考虑不周或是慢怠姑娘之处,还望海涵。”她忽然转头对巫玄衣说道。她的眼神极为冷漠,看向人的时候倒像两把利箭刺过来,巫玄衣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