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9 记忆复苏

9 记忆复苏

柴房内,小英不时地凑上前去,就着门缝往外张望。午时已过,却没人送饭来,小姐早点也没吃,一定饿坏了。她偷眼看去,南紫宁斜倚在墙角,双眼闭着,也不知是在假寐还是真睡着了,她之前交待过不许打扰她,所以小英也没敢出声问。

    南紫宁其实没睡着,闭上眼,只是不想听小英的呱噪,她在回想着昨夜做了个什么梦,不是经常做的那个梦,昨夜的梦很平静,没有引来她的心痛,似乎梦见了南空城,她不能肯定,不过记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自己终是忘不了么?南空城的面容仿佛近在眼前,他虽英俊,到底比不上景流觞的绝世姿容,为什么自己对景流觞只存了一丝欣赏,却独独对他放不下?挂了一抹讥诮的笑在嘴角,南紫宁暗叹。原来自己的爱,与外貌无关,想借景流觞忘了南空城,这个计划根本行不通,别说自己对景流觞产生不了爱意,就算是景流觞,他又何尝会爱上自己,如南空城那般的温柔呵护,恐怕此生再难有,他对她的呵护,只因他是哥哥!

    随着一阵金属碰撞之声,“吱呀”一响,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景府总管苑荣带了一个拎着食盒的丫环出现在门口。苑荣微笑着说:“南姑娘,让您受委屈了,吃饭吧!”

    “苑总管是来放我们出去的吗?”小英眼睛一亮,对着苑荣问道。

    “这……公子的命令,在府里是没人敢违抗的,只得先委屈两位,云小姐也没什么大碍,待公子消了气,自然会放你们出去。”苑荣抱歉地一笑。

    “原来苑总管说的是客套话,你说我家小姐受委屈了,我还当你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相信她没坏心呢!”小英眼神黯了下来。

    在苑荣的示意下,丫环打开了食盒,一阵香味扑鼻而来,食盒里的几样小菜无比精致,显然是府里的大厨精心制作的,令人垂涎,小英现下正饿着,忍不住就咽了一口口水。

    “南姑娘,吃饭吧,不管有什么事,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见南紫宁仿若未人地一直躺在那儿,一声未出,苑荣提高了嗓音说道。

    南紫宁睁开了眼,她才不会亏待自己呢,不出声是因为正回忆着南空城身上的味道,却被这突出其来的菜香味打断。苑荣总算是好意,掠过心头的一丝不快,她对他微一颔首,道了声谢,过来席地一坐,接过丫环手中的碗就吃了起来。

    见她神色镇定自若,态度从容,坐地下的样子就和坐在最珍贵的地毯一般,无一丝别扭,竟像是常常如此,苑荣不觉讶然。

    “你要吃吗?”南紫宁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她可不会以为自己的样子是吸引这位英俊总管的原因,她想的是苑荣估计也没吃饭。

    “啊?不!我吃过了!”苑荣答道。这南紫宁还真与先前不同了,有些意思!

    “小英姑娘也吃吧,否则一会儿饭菜该凉了!”小英在一旁站着,看着南紫宁吃得香喷喷的,小姐没发话,她不敢吃。听苑荣此言,感激地对他一笑,眼睛看着南紫宁,却是不语。

    “看我干什么?”南紫宁说道,“苑总管请客,主人都发话了,你只管来吃就是,还用我批准吗?”

    “小姐不发话,奴婢哪儿敢啊!”小英一面笑眯眯地说着,一面走过来,拿起另一副碗筷吃了起来。

    “以后别在我面前说奴婢二字,听着闹心!”南紫宁皱眉说道。

    “不叫奴婢要叫什么呢?”苑荣好奇地插嘴问道。

    “叫什么都行,就是别说那个奴字,众生平等,谁是谁的奴?她侍候我,那是她的工作,我会付给她工钱的,以劳动换取报酬,理之所在。”南紫宁斜睨了小英一眼,“当然,不想干随时可以走,我不会强迫。”

    这番话倒是新奇,但颇对自己的味口,苑荣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些,这南家小姐,可不像景流觞形容的那般恶毒,能把奴婢不当奴婢,做事还给发工钱的主子,他不仅未见过,连听也没听说过。见她脸色苍白,身体羸弱,他看她的眼神中不自觉地带了一丝怜惜。

    “小姐,小英是小姐的丫环,只要小姐不赶我走,我是不会离开小姐的。”小英机灵,马上不再自称奴婢,改了称呼,这个主子现在喜怒难料,还是顺着她好些。

    “那好,我现在就赶你走,”南紫宁说着,转头看向苑荣,“麻烦苑总管带她出去吧,没听说过关柴房思过的人还得带个丫环侍候!”

    “小姐,让小英陪着你吧,你一个人……”

    “不必!不和谁怎样,你既然要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如果不愿意听,你随时可以离开,我自会找他人侍候,不会勉强你。”南紫宁打断了她。

    苑荣说道:“姑娘真的不需要她陪着?一时半会儿恐怕公子不会放你出去,有个人作伴好些。”

    “不必!”南紫宁说道,“带个丫环出去,想必苑总管做得了主,留我一人在这里就好,不妨事。”

    “小姐!”小英以为南紫宁是不想连累她在这里受罪,心头一热,顿时热泪盈眶,她哪里知道南紫宁是怕夜里伤痛发作,不想给她看到。

    吃完饭后,苑荣带了小英出去,临走时对南紫宁说道:“我会去劝劝公子,早些放姑娘出来,暂时你就先忍着。”

    “多谢苑总管!”南紫宁谢道。苑荣是这个家中唯一对她还算好的人,而且他曾救过她,不是吗?她真心地绽放出一抹微笑,眼中光华忽现,那一该她的面容竟似带了魔力,令人移不开眼。

    这位南姑娘笑起来,原来如此动人!苑荣心头一动,别开了眼,不敢正视她,转身离开,柴门重又合上。

    “小姐,你自己好好保重,我会去求公子快些放你出来。”小英站在门外,泪眼汪汪地说道。

    “我相信苑总管,此事交由他办就好,你管好自己就好,别给我再生事端,否则我也保不了你!和小雪她们几个管好听荷院,放心,我没做错什么,他不可能关我一辈子!”南紫宁清冷的声音隔着门响起。

    小英只得随了苑荣离去,一步三回头。

    不过片刻功夫,那个拎食盒的丫环回转来,她开了柴门,手里拿着件披风,南紫宁一看,有些眼熟。

    “姑娘,入秋了,太阳落山天就转凉,您披着它可以抵挡些寒气,苑总管说了,他现在就去找公子说说,如果公子不松口,晚些时候我会给姑娘送些被褥过来。听说你身子弱,可别凉着了!”

    南紫宁恍然,这披风她曾见苑荣穿过,想来是他的了。

    “麻烦你了,这位姐姐,代我谢过苑总管的好意,不管结局如何,反正,要谢谢他!”南紫宁微笑着说。

    “奴婢名叫书棋,姑娘是主子,叫奴婢的名字就好,这声姐姐可当不得。”这位叫书棋的丫环笑眯眯地说道。

    “那我就叫你书棋了,不过你别在我面前说什么奴婢,一听这个我头都大了。”南紫宁不禁多看了这丫头几眼,名中有书有棋,谈吐也很得体,看来是个有知识的丫头,倒不可小瞧了。

    书棋刚刚才听过她的一番言论,知她所言不假,抿嘴笑了笑,点头答应。

    “南姑娘,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书棋说道。

    “你是在苑总管身边做事吧?”南紫宁问道。

    “是啊,苑总管人最是和气,除了公子那里,府里的丫环最希望的就是跟在他身边了。”书棋眼含笑意。

    “那是,苑总管真是很体贴的一个人呢!难得的是还会武功!”其实人和气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怕是见苑荣长得好吧!

    “咦?你怎么知道苑总管会武的,南姑娘?”书棋偏头问道,看上去带了几分俏皮。

    南紫宁看着她,这书棋也是个美人儿呢,整个景府,恐怕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了,除了那几个嬷嬷,老皮老脸的,所见的丫环个个水灵,外间传醉月公子最是怜香惜玉,果然所见皆是香,是玉,只是他对自己无半分痛惜,看来自己并不在香玉之列了!

    “来时的路上遇贼人偷袭,见他施展过。”南紫宁说道。

    “苑总管的武功是老夫人亲授,当然好了,就是公子也不见得能赢了他呢!”书棋一脸崇拜地说道,“对了,我还得去给苑总管回话呢,晚些时候再来看姑娘。”

    原来景府的老夫人还是武林高手?南紫宁被这消息震得半天没回过神来,书棋什么时候锁上门离去她都不知道,独自理着心头的思绪,却是越理越乱。如果不失去记忆就好了,现在的自己像个白痴,什么也不知道,她心中酸涩难当,跪坐地上,将头伏在膝上。夜里的痛疼折磨,令她多少天来几乎没睡过什么好觉,把身上苑荣的披风裹紧了些,她闭上眼,沉沉睡去。对小英,她也是存了一丝防备,没办法,所有的人,包括她最信的南空城,都有事情瞒着她,除了自己,她不知道可以信谁。

    景流觞果然没这么容易放了她,晚饭还是书棋送来的,她带着歉意说道:“南姑娘,苑总管让我对你说声对不起,公子不许,他无能为力,小英她们几个也被禁足了,不许踏出听荷院半步,你需要什么,和我说吧,我会想办法。”

    “谢谢你,有了这些褥子,晚上可以好好睡觉了,暂时我还想不到有什么需要的,若有再和你说。”事情早就料到了的,不是吗?不知景流觞关够了她后,要怎么对付她?

    太阳落山后,柴房很快暗了下来,凉风乍起,从窗棂、墙壁、门边、屋顶的各处缝隙中透了进来,南紫宁感觉到了秋的凉意,将书棋带来的褥子铺好,她早早就躺下来,不过白天睡得太多了,一时了无睡意,睁眼对着漆黑的屋顶,直到半夜。

    外面夜色迷蒙,掩映在一片黑暗之中。天上无月无星,想来明日天要阴了!四周静悄悄的,更夫想必也怕了冷,报更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往日的洪亮,远远的传来几声后,再不可闻,四下又没了声息,万物俱静。

    景府的后园里,忽然出现了个蹑手蹑脚的人影,他像猫儿一样躬着身子前行,脚步轻盈,落地无声,走几步,他又四下看看,看来甚是机警。走着走着,突然一团黑影扑面而来,他动作迅速地躲到墙跟下。“喵”地一声,那团黑影跳上了墙头,原来假猫遇上了真猫!那人显然惊出了一声冷汗,他抬手拭了拭额上,再次往四周谨慎地看了又看,见整个后园一片寂静,这才加快了速度,几步来到柴房门口,贴着门听了听。门里声息全无,他犹豫了一下,片刻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拿起手里的东西顺着墙跟倒去。

    南紫宁躺在柴房里,缓缓睁开了眼,入眼是一片漆黑,她伸手摸了摸身侧,唇角溢出的血浸透了苑荣的披风,入手一片湿润。刚才又发作了,她痛得晕了过去,人事不醒,再这样下去,兴许还没记起前事,她的命就丢在这里了!

    “嘿嘿嘿……”南紫宁失笑出声。她不甘心,她才二十岁,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一定会打败你!”她握紧了拳头,对自己说道。

    外面的黑影忽然听到屋里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还没倒完,原地一扔,摸出个火折子打着丢向墙角,转身就跑,七拐八拐的没了人影。

    南紫宁听到了外间的动静,她闻到了一阵香味,香得沁人心脾,是酒!随后她看到了门缝里耀眼的火光,木制的柴房被烧得哔哔作响,一阵暖暖的气流向她扑来!

    失火了!不,是有人放火,要烧死她!景流觞,会是他么?那一刻南紫宁面如死灰,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原来终究是躲不过,死亡的阴影,早就咬定了她,如影随形!

    噼哩啪啦,火舌飞窜,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半边柴房就陷入了一片火海,火舌还在不断地向上,向前曼延,激情地燃烧着。

    “哈哈哈!”南紫宁大笑道,“烧吧,烧吧!”看着眼前和头顶出现的红光,仿佛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声音,她打了个激灵,愣住了,眼前飞快地闪过一幕幕画面。

    “你好,我叫明紫衣,咱们俩的名字都带个衣字呢,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姐妹?”

    “玄衣,别让柳米米的右手碰到你,不然她会把你的未来全给看了去!”

    “梅飞飞,你看得见鬼?真厉害,你居然没被吓死,神经真强!”

    “玄衣,别生气嘛,过两天就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了,咱们到唐朝去为你庆祝,说不定那天正好是武则天登基的日子,那样可就普天同庆了,哈哈哈!”

    “巫玄衣,这次就看你们的了!”

    “教授,博士,几位师兄,你们放心,既然接受了任务,我们一定说到做到,不过……”女孩换了一幅与先前完全不同的表情,“你们答应我的,也要记得做到啊,咱们的命运是拴在一起的,反正我的咒言对你们几个不相干的人是一定能成功的,不想被折磨得很惨,就得保住我们的安全。哈哈哈!”

    宇宙、飞船、空间站、震荡波、七星连珠、黑洞……一个个词语,一幅幅画面从巫玄衣眼前飞快闪过,在她,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其实不过就是几十秒的时间。

    “我是巫玄衣,我怎么会是南紫宁!”她看着四周冲天而起的火光,在火光中笑容如花般绽放,“我记起来了,我记得自己是谁了!”

    巫玄衣,古今通灵大学二年级学生,现年十九岁,国家特殊能力项目研究所成员,咒灵的传人。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