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400章 老中、来袭【爆更7600字】

第400章 老中、来袭【爆更7600字】

    昨夜,绪方成长了许多——在经验条上面。

    在歼灭了以那个宝吉为首的山贼残党后,绪方的个人等级以及无我二刀流直接进账近700点的经验值。

    可惜的是——绪方和源一歼灭了这伙山贼余党、返回吉原大门口后,再没有碰见其他的“老鼠”。

    绪方也因此没能于昨夜获得更多的经验值。

    不过绪方也并不感到遗憾。

    昨夜能够近700点经验值——绪方对此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他昨夜在进了源一设下的“大坑”时,可是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的。

    除了这近700点的经验值之外,绪方于昨夜所获得的收获,还有得到了源一的技术指导。

    在试图拉绪方下水、入他的这个坑时,源一向绪方承诺——会教他一些剑术上的指点以作补偿。

    而源一也于昨夜兑现了他的这个承诺。

    在歼灭了宝吉一行人、重回吉原大门口蹲点时,为了兑现自己给绪方的承诺,顺便打发一下时间,源一传授了一些使剑上的经验给绪方。

    而源一所传授给绪方的,则正是他用来秒杀宝吉的那一招——闪身。

    在看到源一使出这记“闪身”时,绪方就被这个兼具闪避和反击的招数给吸住了目光。

    在收拾完宝吉等人,返回吉原的大门口前准备继续蹲点时,源一有进一步地跟绪方介绍他的这得意技。

    据源一所言——这“闪身”是他于1年半前集百家之长所创造出来的集大成作。

    在得知这招“闪身”是源一1年半前才磨练出来的新招,绪方便按捺不住地立即朝源一问道:

    “那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闪身’,应该是不会让人发现我是和木下源一有关系的人吧?”

    对于绪方的这问题,源一十分痛快回答道:他这两年都很安分,基本没怎么没怎么外出走动过,所以并没有结下新的仇家。

    见过源一这招“闪身”的,只有两种人:葫芦屋的大家,以及死人。

    所以即使使用“闪身”,也不会让人看出这是木下源一的招数。

    在得知“闪身”是即使用出来,也不会让人发现你是和木下源一有关系的人的招数后,绪方对这一招数的兴趣更大了。

    在这不知潜伏着多少源一的仇人的江户、在马上就要开始“御前试合”的武试的当下,绪方可太缺乏这种可以大胆用出来、不怕会有麻烦上门的招数了。

    见源一大方地表示“你愿学我就愿教”后,绪方也不客气,爽快地表示要学这招“闪身”。

    “闪身”严格来说,只是一种不属于任何流派的一种闪避、反击兼备的技巧。

    绪方的系统只能看完某一流派的所有武技后,才能将这一流派提取过来,然后使用技能点来解锁、拥有这流派。

    不属于任何一种流派的“闪身”,自然是没法没法利用系统来直接学会这一招。

    因此绪方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老老实实地学习“闪身”。

    就如源一在使用“闪身”一击秒了那个宝吉后所说的那样——这一招咋一看似乎相当简单,但却有相当多的门道在里面。

    脚步、腰转动的方式、手臂挥动的方式……这些都有相当多的技巧蕴藏在内。

    只不过——据源一所说,有“无我二刀流”的“垫步”做基础打底的话,这招“闪身”上手起来将会快上很多。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绪方目前的“垫步”的等级已达“高级”。

    有了“高级”的“垫步”作基础打底后,绪方学习这“闪身”时,上手起来的确是要快上许多。

    再加上绪方的体重并不算重。拥有轻盈的身体的话,学起“闪身”来也会更加容易。

    截止到返回旅店休息之前,绪方已经能有模有样地摆出“闪身”的架势,再苦练一阵,应该就可以尝试着在实战中使出这招。

    昨夜一直到差不多凌晨2点后,绪方和源一才溜回旅店去休息。

    绪方也因此稍有些睡眠不足。

    因为生物钟已经定型的缘故,绪方想多睡一会都不成,在天亮没多久后,双眼便睁了开来。

    习惯在天亮时分就起床的,只有绪方、源一和间宫而已。

    绪方刚起床,就看到了已经醒来并开始喝酒的源一,以及已经醒来并在那叠着自己的被褥的间宫。

    向源一和间宫道了声好后,眼中挂着几分惊讶之色的绪方看着正喝着小酒的源一:

    “源一大人,你……也是刚起床吗?”

    “嗯。”源一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呵呵一笑,“我比你大概早起一炷香的时间吧。”

    “源一大人……你的身体真是好得完全不像是个老人家啊……”

    自生物钟而被迫醒来的绪方,眉眼处仍残留着睡眠不足的疲倦之色。

    反观源一——一如往常的精神抖擞。

    抱着前些天新买来的清酒、缩在墙角处、小口小口地喝着,好不惬意。

    一起床就看到源一在那喝酒——绪方对于此情此景已经习以为常了。

    源一好酒,酒量也大。在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当下,源最常用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喝酒,往往一喝就是一天,哪怕是喝上一整天,也不会酩酊大醉,真正意义上的千杯不倒。

    源一这副精神过头的模样,让绪方忍不住回想起风魔——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个老人家。

    在回想起风魔的同时,绪方也不禁感到有些不忿——为何大家都是差不多同一时间睡觉、同一时间起床,为何这个年纪都可以做他爷爷的人,反而比他还要精神……

    “我的身体的确还算硬朗。”源一耸了耸肩,笑道,“但大概也就只能再硬朗个几年而已。”

    “人始终是会变老的。”

    “肉体始终也还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渐渐衰弱下来。”

    “再过个几年,我可能就没法再像现在这样一大清早就可以喝酒了。”

    源一的这番带着几分玩笑之色在内的感慨刚落下,旁边的间宫便冷不丁地插话道:

    “源一大人,你如果能够戒酒的话,说不定能减缓肉体的衰老哦。”

    “那可不行。”源一毫不犹豫地笑着说道,“戒酒是不可能的,喝酒可是我最大的爱好之一。”

    “我从来没有害怕过衰老或是死亡。”

    “如果只是为了能多活几年而戒酒,那我宁可不要这几年的寿命了。”

    说罢,源一像是为了响应他刚才的这句话一样,往掌中的酒杯灌上一大杯酒,然后痛快地一口饮尽。

    间宫先是早就料到了源一会这么说一般,笑而不语,没有再多说什么。

    牧村、浅井、岛田仍在睡梦中。

    绪方和源一刚才的谈话,音量都放得很轻,所以并没有将牧村等人吵醒,牧村等人仍旧睡得香甜。

    间宫只比绪方要早起那么一小会,刚才一直在专心致志地整理他的被褥。

    将自个的被褥叠放整齐后,间宫突然一脸严肃地朝绪方说道:

    “绪方君,源一大人,你们2个跟我出来一下,我有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们2个。”

    “嗯?”绪方挑了挑眉,脸色稍稍一变。

    脑海中的思绪不自觉地飘到了昨夜他与源一的“猎鼠”中……

    源一也同样是眉毛一条、脸色微变。

    “不能在这里说吗?”绪方问。

    “在这里说的话,我怕会吵醒牧村他们。”

    “……我知道了。”

    绪方点了点头后,拿起自个的佩刀,站起了身。

    在绪方起身后,源一也面带无奈之色地发出一声轻叹,然后将手中的酒杯改换为自己的佩刀,与绪方一前一后地跟着间宫一起出了房间。

    现在天才刚亮,走廊上除了绪方3人之外再无他人。

    负责领路的间宫在出了房间后,并没有走多远,在走到一条离他们的房间有一段距离的无人走廊后,便一边摆着怪异的脸色,一边朝身前的绪方和源一问道:

    “我也不说多余的废话了。”

    “源一大人,绪方君,你们两个可以跟我好好解释一下你们昨天晚上都干什么去了吗?”

    在间宫的话音落下,绪方和源一的脸上双双浮现出一抹带着浓郁的无奈之色的笑。

    ——果然是被间宫给发现了啊……

    刚刚在见到间宫让他和源一一起出来时,绪方就隐约猜到——应该是间宫发现了他和源一于昨夜偷偷溜到外面去了。

    “间宫。”绪方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昨天晚上差不多是在同一时间和你一同被源一大人给吵醒的。”

    间宫娓娓道来着。

    “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后,就看到源一大人提着他的剑站在窗边,一副想要溜出去的样子。”

    “我本也想起身询问源一大人打算干什么,你就先我一步起身,然后跟着源一大人出了房间。”

    “我本以为你能说服源一大人压下心头的那些奇怪的心思。所以就继续装睡。”

    “可没成想在我装睡时,就听到你和源一大人两人一起跳窗户的声音了。”

    间宫越说,绪方的头就埋得越低,脸上的心虚之色也随之变得越发明显。

    “那个……”脸上带着尴尬之色的源一挠了挠头发,“间宫,你应该没有把我和绪方君外出的事告诉小琳还有其他人吧?”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间宫答道,“但他们之后知不知道……这就得视您和绪方君昨夜到底去做了什么而决定了。”

    听懂了间宫的潜台词的绪方和源一,极有默契地同时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后,一五一十地将他们昨夜所干的事、昨夜所创下的战果告知给了间宫。

    ……

    ……

    间宫认真地听完绪方和源一对他们昨夜所行之事的讲解后,正色道:

    “也就是说——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是跑去猎杀源一大人您的那些仇家了吗……”

    说到这,间宫抽了抽嘴角,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源一大人……您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做起事来这么乱来……正常人在得知附近有很多自家仇人的情况下,应该是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们、只会避其锋芒的吧……”

    对于源一这种主动去招惹自家仇人的行为,间宫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惊讶,而只是发出一声轻叹。

    间宫这淡定过头的模样,让绪方十分怀疑源一以前是不是做过更加乱来的事情,所以间宫才被磨练成现在这副对源一的各种所作所为不慌不忙的强悍适应力……

    对于间宫刚才的这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源一仅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在笑了笑后,说道:

    “总之,间宫,具体情况就是这样。”

    “我和绪方君外出也不是为了玩乐,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我和绪方君算是在减少不知火里的潜在盟友。”

    “所以——间宫,你就当作不知道我和绪方君有偷偷溜出去吧。”

    “……我知道了。”犹豫之色和坚决之色在间宫的脸上来回拉锯了不知几个回合后,坚决之色才终于战胜了犹豫之色,“我会保密的……希望你们2个日后千万不要在猎杀源一大人的那些仇家时,惹出什么事端来……”

    见间宫竟然这么快就同意保密,绪方的眼瞳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惊讶之色。

    “间宫,没想到你这么爽快地就同意要保密了啊……”绪方忍不住发出这通呢喃。

    “因为过往的经验告诉我——源一大人根本就不可能劝得动。”间宫一边说着,一边朝源一投去一道带着几分幽怨之色的目光,“即使我向主公他们告密,源一大人肯定也会固执地继续外出。”

    听到间宫的这番如同埋怨一般的话语,源一发出几声尴尬的干笑。

    然后对间宫刚才所说的话不置可否。

    间宫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叹后,接着说道:

    “总之——我知道不可能劝动源一大人,所以我也不拦你们,也替你们保密。”

    “但你们可不要节外生枝、搞出什么麻烦事来……”

    说到这,间宫再次发出一声长叹。

    “老实说,在见到源一大人您这个惹事精和绪方君这个曾攻破过二条城的人结伴时,我相当地不安啊……”

    这次轮到绪方发出尴尬的干笑。

    ……

    ……

    夜幕降临。

    在太阳沉入地平线、天空开始由白转黑后,绪方便准时出现在了吉原内。

    在吉原“上班”的绪方,现在还有着“充当他们与长谷川的线人”的这一重责在身,所以现在更是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抵达吉原,开始“上班”。

    刚来到吉原的大门前,在吉原站岗的其中几名会所官差便用恭敬的口吻向绪方问好。

    来到会所门口前后,在会所门口站岗的其中几名官差又对着绪方鞠躬问好。

    对于这些人的恭敬问好声,绪方只能一面露出无奈的微笑,一面一一应和着。

    前阵子的“以一己之力击退火付盗贼改官差”的壮举,让绪方名声大噪,不少会所的官差因此主动去认识绪方,并一改之前对绪方的态度。

    在出了“火付盗贼改官差抢功”这一事件之前,不少会所的官差都是用“前辈对后辈”的口吻来跟绪方讲话。

    在绪方创下击退火付盗贼改官差的壮举后,不少官差瞬间改了自己跟绪方讲话时所用的语气和口吻。

    改为平辈、甚至是晚辈的说话方式,并用上巨多的敬语。

    不知是不是绪方的错觉,他总觉得刚才这些向他问好的官差,他们的态度似乎比之前还要恭敬一些……

    绪方进入会所,准备报到时,突然被被一名身材高大的会所官差给拦住了去路。

    “真岛君。”这名拦住绪方去路的官差恭声道,“终于找到您了。请您立刻前往土之间,庆卫门先生他似乎要跟你们宣布什么事情。”

    “土之间?好,我知道了。”

    绪方循着记忆,快步走到了大门敞开着的土之间。

    穿过敞开着的大门,绪方赫然发现——土之间的榻榻米上此时黑压压地挤着十数号人。

    而这十数号人中还有一名绪方的熟人——瓜生。

    见绪方来了,包括瓜生在内的房间内的许多人连忙朝绪方热情地打着招呼。

    房间内除了瓜生之外,绪方再不认识其余的人。

    见瓜生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后,绪方便顺理成章地坐到了这唯一一名认识的人地身旁。

    在瓜生的身旁坐定后,绪方便与瓜生进行了几番简单的寒暄。

    待寒暄过后,瓜生便笑嘻嘻地朝绪方说道:

    “真岛君,你在进入吉原后,有没有发现会所内的不少人对你的态度更加恭敬了?”

    听到瓜生的这句话,绪方先是稍稍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有。我非常明显地感受到很多人的态度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想知道原因吗?”

    绪方再次点了点头。

    “这都得从你得了‘御前试合’的文试头名开始说起啊。”

    ……

    ……

    瓜生简单地跟绪方讲明了前因后果。

    在听完瓜生的解释后,绪方直接满脸黑线。

    原来——在昨夜文试放榜后没多久,四郎兵卫会所的几乎所有人便都知道了他们会所的真岛吾郎夺得了文试的头名。

    前有“单枪匹马击退火付盗贼改官差”,后有“夺得‘御前试合’文试头名”——绪方接连创下两大壮举,让他自个在吉原的声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然后随之而来的,也是各种各样的对绪方身份的猜测。

    普通的浪人根本不可能这样文武双全——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所以各种关于绪方身份的讨论便出来了。

    有人觉得绪方之前应该是什么很厉害的武士家族的后代,只不过因一些变故而被迫成了浪人。

    有人觉得绪方是“假浪人”,是跑来体验底层人民的生活的。

    有人觉得绪方也许只是来磨砺自己的……

    总之什么传言都有。

    大家唯有在讨论这些子虚乌有、和八卦相关的传言时才最有活力与精气神。

    不论是哪种传闻,都有着一个共同点——他们都觉得绪方是某个很厉害的武士家族的后代,自幼经受良好教育,否则不可能像这样文武双全。

    静静地听完瓜生的解释后,绪方满脸黑线。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怪不得那么多人对待我的态度变得更恭敬了……”

    绪方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何那么多人的态度发生了新的变化——原来他们都觉得绪方是什么高级武士家族的后代,因一些原因才到吉原这儿来,所以才对绪方更加地恭敬。

    “……其实……我也很好奇。”刚才一直一副笑嘻嘻模样的瓜生,此时面露严肃,“绪方君,你到底是不是什么武士家族的后人啊?”

    见瓜生也怀疑自己是什么高级武士之后,绪方忍不住露出苦笑。

    就在绪方刚想跟瓜生解释时,一道熟悉的身影钻入这座房间中。

    “大家都安静!”

    钻入房间、并这般大声高喊的人,是庆卫门。

    见庆卫门来了,且似乎要马上跟他们说一些重要的事,绪方便只能先闭上嘴巴,望向身前的庆卫门。

    “我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吧。”

    庆卫门清了清嗓子后,继续朗声道:

    “有一个紧急任务。”

    “之所以召集在场的各位,便是为了完成这一任务。”

    “任务内容也很简单:需要在场的各位去支援一下‘杨梅屋’。”

    “支援‘杨梅屋’?”瓜生率先提出疑虑,“‘杨梅屋’怎么了吗?”

    “就在刚才,‘杨梅屋’的管事人向我们求助了。”庆卫门苦着脸,“今夜有许多凶神恶煞的武士到‘杨梅屋’那里喝酒。”

    “那些武士中似乎有很多是没能通过文试,而前来解闷的人。一个个都臭着张脸。”

    “据说还来了不少的旗本武士。真是吓死人了。”

    “因为见这些武士的数量太多,而且一个个看上去都不是善茬的缘故,‘杨梅屋’的管事人担心这些人喝多了会闹事,所以便向我们四郎兵卫会所求援,希望我们派一部分官差去担任他们的临时护卫。”

    “……原来是这样。”瓜生苦笑了下,“怪不得聚在这里的,都是我们四郎兵卫会所中那些有好身手的人……”

    “连我也要去‘杨梅屋’啊。”庆卫门脸上的苦涩转化为无奈,“总之——现在都随我一起前往‘杨梅屋’吧。”

    “啊,对了对了,差点忘记和你们说了。”

    庆卫门拍了拍脑袋。

    “我刚才也说了,现在似乎有一批旗本武士正在杨梅屋那。”

    “所以你们待会记得注意一些。除非他们闹事,否则离那些有权有势的旗本们远一点。”

    ……

    ……

    在绪方仍在听庆卫门讲解今夜的这突发任务时——

    随着夜色的逐渐加深,在吉原大门下人来人往的人群不断增多。

    在这片车水马龙之中,两名戴着斗笠的武士,一前一后地缓步走在进入吉原的路上。

    因为这2人所戴的斗笠的笠沿很宽,所以只要稍稍低下头,这宽大的斗笠便能遮蔽住这2人的面容。

    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这2名戴着斗笠的武士显得非常地不起眼。

    以前,武士们为了顾及颜面,在出入像吉原这样的风月场所时,往往会戴着顶宽幅斗笠来遮掩面容。

    为的便是不让相识的人看到自己竟然到这种风月场所玩乐。

    瞅见这一商机的商家,便在吉原大门外建有一座专门卖斗笠的店铺,名为“编笠茶屋”,专门为那些想到吉原玩乐,但却忘记带斗笠的人们服务。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还会为了遮羞而戴斗笠的武士们也渐渐放飞了自我。

    开始不再觉得前往吉原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开始大大方方、大摇大摆地出入吉原,不再戴什么可以遮蔽面容的东西。

    因为武士们的放飞自我,截止到目前的宽政年间,那原本建在吉原大门外、专门卖斗笠的“编笠茶屋”也因失去客源而消亡了。

    外人瞅见这2名戴着斗笠、缓步朝吉原走去的武士,只会以为这2人是还不太敢彻底放飞、还会顾及脸面的那种人。

    可谁知——这2名头戴斗笠的武士并没有前往任何一座游女屋。

    在刚穿过吉原的大门后,便不带丝毫犹豫地向右一拐,直奔右手边的四郎兵卫会所。

    会所门前的守卫刚将手中的长木棍一横,拦下这二人,这二人中的为首之人便一边向身前的这数名门卫展示某样东西,一边轻声道:

    “我们有事要找四郎兵卫。”

    声音很年轻。

    话语很简短。

    但语气中却充满着不容置疑和反驳的强硬之色。

    这名年轻的神秘人向门卫们展示的是一柄扇子。

    扇子的柄部绘有着一个家纹——三叶葵纹。

    望着扇柄的三叶葵纹,这几名门卫的瞳孔纷纷微微一缩。

    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三叶葵纹是幕府将军德川家的家纹。

    持有这家纹的人,便说明是德川家的人。

    这几名门卫怎么说也是在吉原的四郎兵卫工作的人,多多少少也见过一些市面,因此他们都能看出——这2人所穿的衣服都不是什么便宜货。

    敏锐地察觉到这2人说不定来头不小后,门卫们连忙将长木棍收起。

    分出2人——其中一人带这2个神秘客人去待客间,另外一人则去通知四郎兵卫,其余人则继续坚守岗位。

    被带到待客间的这2名神秘人,一边喝着刚端上来敬客的茶水,一边默默等待着四郎兵卫的到来。

    四郎兵卫没有让这2个神秘人等太久。

    收听到“有2个手持三叶葵纹的神秘客人来访”的这一重要后,四郎兵卫便暂时抛下了手头上的所有事务,匆匆赶往了这2个神秘人所在的待客间。

    在这2个神秘人的身前坐定后,四郎兵卫便微皱着眉头,反问道:

    “请问——二位阁下是?”

    这2个神秘人仍旧戴着那顶宽沿斗笠并低着头,因此四郎兵卫根本没法看清这2人的样貌。

    “是我,四郎兵卫。好久不见了。”

    坐在四郎兵卫左对面的神秘人一边这么说道,一边抬起手,缓缓去解头上的斗笠。

    这名神秘人还没来得及将他头上的斗笠除下,四郎兵卫便因震惊而瞪圆了双眼。

    他认得这声音。

    吓得差点瘫倒在地的四郎兵卫,失声尖叫道:

    “老……”

    然而四郎兵卫的这声尖叫还未来得及说出,便被那名正脱着斗笠的神秘人抢先一步打断了话头。

    “冷静些,四郎兵卫。我这次是微服出行。”

    被这神秘人打断话头,并得到了他的提醒后,四郎兵卫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缓缓地将身子重新坐正。

    “老中大人,您怎么会来这?”

    这一次,四郎兵卫的声音要小上许多。

    同时语气也要谦卑、恭敬地多。

    在四郎兵卫的话音刚落下,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解斗笠、打断四郎兵卫话头的神秘人终于解下了头上的斗笠。

    然后露出了幕府所有高官都认识的脸。

    老中——松平定信的脸。

    望着身前的松平定信,四郎兵卫的额头不受控制地冒出了更多的冷汗。

    “不用紧张,四郎兵卫。”松平定信微微一笑,“我是为了一些……更轻松些的事情而来到吉原的。”

    

  http://www.biqunai.com/101/101810/27923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