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98章 一刀斋、剑圣二人组【爆更7000字】

第398章 一刀斋、剑圣二人组【爆更7000字】

    明明露出的是如此灿烂的笑容,但讲出来的却是和源一现在的表情完全搭不上边的东西……

    “……源一大人,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源一晃了晃他手中的那件天狗面具,“为了避免被无关的路人看到我的脸,我还特地让岛田帮我买来了这张天狗面具呢。”

    “……怪不得你突然让岛田替你买来这么多玩具,原来是想以其他玩具做掩护,购来这张面具吗……”

    说到这,绪方轻叹了口气。

    “源一大人,你的这去猎杀仇人的想法,应该没有征得木下小姐的同意吧?”

    “如果有征得小琳的同意的话,我就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地打算在大半夜翻窗了。”源一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小琳她有时候蛮啰嗦的,如果让小琳知道我竟然打算主动去迎击我的那些抽人们,肯定又要说教我半天。”

    “源一大人,我的想法和木下小姐一样哦。”绪方抓了抓脖子,“我觉得你还是再继续忍耐一下比较好。”

    “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击溃不知火里。”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绪方本想接着继续往下说,源一便竖起他的右手食指左右摇了摇。

    “绪方君,这你就不懂了吧?”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和不知火里有血海深仇。”

    源一抬起左手,在自己的左眼上竖向划了一下。

    “我年轻的时候,曾和现任的第17代炎魔经历过一场死斗,斩瞎了他的左眼。此乃私仇。”

    “10年前,风魔之里和不知火里撕破脸皮,风魔在快被炎魔他们围杀致死时,也是我亲自出面进行调停。”

    “导致不知火里错失剿杀孤身一人进攻他们根据地、给他们带来奇耻大辱的风魔的机会,此乃公仇。”

    “两仇相加,早就让炎魔那家伙恨我入骨。”

    绪方一边认真听着,一边时不时地点头。

    源一和不知火里的这2大仇恨,绪方都听说过。

    前者从《无我二刀流》这本秘籍中得知,后者则是在“二条城之战”结束,在风魔家中养伤时,从风魔的口中得知。

    “还不清楚炎魔他到底知不知道有很多我的仇人正在江户。”

    “就先假定炎魔他知道有很多我的仇人正在江户好了。”

    “绪方君,你想一想。”

    “你如果是恨木下源一入骨的炎魔,在得知现在有很多同样恨木下源一入骨的家伙在江户。你会作何打算?”

    听到这,绪方轻轻地挑了挑眉。

    尽管源一的话此时还没有说完,但绪方此时已经听明白了源一的意思。

    “你是不是会考虑着同这些同样恨木下源一入骨的家伙们合作?”源一咧开嘴笑了下,“就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击溃不知火里。”

    “对于要以击溃不知火里为最终目的的我们来说,我的这些说不定会和不知火里并肩作战的仇人们,就是潜在的敌人。”

    “所以趁着我们在对不知火里发动总攻之前,先将我们的这些前在敌人给干掉,你不觉得是明智之举吗?”

    默默听完源一的这番话后,绪方沉默了下来。

    绪方不得不承认——源一他说得很有道理。

    他那颗本不同意源一去无事生事的心,有明显的动摇了。

    就在绪方仍沉思时,源一将那件天狗面具重新戴回到脸上。

    “对了,绪方君,你干脆跟着我一起去迎击我的那些仇人吧。”

    “啊?”绪方的脸上浮现惊愕。

    源一的这邀约太突如其来,令绪方都不由得愣住了。

    “只有我一人的话,以一敌多,说不定会让一些人逃走。”

    “由你来做策应的话,能轻松许多。”

    “如何?要不要和我一起来啊?”

    对于源一抛来的这突如其来的邀约,绪方愣了一会。

    那颗已经有些动摇的心变得更加动摇了。

    陪着源一,肯定能捞到不少的经验值。

    经验值这玩意对绪方一直有很大的吸引力。

    而源一的话头仍未停下。

    “如果你跟我一起来的话,我还可以顺便教你一些挥剑上的技巧哦。”

    ……

    ……

    “呼……风真大啊……”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紧了上身的的羽织。

    如利刃般朝绪方刮来的晚风,无时无刻不提醒着绪方——现在正值昼夜温差很大的时节。

    为了对抗这阵阵夜风,绪方也是全副武装:袴、和服、羽织、布袜全都穿得整整齐齐。

    就在刚才,源一和绪方一前一后地从他们房间的窗户跳出。

    此时此刻,二人正站在一条前后左右都再无他人的街道上。

    现在换算成地球的时间单位,大概已临近晚上24点。

    这个时间点,除了吉原等极个别地区之外,江户的其余地方都已是一片漆黑,再无他人在街上晃悠。

    “走吧,绪方君。”

    因为戴着那张刚好能将整张脸盖住、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天狗面具的缘故,源一的声音有些沉闷。

    “先去给你买张能盖住你整张脸的面具吧,如果在收拾那些‘老鼠’时,让路人看见了你的脸,那就麻烦了。”

    相比起绪方,源一的打扮显地相当清凉。

    仍旧只身着那件薄薄的白色浴衣,双脚既不穿鞋也不着袜。

    望着源一这身清凉的打扮,绪方忍不住说道:

    “源一大人,你穿成这样,真的不要紧吗?小心感冒啊,最起码穿上一双鞋吧。”

    “哈哈哈哈。不用,不用。”源一豪爽地摆了摆手,“这点风,刚好够给我醒酒。”

    “我脚底的茧很厚,所以穿不穿鞋都无所谓。”

    ——那倒也是……

    绪方一边在心中这般说道,一边点了点头。

    就如源一刚刚所说的那样,他双脚脚底的茧很厚。

    厚到让绪方想起西方国家的那种靴子的靴底。

    厚到两只脚掌互拍在一起,能发出“嘭嘭嘭”的声响……

    见源一似乎真的是不怕冷,也不想要穿鞋,绪方便不再多废话,将话题切回到正事上。

    “源一大人,你打算怎么在有一百多万人口的江户里面找出那些‘老鼠’啊?”

    一直称呼“源一大人的仇人”或是“我的仇家”的,总归有些不方便。

    为了方便称呼,绪方二人给源一的这帮仇人们取了个绰号:老鼠。

    “我既然决定要挨个收拾这帮‘老鼠’,那我肯定也是知道去什么地方最容易碰见他们了。”

    源一咧嘴笑了下。

    “我们去吉原。”

    “吉原?”因为太过惊讶,绪方的声调不由自主地失控了起来。

    “绪方君,你忘了吗?现在可是有很多‘老鼠’出入吉原,打算在吉原寻找我的身影,或是收集我的情报啊。”

    “所以我们去吉原那里准没错!”

    听到源一的这一提醒,绪方想了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源一当时就是从他的老相识四郎兵卫那得知有很多“老鼠”以寻找木下源一为目的而出入吉原,然后由此得知有很多他的仇人云集江户。

    “我才刚从吉原那回来,结果又要回吉原那去了吗……”绪方忍不住露出苦笑。

    “走吧,绪方君。”

    不知是不是呼吸到了久违的外面的空气的缘故,源一的情绪似乎相当地亢奋。

    “也不知道离这里最近的有卖面具的店铺在哪里呢……早知道刚才在让岛田替我买来这天狗面具的时候,顺便问一下岛田哪里有卖面具了。”

    在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绪方决定对源一的外出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不。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句话来形容,稍微有些不准确。

    绪方都不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是直接做了源一的共犯了。

    绪方明白源一对他的这邀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拉绪方下水,让绪方跟他变成同一条绳上的蚂蚱,顺理成章地做到封口的目的。

    尽管已经知道源一邀请他,有很大一部分理由是为了拉他下水,但绪方还是决定跳进这个坑中。

    也算是出于好几方面的原因了。

    一方面是觉得源一这种干掉潜在敌人的主意非常合理且值得尝试。而且还能顺便捞一波经验值。

    另一方面,则是对源一的剑术指点很感兴趣,顺便亲眼瞧瞧被称为“剑圣”的源一,到底拥有着多强的剑术。

    虽然很早就认识源一了,但绪方从没亲眼看过源一亲自出手对敌。

    若说不对源一的实战能力、不对源一的指点感兴趣,那肯定是假的。

    因为这各方面的原因,绪方决定和源一一起猎杀“老鼠”,一起闹腾一番。

    二人也算是幸运,在这种深夜竟仍能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有卖面具的店铺。

    对于戴什么面具来掩藏身份,绪方都无所谓,所以只随意地买了件白狐面具。

    在购置完掩藏身份用的面具后,“天狗”与“白狐”便这么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偶然出现在街道上的路人,一边靠近着吉原……

    ……

    ……

    在绪方和源一刚顺着窗户溜到外面时——

    江户,绪方他们所栖身的旅店内——

    脸颊直冲冲地对着顶上的天花板、闭着双眼、一直发出悠长且规律的呼吸的间宫,在绪方和源一跳出房间后,便猛得睁开了眼睛,然后从被窝中坐起身来。

    绪方和源一刚才在跳窗离开时,还不忘记将窗户重新关上。

    从被窝中坐起身的间宫,一边露出怪异的表情,一边用疑惑中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轻声道:

    “他们两个在搞什么啊……”

    ……

    ……

    绪方和源一并没有进入吉原里面,而是潜伏在吉原的大门之外。

    绪方和源一就这么藏身在吉原大门外的某片茂密树丛中,监视着吉原这唯一的出入口。

    虽说现在时间已晚,但仍旧有不少的男女在大门两旁的袖门进出。

    望着不远处那才刚离开没多久便又回来了的吉原大门,绪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源一大人。”绪方轻声道,“虽说的确有很多‘老鼠’为了寻找你和你的情报而在吉原内外出入,但现在已经这么晚了,真的还能碰上‘老鼠’吗?”

    “而且你还记得有哪些人是‘老鼠’吗?”

    “老鼠”的数量和每日出入吉原的游客数量相比,那绝对是九牛一毛。

    要在吉原的大门外蹲到刚好进入或离开吉原的“老鼠”,那绝对是小概率事件。

    “虽说有些仇家的脸我已经忘了,但一些仇家的脸我还是记着的。”

    说罢,源一突然把右手猛得向前一伸。

    “啊哈,抓住了。”

    源一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展开来。

    一只已经被源一给捏死的蜜蜂静静地躺在源一的右手掌上。

    “刚好嘴巴有些馋了。”

    说罢,源一将掌中的蜜蜂丢入嘴中,大口咀嚼起来。

    望着源一这惊为天人的操作,绪方直接瞪圆了双眼。

    “源一大人,蜜蜂这种玩意,应该不能生吃吧?它的刺是不能乱碰的。”

    据绪方所知,蜜蜂的刺似乎是有毒的,只要被刺到就会感觉疼痛难忍。

    而源一竟然就这么将蜜蜂给塞进嘴里……

    “运气不佳呢,这蜜蜂没采到蜜,并不甜呢。”

    源一一面将蜜蜂的刺吐掉,一面继续用含糊不清的语调说道:

    “的确,蜜蜂的刺是不能乱碰的。”

    “我以前第一次吃蜜蜂时,也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但之后我的身体似乎也适应蜜蜂的毒素了,不论怎么吃蜜蜂都不会再有任何不适。”

    说到这,源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追忆之色。

    “拿蜜蜂当食物——这招还是风魔那家伙教我的呢。”

    “我们曾经因为一些意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然后风魔教会了我什么东西能直接生吃而不会死。”

    “那真是段可歌可泣的时光啊……”

    望着面带追忆之色的源一,绪方反问:

    “源一大人你和风魔大人的关系似乎非常好呢。”

    “甚至还不惜付出和不知火里结下死仇的代价,调停不知火里和风魔之里的斗争,保了风魔大人一条命。”

    “二条城之战”结束,绪方在风魔的家中养伤时,他就从风魔的口中听说过风魔孤身一人进攻不知火里的根据地,以及源一以一己之力调停两大忍者里的战争的这2则波澜壮阔的故事。

    “风魔他和我算是老交情了。”

    源一脸上的追忆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些。

    “绪方君,你或许不知道,在风魔他袭名为新一任风魔时,他的原用名是柑实。”

    “在他的名字还只是柑实时,我们就认识了。”

    “至于你刚才所说的‘不惜付出和不知火里结下死仇的代价’……”

    说到这,源一的眼中闪过几分意味深长之色。

    “和不知火里结仇,根本不算什么。”

    “我这一生所得罪过的比不知火里要强大得多的势力,可多得是啊。”

    “算了,不聊这些陈旧老事了,聊些有意思的事情吧。绪方君,你看那边。”

    源一朝不远处的吉原大门努了努嘴。

    以为是终于有“老鼠”出现的绪方,赶忙朝吉原的大门望去。

    结果只看到一名年纪大概在30岁左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妇女正抱着一个大布袋,顺着吉原大门右侧的袖门,快步离开吉原。

    “据我猜测,这女人的出身应该很不错。”

    源一侃侃而谈着。

    “虽然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但两只脚却很白皙、干净,只有那种家境良好的女人才会有这样的脚呢。”

    “……你叫我看那个女人,就只是为了说这些吗?”绪方的脸上浮现出了几条黑线。

    “这是我以前很爱玩的打发时间的小游戏呢。”源一道,“根据一个人的外貌、穿着来推测对方是什么家境、做什么工作的。”

    说罢,源一深呼吸了一口气。

    “在外头蹦跶果然是要比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在房间里喝闷酒要有趣啊。”

    绪方(盯……):“源一大人……容我确认一下,你之所以决定要逐个歼灭‘老鼠’们,是为了消减我们潜在的敌人,而不是为了将这些打扰到自己外出游玩的家伙们干掉……对吧?”

    “我当然是为了将我们的这些潜在的敌人都给干掉!”源一不假思索地用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这般说道。

    尽管源一嘴上这么说,但绪方仍旧用掺杂着几分狐疑之色在内的古怪目光死盯着源一……

    在绪方和源一谈话之际,又有一批人从吉原内走出。

    见又有人从吉原内出来了,绪方也顾不得继续用狐疑的目光打量源一了,跟着源一一起朝吉原的袖门看去。

    在视线投到这新的一批从吉原内走出来的人后,源一挑了挑眉。

    “绪方君,看来我们目前为止在这个地方的枯守,并没有白费时间啊。”

    ……

    ……

    宝吉现在很郁闷。

    他今夜又领着他的6名部下前往吉原,探听、收集木下源一的情报。

    然而不论他怎么探听,都没有木下源一的半点消息。

    虽然出入吉原的老头子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木下源一。

    今夜是那个“御前试合”文试放榜的时候。

    为了确定木下源一到底有没有来江户参加这个“御前试合”,宝吉刚才还特地去看了一眼文试通过者的榜单——然而并没有看见木下源一这个名字。

    没有看见木下源一的名字,那便只有这3种可能:源一没有来参加、源一化名参加、源一参加了但没有通过文试。

    今日已经是宝吉带着他的部下们南下江户的第16天了。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宝吉没有一日懈怠,每天都在为探听木下源一的情报而四处奔波。

    然而直到现在,仍旧没有收集到丁点和木下源一有关的消息……

    或许是对现在这种不知何时是头的日子不满了吧,刚从吉原内出来时,宝吉身后的一名部下便用疲惫的口吻说道:

    “宝吉大人……那个木下源一该不会根本就没有来江户吧?”

    听到部下的这个问题,宝吉也不禁沉默了下来。

    因为觉得“御前试合”这一活动极有可能将木下源一这极度痴迷剑术的人给引来,宝吉才率领着他目前仅有的这6名部下浩浩荡荡地开赴江户。

    这么多天过去了,都没收集到丁点和木下源一有关的情报,让宝吉也不禁在心里犯了嘀咕:木下源一该不会真的没有来江户吧?

    在沉默了一会后,宝吉沉声道:

    “再在江户这里待半个月吧。”

    “如果还是没有任何木下源一的消息,我们就回去。”

    对木下源一的仇恨,让宝吉在到彻底没有希望之前,都不愿离开江户。

    宝吉永远都忘不了8年前的那一夜——木下源一闯入他们的寨子,将宝吉几乎所有的部下都斩了个一干二净。

    幸亏有部下们的奋战,帮宝吉争取了逃跑的时间,宝吉才逃过了木下源一的屠刀。

    原本在秋田地区赫赫有名的山贼——宝吉一家,就因木下源一的缘故,被彻底毁灭了。

    这8年来,宝吉对源一的恨不仅没有消减还与日俱增。

    为了复仇,这8年的时间里,宝吉一面从四处收集着源一的情报,一面准备着能够打败源一的武器。

    现在是深夜,出了吉原后,宝吉等人所看到的人影数,到现在为止都不足五指之数。

    宝吉不再是以前那个威风八面的山贼头子,所以为了省钱,他和他的部下们所住的旅店是那种坐落在偏僻地区、较为便宜的旅店。

    现在这个时间点,连那种在白日里会非常热闹的大道都几无人影,那就更别说是偏僻的地带了。

    在宝吉等人拐上一条小道后,出现在宝吉等人眼前的景象,让宝吉和他的部下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在他们脚下的这条小道的尽头,伫立着两个人。

    两个打扮得非常诡异的人。

    其中一人身上的穿着还算正常,上身和下身的衣服都穿得规规矩矩。

    而另一人的穿着在这种晚风刮得呼呼作响的夜晚里,便有些不太正常了——仅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浴衣,连鞋子都没穿。

    虽说其中一人的穿着还算正常,但这二人在宝吉的眼中都是怪人——因为他们脸上都戴着一张面具。

    一人戴着天狗面具,另一人戴着白狐面具。

    “你们是谁?”宝吉沉声道。

    在这般沉声质问这2个怪人的同时,宝吉和他身后的那6名部下统统将手搭在了腰间的佩刀刀柄上。

    “嗯……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那个我几年前剿灭的那个山贼头目——宝吉吧?”

    “天狗”冷不丁地出声道。

    听着“天狗”的声音,宝吉的脸色瞬间一变,随后咬着牙关,咬牙切齿地嘶喊道:

    “木下源一!!”

    ……

    ……

    在指出刚刚走出吉原的那伙人就是“老鼠”后,源一一边带着绪方紧跟在这帮人的身后、寻找合适的伏击时机,一边跟绪方介绍这伙“老鼠”是谁——源一在大概8年前,于秋田地区剿灭的山贼残党。

    8年前,源一因为一些缘故,去了趟秋田,得知有伙名叫“宝吉一家”的山贼占据山头,为非作歹。

    因厌恶这帮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家伙,于是源一便亲自动身将他们给剿灭了。

    因为是8年前才发生的事情,所以源一还记得那个逃走的山贼头目的脸。

    在绪方和源一潇洒地登场后,宝吉立马展露出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

    “快!你们几个!”宝吉一边将背在身后的一件用厚步包着的玩意从背上解下,一边朝身后的6名部下喊道,“帮我挣取时间!”

    宝吉现在有很多疑惑。

    比如:木下源一竟真的在江户?他为什么会拦在我身前?他刚才一直有在跟踪监视我吗……

    虽然有数不清的疑问,但宝生现在都来不及逐一去问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将这个害他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混帐杀掉!

    宝吉身后的这6名部下,都是8年前侥幸逃过源一屠刀的幸存者。

    现在见仇人主动出现在了身前,这6人也都沉着脸、拔出腰间的佩刀,然后一边呼喝着,一边朝绪方和源一杀来。

    “绪方君,交给你了。”

    源一抬起手拍了拍绪方的肩膀。

    “哈?”绪方扭头看向源一,那双仅露在面具外的双眼闪出错愕之色,“就我一个人上吗?”

    绪方望向源一的目光,像是在跟源一说:你耍我啊?!说好的会教我一些挥剑上的技巧呢?全让我打,你教什么?!

    读懂了绪方的眼神意思的源一,再次拍了拍绪方的肩膀,然后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他们的头目就交给我对付。他的小弟就交给你了。顺便也让我亲眼看看你的实力如何吧。”

    那6人已经杀到跟前了,绪方也来不及再跟木下多做争辩。

    露在面具外的双眼紧盯只剩数步之遥的这6人,然后将左、右手都伸向腰间,将大释天和大自在拔出。

    自来到江户后,一直没什么机会使用无我二刀流。

    绪方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来重拾二刀流的手感。

    在这6人进到自己的攻击范围后,绪方便发挥出了他身高臂长、刀也长的优势,率先发动了进攻。

    仅2刀,便放倒离他最近的两人。

    而系统提示音也随之在绪方的脑海中不断奏起。

    *******

    *******

    关于风魔进攻不知火里的故事,以及源一调停两大忍者里战争的故事,大家可以看全订番外——《最后的风魔小太郎。》

    

  http://www.biqunai.com/101/101810/278775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