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97章 剑圣 ,今晚想刀谁?【5000字】

第397章 剑圣 ,今晚想刀谁?【5000字】

    江户,绪方等人所栖身的旅店——

    “源一大人,我把你名单上所写的东西都买来了。”

    岛田一边说着,一边将背在身后的一个大布袋放在正缩在房间的角落喝着酒的源一的身前,然后将这大布袋解开,露出里面的光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拨浪鼓、面具、陀螺、花牌……都是一些玩具。

    “哦哦!辛苦你了。岛田,你回来得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很多啊。”

    连忙将手中酒瓶放到一边的源一,一边向岛田道谢着,一边查看身前的这堆玩具。

    “幸好不远处就有一间专门卖这些玩具的店铺。”岛田苦笑道。

    源一和岛田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旁边的间宫。

    “源一大人,这是什么?”间宫微微皱起眉头。

    “没什么,只不过是最近一直窝在房间里,闲得无聊,所以让岛田帮我买一些能够解闷的玩具而已。”

    说罢,源一将岛田刚刚替他买来的这堆玩具中的其中一件——一件暗红色的天狗面具戴在了脸上。

    “如何?岛田,这面具适合我吗?”

    “嗯,很合适。”岛田点了点头,“这面具的大小,和源一大人你的脸刚好吻合呢。”

    岛田刚才的这句话并不是在恭维。

    这件天狗面具的大小的确是和源一的脸很相衬。

    “嗯,合适就好。”

    面露满意之色的源一点了点头,然后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随后继续把玩着每一件岛田刚才帮他买来的这堆玩具。

    ……

    ……

    见长谷川派人来了,绪方便让刚好就在他身边的瓜生替他站一下岗,他去跟他的这位朋友聊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对于绪方的这点小请求,瓜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十分痛快地点头同意了下来。

    绪方跟随在“讶岛”的身后,在吉原七转八拐,最后进入了吉原内一条偏僻无人的小巷。

    刚拐进这条小巷,绪方便看到在巷子的尽头处站着一人。

    一名头上戴着宽厚斗笠的人。

    此人把头微微低下,那顶宽厚的斗笠刚好能将他的整张脸挡住。所以绪方并没能看清他的脸。

    绪方刚疑惑此人是谁时,听到有脚步声传入这条小巷后,这名“斗笠男”便将脑袋微微抬起,向绪方展露出他那张刚才被斗笠掩藏着的脸。

    “长谷川先生?”绪方发出低低的惊呼。

    藏在斗笠下的脸,正是长谷川他那种已刻有着不少岁月痕迹的老脸。

    见绪方来了后,长谷川微微一笑,然后冲将绪方带到这儿来的“讶岛”摆了摆手。

    心领神会的“讶岛”立即冲长谷川行了一礼,然后快步退出了这条小巷,让出独处的空间给绪方与长谷川。

    在“讶岛”走后,长谷川环视了圈周围,确认左右只有坚实的土墙,前后没有其他人后,冲绪方微微一笑:

    “恭喜你了啊,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获得文试的头名。”

    “老实说,我刚才得知你竟是文试头名时,可是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啊。”

    “谢谢。”绪方苦笑道。

    现在距离文试放榜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因此绪方并不为长谷川已经知道文试头名是谁了而感到意外。

    “实不相瞒……我在得知我竟然得了文试的头名后,我也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从来都没想到我这种许久没有碰过四书五经的人竟然能得文试的头名。”

    绪方的话音刚落,长谷川便笑了笑:

    “竟然说自己是‘半吊子’,不需要那么谦虚哦。”

    见自己的实话实话又一次被人当成是在谦虚,绪方面露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好了,先不谈这文试的事了。”

    绪方换上偏严肃的面容。

    “来说些正事吧。”

    “长谷川先生你竟然会特意来吉原见我,难道是探听到了不知火里的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了吗?”

    绪方的话音刚落,长谷川便摇了摇头: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探听到什么和不知火里有关的情报。”

    “我之所以会来亲自来吉原,只不过是我刚才正好在这附近处理一些公务,刚刚得知文试头名是你后,决定亲自来给你报个喜而已。”

    “不过要说一点也没探听到和不知火里有关的情报,那倒也不是。”

    说到这,长谷川换上了较严肃的口吻。

    “那个极太郎也通过了文试。”

    “……意料之中呢。”绪方耸了耸肩,“不知火里既然会派他参加‘御前试合’,就代表着极太郎肯定是具备通过文试的能力的。”

    “我刚才有在榜单上看到‘极一郎’这个名字,这名字应该就是极太郎的化名了吧?”

    绪方的这句话虽然是用着疑问句的句式,但语气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牧村和浅井这段时间一直有潜伏在极太郎常去的四季屋中偷听极太郎与他人的对话。

    牧村他们偷听到——不论是那些“陪酒女孩”们,还是极太郎那个名叫惠太郎的跟班,都称呼极太郎为“极一郎”。

    所以刚才在榜单上没看到“极太郎”,只看到“极一郎”时,绪方就猜测这个“极一郎”应该便是极太郎。

    “嗯。”长谷川点了点头,“极一郎的确便是极太郎的化名。”

    “我们也是直到前些天才查到极太郎是化名参加‘御前试合’。”

    “我本希望这个极太郎会通过文试失败呢。只要他通过文试失败了。能省不少的事情。但现在看来,这种事情指望不上了。”

    “话又说回来了。”绪方道,“长谷川先生,你有派其他人参加‘御前试合’,对吧?你一共派出了多少人啊?他们都有顺利通过文试吗?”

    为了能成功阻挠极太郎夺得武试头名,长谷川使用了“人海战术”。

    据长谷川之前所说,除了绪方之外,他还打算让其余他能叫得动的人也参加“御前试合”,不过其具体人数是多少,绪方到现在也不知。

    听到绪方的这问题,长谷川苦笑了下,然后竖起了4根手指。

    “我本想骗……啊,不,劝我的一些身手还算不错的朋友也去参加‘御前试合’。”

    “但他们不是没时间,就是没那个兴趣,不论我怎么说的,都不愿参加‘御前试合’。”

    “所以到头来,除了你之外,我也只成功说服我火付盗贼改的4名高手参加‘御前试合’而已。”

    “幸好我的这4名部下都很听我的话,我跟他们说希望他们以‘御前试合’为跳板,精进自己的学识和剑术后,他们便都同意参加‘御前试合’了。”

    “而他们4个目前也都顺利地通过了文试。”

    “这么说,他们并不知道你让他们参加‘御前试合’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咯?”绪方问。

    “关于我让这么多人参加‘御前试合’的真相,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长谷川苦笑道,“既然随便糊弄一下他们,就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参加‘御前试合’,那就不需要再费那个力气去告诉他们真实原因了。”

    ……

    ……

    与此同时——

    江户,吉原,某座游女屋内。

    牧村和浅井今夜本有前往吉原,想一如往常地潜伏进四季屋中,偷听极太郎他的对话。

    可惜的是——牧村和浅井扑空了。

    极太郎虽然喜欢四季屋这座居酒屋,但他并不是每天都会去四季屋喝酒。

    基本上保持着7天去4、5次的频率。

    今夜牧村和浅井便非常遗憾地扑空了。

    极太郎今晚在进到吉原后,并没有去四季屋喝酒,而是直奔某座游女屋,直接开始今夜的欢愉。

    发现自己扑空后,牧村和浅井便只能先暂且回到他们所居住的旅店内了。

    至于极太郎——他在进了一间自己之前没有去过、点了一名自己以前从没点过的游女后,便一边搂着这名游女,一名小口喝着这名游女所斟的酒水,进行着之后欢愉的前期准备。

    “大人,我回来了。”

    就在极太郎喝酒喝得正开心时,房外突然响起了惠太郎的声音。

    “哦哦,是惠太郎啊。”喝得面色有些酡红的极太郎,大喊道,“进来吧!”

    极太郎的话音刚落,房门便被“呼”地一声打开,惠太郎快步走入房内,然后恭敬地跪坐在极太郎的身前。

    在刚才文试终于放榜后,极太郎便让他的跟班——惠太郎去帮他看看他有没有通过文试。

    现在惠太郎回来了,便代表着——惠太郎已经看完那份文试通过者的榜单了。

    “如何?”极太郎朝回来了的惠太郎问道,“我有通过文试吗?”

    极太郎的问话声刚落下,惠太郎便满脸笑意地说道:

    “大人,恭喜您,您通过文试了。”

    对于惠太郎所报上来的这好消息,极太郎并没有展露出什么太过激动的情绪,只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

    他这副淡定的模样,就像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会通过文试一样。

    极太郎的反应平淡,而坐在极太郎身旁的那名游女——她的反应就大多了。

    “哇!大人!恭喜您!”

    “没想到您竟然这么有学问!我刚才也有听朋友说过这‘御前试合’的文试哦!听说有蛮多人没能通过这场文试的!”

    这名游女不断地赞颂着极太郎。

    听着身旁的这名游女的赞颂,极太郎脸上的笑意稍稍扩散了些。

    “我通过文试是理所当然的。”

    “我每天可都是有好好地阅读这些汉学典籍的。”

    “区区文试可难不住我。”

    “大人,你每天都会读汉学典籍啊?”游女问。

    “嗯。”极太郎抿了口酒后,点了点头,“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蛮喜欢读书的哦。”

    说罢,极太郎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重重地拍回到身前的桌案上。

    “现在文试已经通过,就剩后面的武试了。”

    极太郎露出一抹狞笑。

    “和人拳脚相向,才是我真正最擅长的事情啊。”

    ……

    ……

    虽然长谷川的亲自到来,并没能给绪方带来什么非常有用的情报,但也不算毫无收获。

    最起码知道了极太郎通过了文试,以及极太郎以“极一郎”这一化名参加了“御前试合”。

    告别了长谷川后,绪方重返他今夜所负责的岗哨。

    回到岗哨后没多久,便到了绪方可以下班的时间。

    飒爽“下班”后,绪方便回到了他所居住的旅店。

    刚回到旅店,便遭到了以阿町为首的众人的热情接待。

    他们都已通过不同的渠道,得知绪方已经夺得了文试的头名。

    在绪方回来后,他们都用一种像在看珍稀动物般的目光看着绪方。

    这种目光,绪方今夜已经见过很多次了,所以也算是对其感到习惯了。

    因为自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的这个文试头名,所以在阿町等人冲他抛来“你原来还精通汉学啊?”等问题时,绪方只能说些类似于“只是我运气比较好”的语句来糊弄过去。

    当然——在接受大家的询问、贺喜的同时,绪方也没有忘记将他刚才从长谷川那探听到的新情报分享给众人。

    因为大家都在给绪方贺喜、庆祝,所以今夜闹到差不多都到晚上23点的时候,众人才各回各房,准备睡觉。

    唯有源一一人一如往常地缩在房间的角落处,在其他人都睡下后,仍旧默默独酌……

    ……

    ……

    绪方本睡觉睡得正香甜。

    但陡然之间,猛地听到身旁响起了一道细微的异响。

    以前四处流浪时所锻炼出来的能力——“即使睡着了也保持着高度敏锐”的能力在此时发挥了出来。

    尽管这道异响的音量很小,但绪方还是被其所惊醒然后迅速睁开双眼。

    在睁开眼的下一刹那,绪方便朝这道异响发出的方位看去。

    在将视线挪到声音的发源地的同时,绪方的手便下意识地摸向一直放在他身旁、与他形影不离的大弑天、大自在这2柄刀。

    视线和发出这道细微异响的物体相接触——然后绪方看到了源一。

    只身着一件白色浴衣的源一光着双脚,腰间插着他的胁差炎融,右手提着他的打刀阳神,光着双脚,微弓着腰,站在房间的窗户前。

    令人瞩目的是——源一的脸上此时戴着副面具。

    一副暗红色的天狗面具。

    源一的这副模样,让绪方想起了那种乔装打扮、蜷着身体、蹑手蹑脚地闯入他人的家中行窃的小偷。

    绪方刚才所听到的那些细微的异响,大概就是源一拿起他的佩刀的声音,以及走到窗户前的脚步声了。

    在绪方醒来并看向他的同时,源一也偏转着脑袋看向绪方。

    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碰后,源一将他面上的那副天狗面具摘下,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尴尬之色。

    绪方刚想说些什么,源一便竖起手指抵在唇前,示意绪方不要说话,然后再翘起拇指朝房门比了比。

    读懂了源一的手势意思的绪方将原本已经微微张开的双唇闭上,然后从被窝中爬出,跟着源一,与源一一前一后地步出了他们的房间。

    刚走出房间、踏上房外的走廊后,绪方一面将房门关闭,一面检查走廊的周围是否有其他的外人在。

    将房门关闭并确认了走廊的周围没有任何外人在后,绪方便立即微皱着眉头,面露疑惑地朝源一问道:

    “源一大人,您这是搞得哪一出?您拿着刀做什么?”

    听到绪方的这声追问,源一脸上的尴尬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些,抬起手抓了抓头发。

    “没想到还是将你给吵醒了啊……”

    “毕竟我们之间隔的距离很近啊。”绪方道,“我对脚步声很敏感的,我们共处一室,彼此之间相隔2步远不到,想让我听不到你的脚步声,可是很难的啊。”

    绪方对离他很近的脚步声非常敏感——这也算是以前的流浪生活所培养出来的一种近乎于本能一般的能力了。

    “好了,源一大人,快告诉我您到底在搞什么吧。”

    尽管二人现在都在室外,但为了不吵到房内的其他人,绪方和源一全都压低着嗓音。

    这段时间,源一都过着规律至极的生活——每天都像个废柴一样喝酒度日。

    几乎每天都要喝到绪方他们都睡着后,他才去睡。

    绪方也很佩服源一的酒量,从早到晚都在喝酒,却从来没有喝到酩酊大醉过。

    “……竟然被发现了,那也就没办法了呢。”源一耸了耸肩,“我打算出去活动活动身体。”

    “活动活动身体?你是想到外面散步吗?”

    “那倒不是。我虽然也挺喜欢散步的,但也不会像个傻瓜一样在大半夜去散步。”

    “我这些天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啊。”

    源一微微仰起头,做回忆状。

    “因为外面有很多我的仇敌在找我,所以我就一直窝在旅店里不出去——这种事情似乎并不合我的性格呢。”

    “……哈?”绪方头一歪。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绪方的心底里浮现……

    “人家只因‘木下源一可能在江户’,便不惜大老远地跑来江户找我,我如果不做点回应,总感觉有些不尊重人家了。”

    说到这,源一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所以我决定了。”

    “我要主动出击,将那些为取我性命而来的仇敌们一个个全宰了。”

    

  http://www.biqunai.com/101/101810/27863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