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96章 文试头名竟是我自己!【爆更8200字!】

第396章 文试头名竟是我自己!【爆更8200字!】

    3天后——

    江户,吉原。

    “真岛君,快到文试放榜的时间点了呢。”瓜生朝站在她身旁的绪方说道。

    “嗯。”绪方抬头看了看头顶月亮的位置,点了点头,“的确是快到时间了。我也差不多要动身去看看我有没有通过文试了。”

    参加“御前试合”的文试——这已经是3天前的时间了。

    早在文试开始之前,官府便有宣布:文试的结果将在文试结束的3天后的幕九时(晚上20点)放出。

    届时,通过文试的人员名单将会张贴在一张大木板上。

    名单上除了会列出通过者的名字之外,也会列出这场文试中获得前10甲的人员的名字。

    而放榜的地点恰好离吉原非常近,就位于日本堤上。

    官府大概是考虑到等放榜时肯定会有大量人来看自己是否有顺利通过文试或是直接来凑热闹,为了避免拥挤,才将放榜地点设置在较为空旷日本堤上。

    今日一早,官府的人已经在吉原的不远处的空地上立好了一座很大的木牌。

    快到放榜的时间了。已经有不少“御前试合”的参加者,或是干脆只是想来凑热闹的人聚集在那块大木牌前。

    他们都已经在那等待着那份写有通过者的名字以及前10甲人员的名字的名单贴出。

    绪方已经事先找过四郎兵卫,向四郎兵卫请假——请求四郎兵卫待会容许他暂时离开吉原,去放榜地点看看榜上有没有他的名字。

    对于此前为吉原立过大功的绪方的这点小小请求,四郎兵卫自然是极其爽快地同意了。

    因为放榜地点离吉原比较近,所以绪方仍不急着动身出发,仍旧执行着他今夜的任务:在仲之町的前半段站岗。

    瓜生刚刚一如往常地率领着几名同僚绕着吉原进行巡逻。

    回到仲之町的前半段后,便瞧见了仍未动身出发的绪方,所以前来和绪方搭话、闲聊,顺便也放松一下已经绕着吉原巡逻了好几圈而有些发酸的双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都去看榜或是凑热闹的缘故,感觉今夜来吉原的人少了好多啊。”瓜生苦笑道。

    “这不是正好吗?”绪方耸了耸肩,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来吉原的人少一些,我们巡逻、站岗的压力也会跟着少一点。”

    说罢,绪方再次抬头瞧了一眼头顶的月亮。

    “……应该到时间了,瓜生,那我先走了。我去去就回。”

    “嗯。”瓜生用力地点了点头,“那就待会再见了,我也差不多要继续在吉原巡逻了。不用紧张!我觉得你一定是可以通过文试的!”

    “我没有紧张……”绪方苦笑着冲瓜生摆了摆手,告别了瓜生,然后大步朝吉原外走去。

    随着对吉原的逐渐远离,绪方便感觉自己的心跳有因些许的紧张而加快了些。

    绪方刚才对瓜生所说的“他并没有紧张”其实是谎言。

    虽说挺有把握顺利通过文试的,但绪方还是有着些许的紧张的。

    忧虑着“万一自己没有通过文试怎么办?”

    如果没有通过文试,不仅会丢了面子,对长谷川那边也不太好交代了……

    揣着些许的忧虑之情,绪方终于抵达了放榜地点。

    在视野的尽头,立着一块由3块立牌拼成的大立牌。

    而这张大立牌上此时张贴着数张大纸。

    因为隔的距离有些远,所以绪方根本看不清这张大纸上都写了些什么,只看到密密麻麻的黑点。

    或许是因为绪方来得还算早的缘故吧,所以此时聚在榜前的人还不算多。

    瞄准了人群中最“薄弱”的那块地点,绪方冲其径直走去。

    在靠近聚在榜前的人群后,绪方也渐渐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话声。

    “好!有我的名字!”

    “吁……太好了……”

    “幸好我一直没有忘记学习汉学。”

    有庆幸自己通过文试的人,那自然也有因没在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而发出悲鸣或怒吼的人。

    “喂!为什么上面没有我的名字啊!”

    “给我个解释!为什么我没看到我的名字!”

    在立牌的周围,站着近20名全副武装的官差。

    刺又、十手、照明用的灯笼一应俱全。

    这些官差除了保护这块张贴文试通过者名单的立牌不被破坏,也顺便负责处理这帮因没在榜上看到自己的姓名而闹事的家伙。

    来询问“为什么榜上没有我的名字”时,便统一回答“这名单是评卷人评定”的。

    如果有人因此不服而有闹事的倾向的话,就用客气的语调“提醒”他们不要闹事。

    在听到官差的“提醒”后,基本所有情绪激动的人都会冷静下来。

    毕竟也就只有那极个别人会有那个胆量和能力在这座幕府的统治中心招惹官差而已。

    而人群中除了庆幸自己通过文试的欢呼声,以及为自己的姓名没能出现在榜上而感到不满和愤怒的咆哮声之外,也有别的声音。

    “喂,那个文试头名是谁啊?你听说过吗?”

    “没听说过。”

    “是外乡人吗?我住江户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如果是外乡的浪人的话,那乐子就大了,我听说有不少旗本、御家人都参加了此次的‘御前试合’。身为堂堂旗本、御家人,竟然连外乡浪人都比不过,嘻嘻。”

    “真羡慕啊,拿到头名的那家伙有100两金可以拿。这么大一笔钱,都够我过上好几年不愁吃穿的生活了。”

    ……

    有为数不少的人在那讨论着文试的头名。

    在凑近到眼睛可以看清榜上的字样的距离后,绪方便停下了脚步。

    绪方这远在平均值之上的身高在此刻再次派上了用场。

    连踮脚尖都不需要,只需正常地抬头视物便可。

    因为刚才听到有不少人在讨论文试头名,绪方也不禁对这神秘的文试头名产生了几分好奇。

    由数张大白纸拼接而成的这份名单,在最左边列着10个名字。

    这10个名字的最左边,从上到下依次标着一到十这10个数字。

    而这10个名字的右边则列着密密麻麻的数百个名字。

    即使不同他人介绍,绪方也能一眼看出——列在榜上最左边的10个名字,是此次文试的前10名。

    列在这10个名字右边的其余数百个名字,便是除了前10名之外的其余通过文试、可以进行下面的武试的人。

    从这数百个名字中找出“真岛吾郎”这个名字不知要花去多少时间,所以绪方打算先瞧瞧被大家热议的这个文试头名是谁。

    绪方缓缓将他的视线移动到了位于榜上最左边的前10甲名单。

    随后……

    绪方的表情直接僵住了。

    因为在将视线挪转到前10甲的名单上后,绪方赫然看到“一”这个数字的旁边,写着一个对这段时间的绪方来说,熟得都不能再熟的名字。

    真岛吾郎。

    代表着文试头名的“一”这个数字的旁边,所标明的名字是“真岛吾郎”。

    ……

    ……

    3天前,正式开始文试时,泷川虽一度因为考卷上多出了一道奇怪的题目而慌乱了一下,但在恢复平静后,泷川便像是有如神助一般,写出了一篇自己平生以来最满意的文章。

    在文试结束后,泷川便急不可耐地将他当时所写的文章默写下来,然后交给平日关系不错,而且颇有才学的友人传阅。

    每一个看了泷川的文章的人,都忍不住发出惊叹、赞赏。

    除了交给友人们传阅之外,泷川还特地拿给他的师傅——相生春水观看。

    相生春水作为在江户赫赫有名的汉学大家,他今年已经58岁。

    因年岁已高、精力不济,前段时间还生了场大病,导致他这段时间都静养在家。

    潜心修习汉学的同时,也调养着大病初愈的身体。

    为了能获得相生春水的评价,泷川特地赶赴相生春水所居住的宅邸,亲自将他的文章递到了相生春水的眼前。

    对于自己徒弟所提出的这小小请求,相生春水爽快应允。

    在认真读了后,相生春水对泷川的这文章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甚至直接表示“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徒弟之一”。

    得到了师傅的高评价后,泷川对文试头名更是势在必得。

    在文试放榜的今夜,泷川和他的那些同样立志于要在“御前试合”中大展身手的友人们聚在一座高档茶屋中。

    他们之所以都聚在这座高档茶屋中开着宴会,而不去观看榜上是否有他们的名字,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都是旗本子弟,不屑于去做“亲自去观看榜上是否有他们姓名”这种事情。

    另一方面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们都坚信以他们的水准,定能轻松通过文试。

    泷川刚才已经派出了他的一名家仆去看榜。

    泷川派出的这名家仆不仅聪明伶俐、记忆力惊人,脚程还很快,所以派他去看榜最合适不过。

    就以时间来算,泷川的这名负责去看榜的家仆应该也快回来了。

    泷川便和他的这些友人们一边饮宴,一边等候着他的这名前去看榜的家仆归来。

    宴席上,泷川的这些友人不断向泷川贺喜着。

    在场的这些人都看过泷川的那篇文章,都对泷川的文章赞不绝口。

    所有人都认为就以泷川那文章的水平,即使不能夺得文试的头名,进到文试的前10甲也肯定是毫无压力的。

    对于友人们的贺喜,泷川虽然表面不露声色,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淡定模样,但其内心却是十分得意,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为了保持风度,才一直装作一副淡定、对这些功名利禄似乎毫不在意的模样。

    “泷川,恭喜你了啊。你即使不是文试头名,也肯定是文试前10甲了。”坐在泷川身旁的青年,一边亲自给泷川斟酒,一边由衷地向泷川贺喜着。

    “哈哈哈。”泷川用熟络的口吻朝身旁的这名青年说道,“上坂,你不也是吗?凭你的能力,夺得文试前10甲,肯定也是轻轻松松的。”

    坐在泷川身旁的这名青年名为上坂聪。

    上坂算是在场所有人中,出身最好的那一个——出身自有5000石家禄的上坂家。

    论等级,比家禄只有3000石的泷川还要高上不少。

    泷川和上坂二人因性格相合、思想相似等缘故,是相当要好的朋友,算是无话不谈。

    当然,泷川交好上坂也带着些许的功利元素在里面——上坂的舅舅正是幕府现在的4名若年寄中的其中一位:吉本雀右卫门。

    交好上坂将能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这也是泷川与上坂交好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上坂给他斟了一杯酒后,泷川也礼貌性地给上坂回斟了一杯酒。

    “泷川。以后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记我们啊。”上坂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这般说道。

    “哈哈哈。”泷川笑了笑,然后也换上了半开玩笑的语气,“这句话我也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上坂,你日后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

    泷川的这句话逗笑了全场所有人。

    上坂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抿了一口泷川所斟的酒后,上坂长出了一口气:“泷川,你若是能凭借着此次的‘御前试合’,顺利入了老中大人的眼的话,那可能就真的是要飞黄腾达了。”

    “若是飞黄腾达了,给风铃太夫赎身,并且娶风铃太夫为妻便不是什么奢想了呢。”

    泷川对吉原的风铃太夫一见钟情——这在在场的众人之间,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向高傲的泷川之所以会到吉原那里教一帮游女读书写字,纯粹只是为了能够多看自己心仪的风铃太夫几眼而已。

    听到上坂的这句话,泷川微微一笑:

    “娶风铃太夫为妻这种事,太遥不可及啦,我想都不敢想啊。”

    虽然泷川表面这么说,同时也维持着一副淡定的模样,但实质上泷川的内心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

    上坂刚才的那句话提醒了泷川。

    让泷川醒悟了过来:他日后若是能获得松平定信的赏识、飞黄腾达了,不禁能获得名、权、利,获得名留青史的机会,同时还能获得拥风铃太夫入怀的机会。

    一想到这,泷川就忍不住开始幻想起日后青云直上后,与平常可望不可及的风铃太夫一亲芳泽的场景。

    在幻想着这些画面的同时,泷川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古怪的、难以用词汇来形容的笑容。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间外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在这串脚步声停在了房门前后,紧随在停下的脚步声后响起的,是一声大喊:

    “泷川大人!我回来了!”

    见是泷川的那名前去看榜的家仆回来了,在场的所有人纷纷抖擞了精神。

    泷川也不例外。

    连忙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后,泷川正了正身上的衣服,随后朗声道:

    “进来吧!”

    获得泷川的进入许可后,他的这名家仆迅速拉开了房门,然后快步走入室内。

    他的脸上流淌着不少的汗珠,还气喘吁吁的,一看便知是狂奔回来的。

    “怎么样?”在场的某人率先朝泷川的这名家仆问道,“文试的头名是谁?是泷川君吗?”

    见有人替他问了这个问题,泷川露出满意的笑。

    毕竟这种问题由他来问的,会显得他似乎很在意功名利禄,令他看起来非常没有风度。

    听到了这个问题,泷川的这名家仆面露难色。

    望着面色有异的这名仆人,泷川突然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文试的头名……不是泷川大人。”

    泷川的家仆在犹豫了好一会后,才咬着牙关,这般说道。

    家仆的话音刚落,泷川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

    不仅仅是泷川,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微微一变。

    “那泷川君排第几名?”上坂皱着眉头问道。

    上坂抛出的这个问题,再次让泷川的这名家仆面露难色。

    又犹豫了一会后,家仆再一次面露难色地说道:

    “前10甲……都没有泷川大人的名字……”

    这一刹那,泷川脸上的表情与脸色再一次变了。

    “那文试头名是谁?”上坂急声道。

    “是一个叫真岛吾郎的人……”

    家仆的话音刚落,泷川的脸上立即铺满震惊。

    眼中浮现出浓郁的愕然之色,随后脸就涨红起来,渐渐又变为煞白。

    脸上的肉在微微发抖,令他那原本十分英俊的五官扭曲了,看上去非常地难看和吓人。

    而这座房间的空气中此时也弥漫着越发浓郁的尴尬气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谁也不知现在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

    ……

    “喂,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那个真岛吾郎得了‘御前试合’文试的头名!”

    “真岛吾郎?哦哦!就是之前那个赶跑了闹事的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的那个人是吧?”

    “真的假的……那人原来不仅剑术这么厉害,连汉学都学得那么好的吗……”

    “那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跑到我们四郎兵卫会所这里来啊……就凭他的剑术和汉学功底,开个剑馆或是开个私塾就完全够养活自己了吧?”

    “人家说不定是嫌麻烦呢,开剑馆或开私塾哪有在四郎兵卫会所这里工作那么轻松?”

    “而且不要说得好像开剑馆或开私塾就一点有钱赚一样。私塾可能还好点,绝大部分开剑馆的人基本都是血本无归。这年头锐意进取、会努力练剑的人早就已经没多少了。”

    ……

    类似于此的对话,在四郎兵卫会所的诸位官差的口中不断出现着。

    因为文试放榜的地点距离吉原较近,因此“真岛吾郎”得到文试头名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四郎兵卫会所。

    绝大部分的会所官差都在讨论着这个前阵子才刚加入他们四郎兵卫会所、每隔几天就搞出来个大新闻的新人。

    一些认识绪方的人,直接前来寻找绪方,亲口向绪方贺喜着。

    比如瓜生。

    “真岛君!我刚才都听说了哦!你竟然拿下了文试的头名!”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精通汉学的人!”

    “真是的,你之前也谦虚过头了吧?一直在说自己只要能通过文试就行。”

    因情绪激动的缘故,瓜生的脸颊有些微微的泛红。

    绪方刚刚才回到吉原。

    在回到吉原后,绪方就回到了原先所负责的仲之町前半段的岗哨站岗。

    回来站岗后,就不断有像瓜生这样认识绪方的人来给绪方报喜。

    听着瓜生的报喜,绪方忍不住再次露出无奈的苦笑,

    “我之前并没有在谦虚啊……”

    绪方现在其实也仍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他之前跟其他人所说的那些话也并不是在谦虚。

    他是真心觉得只要能通过文试就好,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拿什么文试头名。

    所以他刚才在看到文试头名的那一栏上写着“真岛吾郎”这一名字时,绪方都傻眼了。

    一直到现在,都仍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漂浮着一样。

    绪方敢肯定那100道填空题他肯定没有全对,毕竟有不少题目他都不确定是否正确。

    在填空题肯定没有全对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拿头名,那只说明2件事。

    要么是其他人的水平太拉了,即使绪方没有将填空题做得全对,也仍旧拿了文试的头名。

    要么是最后的那一道“作文题”绪方答得实在太好了,直接让绪方弯道超车。

    但这又让绪方犯嘀咕了。

    他自我感觉自己的那篇“作文”并没有写得那么好,遣词用句都属于非常普通的那一类型,其内容也完全就只是随性发挥。

    绪方越是去想,便越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文试的头名……

    听到绪方的这番话,瓜生原以为绪方又是在谦虚,所以一边用双手叉着腰,一边用没好气的口吻说道:

    “真岛君,有时候太过谦虚反而不太好哦。”

    “官府的人不是傻子。”

    “不可能将文试的头名评错。”

    “既然你能拿文试头名,就说明你肯定是实至名归的。”

    “所以开心些,不要摆出一张古怪的脸。”

    瓜生抬起手拍了拍绪方的后腰。

    “文试头名有100两金的奖励呢,好好想想自己之后要怎么花这100两吧!”

    “……说得也是啊。”绪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鼻子缓缓吐出。

    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因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得文试的头名而紧绷着。

    “真是羡慕你啊,真岛君。”瓜生用开玩笑的语气接着说道,“100两金啊……直接变成有钱人了呢。”

    “100两金只能算是短时间之内不用再为吃穿发愁而已,离‘有钱人’这个词还远着呢。”绪方面露无奈之色地耸了耸肩,“100两金可能还不够某些人在吉原玩乐一夜。”

    绪方在吉原这里也算是工作了一小段时间了。

    尽管时间还不算很长,但也亲眼见证过2次这个时代的有钱人是怎么散财的。

    大概就是在5天前的夜晚吧,有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挺着他那大肚子,在一堆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走入吉原。

    据人介绍,这中年人似乎是名来自大坂的富商。

    那一夜,这富商在吉原一口气散了200两金的巨额财富……

    虽然江户时代的日本奉行“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但因为商品经济发展是时代大势,再加上政策有漏洞可钻等种种原因,导致商人势力做大。

    到了现在,甚至已经出现武士在某些地方需要仰商人鼻息的局面了。

    许多财政吃紧的小藩甚至还欠那些富商钱。

    “话是这么说来说,但100两金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小数目啦,如何?有想好之后要怎么花这100两金了吗?”

    “姑且是有一些简单的规划……”

    绪方的话音刚落,其身旁便突然响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真岛吾郎君,有人找你。”

    绪方循声望去。

    一名身披四郎兵卫会所的专用羽织的面生青年,带着一名同样面生的中年人朝绪方缓步走来。

    来到绪方的跟前后,这名中年人先是跟这名带他找到绪方的会所官差躬身道谢,然后回首朝绪方说道:

    “真岛!我终于找到你了!是我啊,那个几个月前陪你一起在京都那里流浪过一段时间的讶岛啊!”

    听到这名中年人的这句话,绪方挑了挑眉。

    这中年人刚才所说的这句话其实是一个暗号。

    绪方目前在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工作的理由和目的,和之前相比多了一个。

    那便是充当他们和长谷川之间的线人。

    因为不方便让长谷川知道他们目前所藏身的地点,因此让本就潜伏在吉原的绪方充当线人最为合适。

    一旦长谷川探听到了不知火里的什么新动向,就会让人来吉原找绪方,跟绪方进行联系。

    联系暗号便是这一句话:我就是几个月前陪你一起在京都那里流浪过一段时间的讶岛。

    说出这句暗号的人,便是长谷川派来的人。

    自和长谷川开始合作以来,这还是长谷川第一次派人来找绪方。

    下意识地以为可能是长谷川终于探听到了和不知火里有关的情报后,绪方立即开始了他的表演——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然后连忙说道:

    “是你啊,讶岛,好久没见了。”

    “讶岛”用力地点了点头:“我之前听闻你现在跑到四郎兵卫会所那里工作了,所以就连忙过来找你。真岛,有些私事要和你谈谈,方便跟我过来一下吗?”

    ……

    ……

    与此同时——

    绪方等人所居住的旅店内。

    源一没有再像以往那样,像个废柴一般窝在房间的角落喝酒。

    而是掏出了刀油,为他的佩刀进行着保养。

    在源一给他的佩刀上着刀油时,岛田跪坐在一旁,仔细地打量着被源一握持在手中的打刀。

    “不管看多少遍,都觉得源一大人您的佩刀真是不得了啊……”岛田咽了口唾沫。

    源一的打刀和胁差,其刀柄与刀鞘皆为暗红色。刀镡为最常见的圆形刀镡,不过上面刻有着不少繁复的花纹。

    不仅仅是刀镡,源一的这2柄佩刀的刀身也同样有着布满凌然气势的刃纹。

    哪怕是对刀剑一窍不通的人,也能看出源一的这2柄佩刀绝不是什么凡品。

    听到岛田的这句话,源一微微一笑:

    “那是当然,我的阳神与炎融可比现在市面上那些所谓的宝刀都要厉害得多啊。”

    打刀·阳神,胁差·炎融——这便是源一的这2柄佩刀的名字。

    源一的阳神与炎融,和绪方的大释天、大自在一样,其长度比一般的打刀、胁差都要长上一些。

    阳神的刃长为72cm。

    炎融的刃长为45cm。

    就长度而言,倒也和身高为168cm、高度与绪方一样高过这个时代的平均值的源一相衬。

    源一刚才喝了点酒,脸呈酡红色。

    然而即使是喝了点酒,源一给刀身抹刀油的手却仍旧很稳,连抖都没抖过一下。

    用利落的手法给刀身抹上薄薄的一层刀油后,源一一边望着“油光四射”的刀身,一边没来由地突然蹦出一句:

    “最近每天都喝酒度日,有些悠闲过头了,我想活动活动了呢。”

    “嗯?”岛田愣了一下。

    岛田只是去年才加入葫芦屋的新人,在葫芦屋所待的时间还不算长,尽管时间最短,但岛田也还是渐渐习惯了源一这种“冷不丁地就会突然蹦出句意义不明的话”的作风。

    所以在短暂地呆愣了一会后,岛田的脸色便恢复如常,反问道:

    “源一大人,您想外出散步吗?不行哦,主公有叮嘱过:现在不能让您随便外出,如果让源一大人您的仇人们发现您现在就在江户的话,那就麻烦了。”

    对于岛田的这句话,源一笑而不语,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不作回应,只继续将视线在阳神的刀身上来回扫动。

    打量够了手中的阳神后,源一再次抬起右手,给阳神的刀身上着刀油。

    在继续上油的同时,朝岛田说道:

    “岛田,待会可以出去帮我买点东西吗?”

    “东西?源一大人,您要买什么?”

    “没什么,就是每天都只能待在这里,实在是有些无聊,所以打算买点有意思的玩具来解闷。”

    “源一大人……”岛田苦笑道,“您早就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纪了吧?”

    “这你就错了,岛田。”源一耸了耸肩,“人不论长得多大,都是喜欢玩乐的,只不过所玩的玩具会不断变化而已。”

    “我这人比较纯粹,小时候爱玩的玩具现在也爱玩。”

    不想跟源一辩论什么歪理的岛田轻叹了口气。

    “也罢……源一大人您想玩玩具解闷的话,我买给您便是,那源一大人你要什么玩具呢?”

    “我待会会列个名单给您,你照着买就可以了。”

    *******

    *******

    本章提到了源一的身高,所以我在此将主角等人的身高,由高到低给大家列出来吧。

    牧村:186cm

    绪方:170cm

    源一:168cm

    间宫:165cm

    浅井:160cm

    岛田:157cm

    阿町:155cm

    木下琳:145cm(没错,琳其实和瓜生一样高)

    

  http://www.biqunai.com/101/101810/27843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