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95章 松平定信:这是谁的考卷?【6000字】

第395章 松平定信:这是谁的考卷?【6000字】

    每座隔间的大门都敞开着,方便在门外巡视的官差们观看房内的动静、景象,检查是否有人作弊。

    在连做了数个深吸,并在心底自言自语,给自己打气后,泷川那原本因突生意外而变得有些慌乱的心渐渐恢复了平静。

    情绪的重归平静,也让泷川的思维重新变得灵敏了起来。

    原先那如一块杂乱的毛线团的思绪,也逐一理清。

    在思绪理清后,在他的师傅——汉学大家相生春水那求学的经历化为了一段段影像逐一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而过。

    随后,泷川惊奇地发现——他师傅相生春水曾经重点讲解过“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句话。

    泷川记得那应该是1年前的事情了,相生春水在某节课上花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来跟包括泷川在内的诸位弟子讲解这句话。

    还举出了非常多的典故来帮大家理解这句话。

    他师傅相生春水最崇拜孔子,因此也最推崇集合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论语》。

    因为最推崇《论语》,所以相生春水对《论语》的研究最深。

    在讲解《论语》里面的内容时,相生春水也会格外用心些。

    而泷川也还记得相生春水当时所讲的近9成的内容。

    泷川不禁窃喜起来。

    庆幸着自己是相乐春水的弟子。

    庆幸着自己还记得相乐春水在讲解这句话时所说的主要内容。

    泷川一面细细回忆着相乐春水当时是如何讲解这句话的,一面组织着语言。

    在打完了腹稿后,泷川重新拿起笔,将笔尖蘸满了墨,弯下身,开始在试卷上一个字一个字地书写起来。

    握管下笔后,泷川只感到像是得了神鬼相助似的,文思泉涌。

    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连在走廊不断来回踱步、巡视的官差们的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泷川的全副身心,都放在了作答上。

    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后,泷川的身心从缓缓从考卷中脱离而出。

    迅速将手中的笔放下后,泷川立即急不可耐地细读着他刚才所写的文章。

    越读便越是感到惊奇。

    泷川觉得这是自己平生写过的最棒的文章。

    当真是理真法老、花团锦簇,读完一遍后,泷川甚至还忍不住产生了“这真的是我写的吗?”的错觉。

    来来回回地细读了好几遍后,泷川才心满意足地将手中的考卷放下。

    泷川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自信心都快从他的胸腔内满溢出来了。

    他的这篇文章,定能让评卷人交口称赞——泷川对此有十足的自信。

    泷川感觉自己看到他之后获得文试头名,然后顺利让老中松平定信知道他这号人物的景象了。

    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要顺利入了松平定信的眼后,泷川便忍不住想象着自己一旦获得了松平定信的赏识、在松平定信的提拔与培养下该怎么施展才干。

    泷川已经开始想象自己之后获得松平定信的赏识和提拔后,该怎么振兴幕府、治理这个国家了。

    他要先向松平定信提出他之前煞费苦心所制定出来的“大力振兴武家纲纪”、“不惜一切代价抓拿绪方一刀斋并将其斩首示众”等各项主张。

    通过“振兴武家纲纪”的方式,来一扫武士们生活糜烂、堕落的风气。

    泷川坚信着——只要沿用“大力振兴武家纲纪”、“严惩有违武士道的贼寇”的他的这套政治主张,不出数年,国家的局面将一口气扳正过来。

    因3年前的天明大饥馑而饱受疮痍的这个国家将在他的治理下重新振作,让幕府重拾家康公在世时的那份天下无双的强大。

    而自己也将作为像丹羽长秀、前田玄以那样的一代名臣而流芳百世,供后世的亿万人敬仰。

    泷川就这样沉浸在自己雄心勃勃的幻想中。

    因为太过沉浸于幻想中了,泷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怪恶心的微笑……

    ——快点到交卷的时候吧!

    泷川恨不得现在就交卷。

    对自己的这份答卷相当自信的泷川,感觉自己已经可以隐约看到评卷人在看到他的考卷后大吃一惊、然后匆忙去看这是谁的考卷的模样了。

    ……

    ……

    绪方提着笔头的墨水都快要干掉的笔,凝视着身前桌案上的考卷。

    1年前舍身刺杀松平源内的景象,以及3个月前孤身攻陷幕府的景象,在绪方的脑海中来回播放着。

    逼得绪方不得不反复重温自己目前以来所做过的这2件最疯狂的事。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句话也算是《论语》中最有名的一句话之一了。

    一直以来都有不同的解读。

    流传最广、受最多人接受的一种解读便是:并不是指明知道做不到而偏要去做,而是做事不问能不能,但求该不该,不论结果如何但求问心无愧。

    ——我、仓永家老、以及一郎他们当时决定刺杀松平源内的行径……应该也算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吧……

    绪方一面在心中发出这通简短的感慨,一面不自觉地在脸上展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绪方不是笨蛋。

    作为当事人的他,那时比谁都清楚刺杀松平源内有多艰难。

    刺杀失败了就是死。

    刺杀成功了也要背负上“弑主”的罪名,过上被幕府通缉、追杀的生活。

    不论是刺杀成功还是刺杀失败,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但在明知刺杀极其艰难,而且不论成败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情况下,绪方还是决定抛弃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对松平源内挥剑。

    绪方相信仓永家老、一郎他们当时肯定也是和他一样的心境: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仍旧一往无前。

    而绪方3个月前进攻二条城时的心情,也和1年前决定刺杀松平源内时的心境大同小异。

    明知此举等于是彻底地得罪幕府和不知火里,也还是义无反顾。

    绪方一边细细地回忆着自己当时下定决心刺杀松平源内和进攻二条城时的心境,一边提笔蘸好了墨水,在考卷上缓缓书写了起来……

    绪方将自己那时的心情、那时的决意,融入进了笔尖的墨水中,化为了一个个字词……

    ……

    ……

    在太阳升到最高点时,官府的人十分准时地敲响大锣,告知所有人:时间到。

    绪方也算是玩了一把极限操作——在用来告知众人时间到的大锣敲响时,绪方刚好写完了最后一个字。

    将考卷交给了进房收卷的官差手中后,绪方长出了一口气。

    “比想象中的还要累人呢……”

    然后苦笑着低声感慨道。

    许久没有像这样集中全副身心、俯身做卷子,都让绪方有些不太习惯了,答完卷后,只感觉有些头昏脑胀。

    揉捏了下因长时间的写字而有些酸麻的右手后,绪方拿回放置在身侧的刀,快步离开了所处的茶屋,回到了他和阿町、葫芦屋一行人栖身的旅馆内。

    刚回到旅店的房间内,绪方便立即被阿町等人包围,追问文试考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绪方答道,“绝大部分的题目都答得上来,只有少部分题目不知对错。”

    “比较难办的是这文试出现了些许的意外……”

    绪方将考卷上多出了一道题的这突发事件言简意赅地告知给了众人。

    在出了茶屋后,绪方有留意去听周围人的谈话声。

    因此绪方发现——所有的人都对考卷上多出了一道题而感到非常地吃惊。

    绝大部分人在出了茶屋后,都在那和友人讨论着为什么考卷上的题目数量和种类和之前官府所说的不一样,或是与友人分享着自己是怎么答那道“作文题”的。

    “那道题我基本是随性发挥啊。”盘膝坐在榻榻米上的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不知道我那样的回答算不算过关。也也不知那道题重不重要……”

    “如果只有答好那道题的人才能通过文试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嘛,有自信一点,绪方君。”一如既往地像个废柴一般坐在房间角落的源一一边喝着酒,一边发出“哧哧哧”的笑,“这种和写文章有关的题目,全看评卷人是否赞同你所写的东西而已。”

    “说不定评卷的家伙格外钟意你所写的回答,然后决定判你为文试头名呢。”

    “文试头名什么的,这种事我可不敢想。”绪方没好气地说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拿什么文试头名,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是‘顺利通过文试’而已。”

    “呵呵呵。”源一发出一通古怪的低笑声,“绪方君,你知道我活了这么多年,所悟出来的最深刻的道理是什么吗?”

    “那就是——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永远比说书人口中所说的那些故事还要夸张、还要不讲道理。”

    “所以你的文章刚好很合评卷人的胃口,然后评卷人决定判你为文试头名的这种事,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哦。”

    说罢,源一再次往口中灌了一大口酒,随后打了个大大的酒嗝。

    望着正悠闲自在地喝着酒的源一,绪方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

    ——话说回来……总感觉源一大人他自来到江户后,好像就什么事都没干过啊,每天就只窝在房间的角落里喝着酒……

    ……

    ……

    当天晚上——

    江户,松平定信的府邸,松平定信的房间——

    “老中大人,这是最后的考卷了。”

    松平定信的小姓——立花将一大摞考卷放置在了身前的榻榻米上。

    “嗯。”坐在立在身前不远处的松平定信轻轻地点了点头,“立花,辛苦你了。”

    松平定信与立花之间的榻榻米上,此时摆上了一摞摞的考卷。

    这些考卷,都是今日早上那些参加“御前试合”的参与者们的考卷。

    在考卷全部收拢上来后,松平定信便立即派人开始评卷。

    松平定信共派出了10人来批改这些卷子。

    而这10人所批改的范围仅限前面的那100道填空题,后面的那道“作文题”不归他们批改。

    因为这些“填空题”批改起来相当容易,而松平定信精心挑选上来的这10名改卷人又都是精通汉学的人。

    所以仅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这10名改卷人便将这堆考卷全数消化完毕。

    而这些已经被改完填空题的考卷,则都于今晚被统一送往松平定信的府邸。

    那10名改卷人之所以只评填空题,不评后面的那道“作文题”,便是因为——松平定信特地要求:考卷的这最后一道题要由他亲自来改。

    松平定信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将目光从身前的这一摞摞考卷上扫过一圈后,面露明显的失望之色,轻声道:

    “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少很多啊……”

    据官府统计,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总计只有538人。

    而今日早上到场进行文试的只有508人,有30人缺席。

    也就是说真正来参加“御前试合”的,其总数一共只有500人出头而已。

    比松平定信预期的要少上许多。

    之前听说有大量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涌入江户时,松平定信本还很兴奋,以为将会有许多人来参加这“御前试合”。

    可谁知——直到报名截止了,报名参加“御前试合”的总人数,也才寥寥500人出头而已……

    见松平定信的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后,立花赶忙出声解释道:

    “很多人之所以上江户,纯粹只是为了来看‘御前试合’的热闹而已,并不是为了来参加‘御前试合’。”

    “也有些人本来是想参加‘御前试合’,但却发现‘御前试合’除了比武之外,还要比文,所以也就放弃了。”

    “也有些人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而放弃参加‘御前试合’。”

    立花的话刚说完,松平定信便长出了一口气。

    “也罢,虽然数量比预期要少上许多,但也没到难以接受的程度。”

    “希望能顺利通过文试的人能更多一些吧。”

    说罢,松平定信将放置在一旁的桌案摆在了身前,然后将一早就准备好的笔、墨、砚铺在桌案上。

    单膝跪在松平定信身前的立花,望着正摆弄着桌案的松平定信,一边露出苦笑,一边轻声问道:

    “老中大人……您真的要将这些考卷逐一过目吗?”

    说罢,立花忍不住望了一眼身前的这一摞摞考卷。

    有508人参加“御前试合”,便代表着一共有508张考卷。

    松平定信打算亲自批改这508张考卷的最后一道题……立花光是想象一下这工作量,就感觉头皮发麻。

    直到立花所忧虑的事情是什么的松平定信微微一笑:

    “对于批示过无数政事的我来说,这只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而且我看字的速度很快。”

    “这点量我只需要一天多一天的时间就能全部看完并批改完。”

    说完这句话时,松平定信刚好摆置好了桌案以及桌案上的所有物件。

    “老中大人,您可能不知道,今天有许多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抱怨为什么文试考卷中的题目和官府之前所说的不一样哦。”立花此时接着一面摆出苦笑,一面说道。

    至于松平定信——他在听到立花的这番话后,轻笑了几声:

    “看来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没有一人知道在考卷的最后还有一道这样的题。”

    “……老中大人,我还是不明白。”

    立花的声音突然一下子低沉了许多。

    “您为什么要突然在考卷里面多加这一道题目?为什么要对其严格保密、不让众人在文试开始前知道有这样的题目,还要亲自批改这道题呢?”

    立花是松平定信的小姓。

    一般来说,所有人都只会选用自己的亲信来做自己的小姓。

    而松平定信也不例外,立花正是他的亲信之一。

    身为松平定信的亲信,立花自然是知道许多的内情。

    比如——文试的考卷一开始的确是只有那100道填空题,并没有那道“作文题”的。

    是松平定信突然下令要加多这道题,并要求严格保密,不允许让任何外人知道考卷里面除了填空题之外还有别的题目。

    默默听完立花所抛出的这一连串问题后,松平定信用平静的口吻说道:

    “如果让众人提前知道还有这种类型的题目,那大家就会早做准备。”

    “这样一来,就达不到我想要的目的了。”

    “至于为什么要加多这个题目,并且要亲自这一题……”

    松平定信在沉默了一小会后,嘴角微微向上一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大概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志同道合的人而已。”

    说出了一番让立花觉得云里雾里的话后,松平定信冲其摆了摆手。

    “好了,你先退下吧。我要开始批卷了,不要打扰我。”

    立花本还想追问松平定信刚才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见松平定信已经开始委婉地赶人了,所以立花也不方便再说什么,只能赶紧高声应了声“是”后,快步退出了松平定信的房间。

    在立花退出房间后,松平定信将离他最近的那摞考卷挪到了身侧,然后将上面的考卷逐一在身前的桌案上铺展。

    松平定信刚才和立花所说的“我看字的速度很快”并不是吹牛皮。

    他自幼手不释卷,因此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即使一目十行也能精准地读懂文章的主要内容的能力。

    松平定信一张接一张地飞快看着。

    手上的动作飞快,但松平定信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翻看着一张又一张的考卷。

    窗外的月亮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换着方位。

    房间内的油灯也更换过一次。

    松平定信脸上的表情也总算是出现了一些变化。

    不过——是不好的变化。

    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此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其脸上也隐约浮现出淡淡的不悦之色。

    “一个两个的……全都是在照本宣科而已啊……”

    将又一张考卷阅览完,然后将其放置在一旁的那堆用已经读完了的考卷所堆成的“小山”顶上后,松平定信用不耐的语气吐出了这番低呢。

    松平定信揉着已经有些发酸的双眼。

    因为专注于阅卷的缘故,松平定信也不知自立花离开后,已经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只本能地感受到——现在应该已经是深夜了,时候已经不早了。

    松平定信睁开还有些发酸的双眼,瞥了一眼旁边那座用已经读完的考卷堆成的“小山”,心中暗道:

    ——已经看了50多张考卷了吗……

    就以结果来说,今夜的成果还算丰硕。

    在“前去就寝”以及“再批改一会卷子”这2个选项中犹豫了一会后,松平定信选择了后者。

    搓揉了双眼好一会,直到眼睛渗出泪水后,松平定信才感觉原本发酸的双眼好受了一些。

    重新抖擞精神后,松平定信从旁边再次拿过一张还没看过的考卷。

    这次的这张考卷,和之前所有的考卷相比,没有什么太多值得令人瞩目的地方。

    字迹只能算工整,算不上好看,一看便知是那种没有专门练过书法的人。

    从遣字用句来看,书写这张考卷的人也不算是多么有文采。

    松平定信本抱着“应该又是张无聊的考卷”的心态。

    然而……在视线飞快地从这张那一行行字词飞快掠过后,松平定信那原本没啥波澜的表情、神色,渐渐开始有了变化。

    越来越多的情绪开始在松平定信的脸上浮现。

    以一目十行的速度阅读完后,松平定信迅速将他的视线重新调转回这文章最开始的地方,再次开始阅读起来。

    这一次,松平定信读得格外认真。

    近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去读。

    花上了比第一次阅读要多少好多倍的时间将这考卷上的文章读完后,松平定信连忙翻回考卷的第一面,去看这考卷的主人是谁。

    为了便于辨别每份考卷都是谁的,每份考卷的首面都有写上其主人的姓名。

    迅速返回考卷的首面后,松平定信立即急不可耐地去看写于考卷的姓名。

    “真岛……吾郎……”

    然后用低沉的嗓音,将这名字低声念了一遍。

    *******

    *******

    又到新的月份。

    作者在此祝大家在新的月份里顺顺利利~~

    

  http://www.biqunai.com/101/101810/278154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