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恋倾城之阡年 > 齐聚,再见时徽

齐聚,再见时徽

因为小墨有了法力的缘故,一路顺畅。

    云天山上,到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想必该是哪位仙人要成亲吧。

    一男子朝戚年和小墨这边走来,和煦的笑着,

    “二位,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二位……”

    他抬头对上了小墨的那张邪魅的脸,忽的顿住了,瞪大了眼睛,仿若小墨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恐慌得连嘴唇都在发抖,

    “煞魔,煞魔,啊——煞魔来了,煞魔……”他向后退去,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

    戚年和小墨疑惑地看着他慌乱逃跑的背影,相视一眼,皆是满脸的惊讶。

    这,这是,什么,情况!

    (๑ʘ̅ д ʘ̅๑)!!!

    神纭殿

    “欧阳长老,除了先卜星君,其余的宾客都到了!”

    “罢了,先卜星君想必是路上有事给耽搁了,既然吉时已到那便先开始吧。”

    欧阳长老便是欧阳林,是今日成亲之人欧阳雪儿之父,历经沧桑的脸上满是皱纹,长着一脸粗犷的胡子。浓浓的眉毛紧蹙着,却又含着一股子的小人得志。

    如何不得志,今日便是他女儿与这云天山上最尊贵的人的成亲之日。

    凌易看着一旁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徽,这个人他可是了解的,他才不在乎什么以死相逼,这场婚宴,恐怕多半是办不成了。

    “不好了,不好了……”

    一人几乎是摸爬滚打地跑了进来,

    欧阳林一怒,抬脚就往他身上招乎,

    “混账东西,吼什么吼!”

    “煞魔,煞魔,煞魔来了。”

    凌易微微一征,再看向时徽仍是没有任何表情,难道此事他早己

    料到了?

    而神纭殿其余众人则议论纷纷,

    “煞魔?煞魔来了,这怎么办?”

    “是啊,这可怎么办!”

    “唉……”

    “相传只有蓝冰之神才能与这煞魔相抗衡,可如今这蓝冰之神连个影子都没有!”

    “好了,大家都别吵了!”做为云天山的掌门,这个时候该是他出来掌控大局了。

    “各位别慌,这煞魔定当是才重生不久的,法力定当大不如前,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击退煞魔的。”

    欧阳林不由得急了,

    “掌门,那婚宴可怎么办!”

    “我以为欧阳长老应该先会想该如何逃跑的。”

    时徽不紧不慢的说出这句话,将披在身上的喜袍扔在地上,露出了那月白色的长衫。只要是个人都会看得出来,那时徽根本就不想成亲。径直出了殿门,留那欧阳林气得脸色铁青。

    浩浩荡荡的队伍也随之出去。

    偏殿里的欧阳雪儿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掀翻了桌子,煞魔,煞魔,明天不来后天不来为何偏要今天来。欧阳雪儿不甘地跺了跺脚,却也只能无奈的跟了出去。

    魔宫,刹月殿

    “报——报告护法大人,派出去的魔探在仙界发现了煞魔大人的信息。”

    魔无殇微微勾起唇角,俊美的脸上闪一丝得意,煞魔大人,欢迎,回来。

    呵,仙界,等着我魔界卷土重来!

    “集合全部魔徒,上云天山,恭迎魔尊回宫!”

    “是!”

    云天山上

    戚年看着面前那熟悉的面容,却又仿佛隔了一个陌生的屏障。百感交集,嗫嚅了很久,戚年才缓缓吐出那印在她脑海的多字。

    “时徽”

    他点了点头,挥手在她周围下了一个结界。

    小墨神色一凛,喝道:

    “时徽,你做什么!”

    时徽不以为然,“自然是保护她。”

    这话一出,后面一身喜袍的欧阳雪儿一惊,他原来对人也可以这样温柔,可却不是她,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是滋味。

    嫉妒,恨,在脑中萦绕久久不能退去。

    一旁的凌易上前,

    “哼,煞魔,且不管你为何敢干枪匹马上我云天山,但今日就让你有去无回,接招吧!”

    小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叫他煞魔,但他可不是个会束手就擒的人。

    轻蔑的笑出声来,

    “呵呵,来吧。”

    几招下来,小墨明显是小占了上风。暗自估量着,隐约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法力不过才是“以前”的一层。

    “以前”?以前是什么?他到底是谁!

    这让小墨有些分心,而凌易却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全力一击。

    小墨来不及防守,生生挨了这一击,鲜血从口中喷出,刺伤了戚的眼睛,

    “小墨,小墨!”

    戚年想奋力挣开这个结界,却终究是无济于事。

    脑子似乎有些混乱,一股香气飘过,戚年只觉得头晕目眩,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耳边只余绕着小墨紧张的呼声:

    “戚年,戚年,戚……”

    小墨抚着自己的胸口,突的抬头看向时微,

    “你对她做了什么?”

    “这你不用管。”

    “我不用管?”

    小墨的眼睛再次泛起了那可怕的红光,

    “我说过,伤戚年者,死!”

    风云突变,乌云密布。连气氛都变得十分诡异,仿佛要吞灭所有。连时徽都前所未有的感到了沉重的压力,更别说其他人了,一些弱的甚至都已经开始七窍流血。

    “哈哈哈,魔尊大人何须如此动怒。”

    苍穹之上传来魔无殇的爽朗的笑声。

    他在云天山下的时候就看到了这番异象,威力之大居然能将云天山的结界直接融化,所以他特意让众魔徒都留在山下,独自一人上山。

    他之所以阻止,不是因为帮这云天山,而是为了魔宫。如今只是散发的压力便如此可怕,若是真的暴发出来,恐怕魔宫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危害。

    “你们这群仙人啊,总爱以多欺少,况且我们家魔尊大人可是受了伤呢!”

    小墨看向他,眼中的红光淡淡地散去,眼睛迷离,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离。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副场景。

    那是一场恶战,死伤无数,横尸遍地。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片废墟。

    一个模糊的身影向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看清了,那是一张怎样美丽的脸,绽放着甜美的微笑,明媚的眼睛,蝶翼般睫毛忽闪忽闪。

    熟悉,深刻。

    她是,戚年!

    “戚年……”

    “戚年……”

  http://www.biqunai.com/0/63/4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